Monday, August 2, 2010

平地爬山比赛

带童军去水坝参加“爬山”比赛。出发前一天,学生信心十足,个个不愿意牺牲自己不报名,结果我还得另外打一份报名表格兼多带一些钱来当后备。结果最后却有三个学生缺席,所以额外准备的钱又收起来了。


果然被我看扁了!

巴士迟到半小时,可是主持开幕仪式的VIP迟到更多小时,所以感觉上我们并没有迟到。如果不是因为要发通告多看了那封信一眼,我们也会跟VIP一样糊里糊涂地去了卓坤山。

爬山比赛嘛,一听就先自然而然地当作是在卓坤山举行。人人一听是水坝,就说:“水坝有山的咩?”到了水坝,人山人海,看到日新中学的学生正很努力地在做热身运动,我们的阿玉老师竟然也被唤起了斗志,也来教学生做热身运动了。只听到学生一边弯腰一边说:“一鞠躬,二鞠躬。。。”
鞠躬好了,大家就到走道上去集合。

太阳出来之前,迷路的VIP总算安全抵达了。致辞完毕,比赛就开始了。学生必须先走完水坝左边的长堤,拿了check point再折返。结果我才跟着走了几步,就看到一个受伤的学生被带回来。等救伤员帮他处理伤口时,又听说起点那儿也早有一个学生受伤。当我把这个学生带到起点那里去时,才发现第一个受伤的竟然也是我的学生。


真糗!结果我就少走了一程,只能在门口等其他老师回来再一起往后山去。太俊以龟速走回到起点时,我就告诉他我已经走完两圈,等他等到很睏了。


太俊心宽体胖、吨位越来越大,他说不要继续走,后山不去了。结果我们一边走一边讲话,不知不觉就把他骗到后山去了。

我们才开始要走向后山,就遇到一个已经回程到终站的学生。他说排名第六。我们继续走,路上一遇到下山的学生,我就跟他们说:“加油,你排第七,加油!”


当然这个谎言一到终站就被拆穿了。


走了一阵子,下起毛毛雨来,阿田忽然很坚持地要转回头去。我留不住她,只好把雨伞借给她。我和太俊及某自认天下无敌的人一起继续走。


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天,下场当然是包尾。遇到工作人员,我还厚颜无耻地跟他们要了一个check point。


走到尽头,工作人员也收队下山了,我们只好走回头。路上有很多蝴蝶,某自认天下无敌的人因为需要昆虫来解剖,所以对那些蝴蝶虎视眈眈。我拿出一个塑料袋来给他,还示范古代仕女扑蝶的正确姿势给他看,要他自己去捉蝴蝶。

自认天下无敌的人扑蝶的功力实在差,就换太俊老师来示范。最后两人的下场是一样的——扑空。

可是一路上的蝴蝶实在太多了,不捉一两只回去,好像很对不起自己。自认天下无敌的人停战了一会儿,又不屈不挠地继续努力。最后终于黄天不负苦心人,被他扑到一只黄色的蝴蝶了。

很遗憾的是,黄碟不是被扑进塑料袋里,而是死在他的手里了!


蝴蝶被拍死了,可以肯定扑蝶的功夫实在不行,当然要死心了。那么满手的黄粉要怎样解决?我叫他自己舔掉,又叫太俊去帮他把那些毒粉舔干净。


太俊认真地说:“等一下他们发现XX学校有三个老师不见了,他们就来找。然后他们就看到一个老师在哭,旁边躺着两具尸体,两个人因为吃了蝴蝶的粉而死掉了。”


为了不要让水坝蒙上污点,最后没有人把蝴蝶粉舔掉。后来自认天下无敌的人又打湖水的主意,说要下去洗手。太俊又说故事了:“有一天全村人忽然都中毒了,那是因为三年前有一位少年到湖里去洗手。。。”

由于我们都是受过教育的有识之士,所以最后那只沾满黄粉的手还是继续黄下去。

回到终点,接下来就是等待颁奖和闭幕仪式。由于要等理科大学做完问卷,所以等待的过程漫长又无聊。这些人真不懂得为我们这些无辜的人着想。要发问卷,到学校去就可以了。

仪式还未完毕,学生已经要变成咸鱼了。我们偷偷从山坡溜走,到湖边去玩。
阿玉老师对于我们的学生的无能为力耿耿于怀。我说溜了嘴,露出真面目:“我只是带学生来寻开心,有没有得奖一点关系也没有。”

阿田听到,立刻接下去说:“对呀,我们只在乎过程,不在乎结果。”


学生倒是很有志气,许下诺言,明年一定会得奖!

拭目以待。


8 comments:

  1. 蝴蝶的粉不是排泄物吗?很恶心。

    ReplyDelete
  2. ccc : 蝴蝶的粉是翅膀的鳞片。

    ReplyDelete
  3. 怎么一直看不到大王蛇的?

    ReplyDelete
  4. 大王蛇,妳是蛇,
    用舌头就可以示范扑蝶了~~

    ReplyDelete
  5. 大王蛇带学生去爬山?玩乐呱!

    ReplyDelete
  6. "水坝有山的咩"

    天, 总不成找个低洼的地方建水坝?看来“人人”的常识有待加强。

    ReplyDelete
  7. 为什么爬山不去Tokun?

    ReplyDelete
  8. ccc,moo_t:
    蝴蝶粉是玉米粉,煮菜勾茨用的。Mengkuang水坝真的无法令人联想到山。


    走过岁月:
    本王忙着拍照。这样的手机很难自拍的。

    苦妈:
    我是蛇,不是青蛙。

    薰衣草夫人:
    不是我自己主办的比赛,当然是去寻开心。

    tamiya:
    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不在tokun举行。水坝的挑战性太低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