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30, 2011

它默默地躺在抽屉里好几年了,我完全忘记掉它的存在。然后因为怕制服穿错,上网查资料,看到图片,才想起曾经亲手制作了这么一个woggle。可怜的它已经开始僵硬、皮开肉绽了,才终于有机会重见天日...
然后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再去参加下一个Manikayu 课程。

这个...

浑水摸鱼太久,习惯了。

下辈子吧!

9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我依稀记得如何打这个woggle……

    ReplyDelete
  3. 大王,妳是拿自己长长的身体来练习紮woggle吗?

    ReplyDelete
  4. 哈哈,扎好了自己,卷成一团,大王就写不了部落咯!

    ReplyDelete
  5. 继续摸!!!有得摸,好过没有!

    ReplyDelete
  6. 摸鱼是天性,改不了的了,做自己最高兴,加油

    ReplyDelete
  7. 豆浆:
    我不要受苦的。人生已经是一杯苦酒了,不要自己增添苦味,要喝加糖豆浆。

    小强:
    我完全无法记得如何打这个woggle。

    苦妈:
    我在努力回想中,到时就打一个大大的紫色的woggle。

    ccc:
    我雇用枪手!

    啤酒花:
    这个当然。

    Liam:
    谢谢鼓励(感动到流鼻涕了)。

    Shirley:
    吃“自己”跟掐自己一样,很难咧,摸鱼比较容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