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1

猫看病记

满身癞皮疙瘩的kalipop死了两个多星期,皮光肉滑的蒜头开始发病,不止双耳布满疙瘩,连身上都到处脱毛,整天都在抓痒鬼叫,吵死人。

我怕蒜头会步kalipop的后尘,所以每天都说要带它去看兽医。说到今天终于付诸行动。幸亏蒜头命硬,能够等到今天。

从网络上找到一些兽医的资料,决定要带蒜头去看华人兽医,因为网上有人极力推荐此刘医生,因为我不喜欢印度人!我想我的猫也跟我一样。可是那个电话怎样都打不通,最后只好打了最不想去看的P兽医的电话确定看诊时间,把蒜头关进笼子里带去。

结果是吃了闭门羹。我们决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Pacific附近去寻找此刘兽医。结果一问就找到了。也就是说,蒜头最后还是看了我想看的兽医。

我把装着蒜头的笼子放在地上,填了资料后就走到后部的小厅去等。医生正在看一头巨大的长毛狗(这是我们在门缝中偷看到的)。一会儿,一位老婆婆走出来,看了我的猫一阵子之后,问我:

“你这只...是猫还是狗?
我左看右看,都看不出我的蒜头有哪一点像狗。

我忍住笑回答她:“是猫。”

她大惊失色,要求我把蒜头拿到后面去藏起来,因为她的狗一看到猫就会抓狂。她那头大狗已经看完诊,就快要出来了。

我只好把蒜头藏起来。不久那头巨型长毛狗就被一个矮小的女人带出来了。巨狗一出来就有点狂躁,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在原本放猫笼子的地上撒了一泡尿。老婆婆自言自语地说:“它嗅到猫的气味了。”

巨狗走了,轮到蒜头看医生了。这刘医生好像很年轻,没有表情,可是当他把蒜头抓起来看的时候,他竟然对着蒜头笑!

我告诉他,我的Kalipop患有这样的皮肤病,死了。他说患这种病是不会死的。我试图解释我的意思是我的另一只猫也患这种病,这只猫已经死了。他还是说:“患这种病是不会死的。”

既然不会死,肯定是好事,那就不用再解释了。医生从猫耳上刮了些癞皮,放在显微镜下给我看,然后帮蒜头打了一针。蒜头很乖,只叫了一声,没跑没跳,没挣扎。根据航航的说法——这只猫是天然呆的!

由于蒜头很乖,我就带它去购物,把它关在车里,去买美味可口的罐头猫粮给它吃。

6 comments:

  1. 每幾天為貓咪塗一些橄榄油,可保皮光肉滑,被毛亮丽,菌类绝迹。

    ReplyDelete
  2. 当你的猫还真是要命够硬才行,病也要等那么久才有医生看。蛇真的很蛇。。。。。

    ReplyDelete
  3. 染上真菌的大猫不会死,只会变残。下次做好心外带猫回家,要绝对隔离。

    你不是有养鱼的吗? 买新鱼的时候, 难道你没先隔离两个礼拜,避免新的鱼把传染病寄生虫传去整缸鱼。

    ReplyDelete
  4. 妳的狗。。噢不。。妳的猫好斯文哦!

    妳把它关在车里,它有汪汪叫吗?soli,soli,应该是喵喵叫。。。

    ReplyDelete
  5. 波波:
    橄榄油不是做沙拉用的吗?

    小庄:
    安啦,医生说不会死的!

    moot:
    隔离?就算是从水沟里捞起来的鱼,我都没隔离的。

    苦妈:
    我偷偷告诉你,其实蒜头是一只仓鼠!

    ReplyDelete
  6. 对不起,打扰了~
    我是路人甲。路过~
    我的狗狗曾经也在刘医生那里动过手术。个人觉得诊所的设备不是很齐全。尤其是没有助理。当时狗狗剖开肚子的时候,那刘医生竟然要我帮他握着手术道具... 看在自己的狗狗老了,还有肚子里的情况,再加上血腥味,就差没有昏倒而已...
    最后竟然连止痛药都没给。麻醉药效过了后,我狗狗当晚就痛到归西了。我就差没哭死而已。
    隔天拨电给刘医生,他说:“我昨天就想要你们放弃,让它安乐死,就怕狗主会发脾气,所以没说...” 这就是他的解释... 但是狗狗看诊当天,他从头到尾都没提过 ‘安乐死’...
    个人认为,他不够pro...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