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31, 2011

简单极了

学生兴致勃勃地准备着要去参加步操比赛,因为他们没跟我一起去课程,不知道那是怎样的一场比赛。

我也是前天才知道我的任务是何等的简单——

老师3月29日才去参加课程,比赛方式的面纱才被揭开,学生4月12日就要去比赛了。信上大大黑黑地写着:wajib ,不准你不参加。

要参加?当然很简单,要不然主办当局怎么会只给我们几天的时间准备呢?所以你一定要相信,一切很简单,真的很简单

不相信?其实真的很简单, 你只要训练一个司令和一支由30个小朋友组成的队伍,由司令带领他们在一块35m X 22 m 的空地上不停地操步、停止、向前转、向后转、向左转、向右转、向前走、向后走、左拐、右拐、换脚步、换步伐,大步换小步、小步换大步、敬礼......共 26个招式,一定要照着规定的秩序,最后加两个不准发令不准有暗号的花式步操,共13分钟。

也就是说:扣除周末,万能的老师必须在短短的七天之内把三十多个小学生训练成一支有条不紊,听得懂马来话、遵守26个操步次序的队伍,同时训练出一个可以用马来话连续喊出26个口令,不会让队伍去撞墙的司令。

这么简单,七天练好,肯定没有问题!

哈——哈·——哈——

我们问了很多个给讲座的官员:“有可能在这几天里把小学生训练好吗?”

他们个个不敢正面回答,除了打哈哈,就只说:“...yang penting , penyertaan...”

其实,参赛人数已经是一个大问题,有些学校全校只有80个学生,到底要如何挤出31个纯男生或纯女生的队伍去参赛呢?教育局才不管这些。

而一向什么都行的校长一听到我说比赛的难度很高,竟然说:“那就不要参加了。”我有点意外。我只是要告诉他,不要抱着希望,不是要告诉他我不要带队参赛。

然后在我还犹豫不决的时候,就收到风:某小型学校的校长打电话到教育局要求不参赛,结果被骂了——信上写着wajib,你不会看吗?

那么,我们只好相信,我们是万能的,我们真的能够在七天内把学生训练成一支军队...

因为教育局相信,这是很简单的任务而已。

Wednesday, March 30, 2011

它默默地躺在抽屉里好几年了,我完全忘记掉它的存在。然后因为怕制服穿错,上网查资料,看到图片,才想起曾经亲手制作了这么一个woggle。可怜的它已经开始僵硬、皮开肉绽了,才终于有机会重见天日...
然后有人问我,什么时候再去参加下一个Manikayu 课程。

这个...

浑水摸鱼太久,习惯了。

下辈子吧!

Tuesday, March 29, 2011

摸鱼

在童军团里浑水摸鱼那么久,报应终于来了。

课程一开始就是步操练习。幸好是阴天,虽然紫外线是挡不住的,可是至少不必互闻汗臭味。

我们这一组应该算是倒霉,还是幸运呢?带领我们练习步操的是一个拿不定主意的家伙,还这么倒霉遇到队里有个喋喋不休,几乎是来找碴的大叔。单是为了要先举起左脚还是右脚就吵了半个小时。

我今天才知道,原来Kadet Remaja Sekolah,KRS是先举起右脚的。我这么无知,因为所有的制服团体进行步操时都是先举起左脚的!

而某万能国某万能族群偏偏就是要成立一个不知所谓的新制服团体来先举起右脚!

其实大叔也是对这样的异类规则很不以为然,所以才追根究底。可惜他用错时间来发问了。

其他的队伍不停的在练习步操,我们不停的在【举左脚、举右脚】课题上兜圈子,极度无聊,还被取笑:怎么原地不动?

最后我们终于可以动了。当然很快地,我就被编入【不会操步】的那一组了。幸好不用捉去活埋,而且这一组不会操步的笨蛋明天好像是不需要去进行比赛的演习。yeah!

Sunday, March 27, 2011

拜虎爷

沉迷网络不亦乐乎之时,忽然接到通知,今天必须去拜虎爷,祭品已经准备好了——两块肥猪肉和两个剥课鸭蛋。鸭蛋?

为什么必须去拜虎爷?不知道。可能是犯太岁/犯小人,或者冲太岁/冲小人吧?

虎爷到底在什么地方?原来在斋姑庵里。要怎么拜?不知道。庵里已经准备好了祭拜用的金银纸和香。其实说谁谁谁犯太岁,谁谁谁需要在某月某日去庵里祭拜虎爷也是斋堂里的人说的。我们给钱就可以了。

祭品要怎么放?不必有容器,肥猪肉就直接放在虎爷头上,鸭蛋就放在虎爷的跟前好了。如果虎爷的嘴巴够大,我猜鸭蛋可以塞进虎爷的嘴巴里去。

当然我们不必研究为什么要把肥猪肉放在虎爷头上,也不必理会虎爷要如何吃到头顶上的那块肥猪肉。

然后,一位斋姑就出现了。问了姓名、年龄和地址后,斋姑就拿出一根沙爹枝念念有词,一边念,一边把一张像符一样的纸插破。我知道她之前并没听清楚我的名字,只是随便念三个类似的发音,所以虎爷其实并不知道谁在祭拜他。

念完咒语,斋姑又拿出两张纸来,好像用无形笔写了些字,然后用那叠金银纸在我的头上绕一圈,叫我去拿一只鞋子来。

当然一听到要拿鞋子,就知道要打小人了。我猜,最后那张最小的“符”,应该就是代表小人。用鞋子打了小人三下,礼成,可以把金银纸和小人一起焚化了。

这时,是考验速度的时候了。油灯在庵里,点燃了那叠金银纸,就必须赶快跑到外面去,把金银纸投进焚烧塔去,要不然就会烧到手指头变成香肠。

为了避免手指头变成香肠,我只好用跑的,结果跑一步掉一张,还得回头去捡。

烧了金银纸,带着满身烟味回家,还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我必须去拜虎爷

Saturday, March 26, 2011

高效率

假期前,被洗衣机洗到脱皮的提款卡终于被机器嫌弃了。趁着还没被吞掉,赶忙到国家储蓄银行去申请换一张新的提款卡。柜台职员告诉我要等两个星期,当场拿出大剪刀来把旧的卡剪断。我一时慌张,忘了提出全副身家来过生活,只好束紧腰带,痴等两个星期。

然后没有提款卡可以提款挥霍的人依然要花钱生存...包括先自掏荷包帮学校和童军老师注册。

一个假期过去,记忆全消,翻箱倒柜才总算找到那张童军注册费的收据。拿到书记室,想要向K大姐追讨那笔钱,因为我的钱快花光了。她的位子空空。其他的书记指指后面的“密室”说K大姐在吃饭。

噢,上班时间躲在密室里吃饭!那么我的公事只好暂时放一边了。我只好拿着那张好不容易才找到的收据回到办公室。然后,还来不及等到K大姐吃完饭,我就要去上课了。

等我上完所有的课,等我终于有时间去见K大姐的时候,她午休了,她回家了,她去祈祷了。然后在她再次开工之前,我就下班了,回家了,两不相见。

我只能暗中为某种族的办事效率骂了几句鱼虾蟹,无奈地把收据搁置一旁。

回家前,带着空空的钱包,打算到国家储蓄银行取回新的提款卡。意外地看到满山满谷都是车。进入银行,里头坐满、站满了人,连轮候号码也没有了。只好折回家。

没有提款卡,这家超差劲银行周末没有办公,我坐吃山崩了...

然后,今天某人告诉我说在某家银行换新的提款卡是当场就可以拿到手的,不必等两个星期

如果是真的,那么只有两个结论

一,我的枕头下有很多钱,不需要提款。

二,某种族的办事效率真是只能用鱼虾蟹来形容。

Friday, March 25, 2011

坟墓外

童军的T-shirt订了近一个月,毫无消息,学生来询问,才想起Miss Lee好像人间蒸发了。打了很多通催命电话电话给她,才总算把她催来。其实衣服已经做好了,也不知道她要收在舱底干什么。

Miss Lee远远地就笑眯眯跟我大力挥手,一贯地神采飞扬。我一看到她,觉得她的脸好像比以前大。她说:“你看,我胖了很多,我的弟弟说我的脸像pizza一样。”


我没觉得她胖了,不过她的脸,真的有点像pizza那么大。心广脸胖?


我忽然很唐突地问她:“你结婚了是吗?”


她笑眯眯地说:“没有。没有。”


我的毛病又发作了,就像每次遇到以前的女学生一样。我竖起拇指跟她说:“你真聪明。”


Miss Lee说:“没那么快结婚啦。我觉得我没有能力去应付婚姻。”


然后她接下去说:“也有可能不结婚了。”


我连忙推波助澜:“对,不是一定要结婚的,喜欢的时候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更好。”


Miss Lee不知是遇到知音人呢,还是很懂得观颜察色?她也接下去附和我。一点也不像那个已经死掉的大树根一样,差点就要跟我打架。


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地绕着结婚不结婚这个课题聊了一阵子,虽然她看起来一副忙到焦头烂额的样子。


由于Miss Lee的男朋友也无所谓,所以她一连重复了好几次:“可能不结婚了。”


所以我也重复了好几次:“你真聪明。”

Thursday, March 24, 2011

光合作用

课外活动主任昨天拿了两封信给我,说这次跑不掉了,学校被限定一定要派学生参加步操比赛。出赛队伍不是学警就是男童军,所以牺牲者不是阿泰就是我。

可是课外活动主任把信交给我,已经摆明要我去牺牲了。她说校长的意思是要男童军出赛,因为“男童军比较活跃”。OK,OK,就由“比较活跃”的男童军去吧。然后她就翻出压在底下的信,跟我说:“不过之前你必须去出席会议。”


我看到要去开会两天,有点吃惊,不过看在可以让学生去参与校外活动的份上,就答应了。接下来,我以为我只有两个烦恼,就是要选出三十一个分得清前后左右的学生,以及要到哪里去找人来帮忙训练他们。


我太乐观了...


今天,第二副校长问我,谁去出席会议?我说是我。他说:“你必须要穿制服去。今天又收到一封信,要求老师必须穿制服去。你有制服吗?”


我差点就要站不稳了。要穿那么丑,一穿上去汗流浃背的制服?为什么?而且我没有帽子。


第二副校长把刚收到的信交给我,说里面还附有流程表。我一看,简直要昏倒了——天啊,竟然要老师连续两天在毒辣的大太阳底下练习步操。我想我会变色、脱皮、然后死掉,变成蛇饼。


我觉得我上当了,我开始要哭了。信上写着要penyelaras ko-kurikulum去的,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变成penylaras ko-kurikulum。而且我不是植物,不需要在太阳底下曝晒进行光合作用。我曝晒的配额已经在小学和中学时用完了...


后来课外活动主任自己看到信了,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她安慰我:“应该只是做做样子而已的。我们还说比较slim,那些马来人那么胖,还穿着那样的衣服,哪里能够操步的?”


我还是有点想扁她。

Monday, March 21, 2011

手信

强力推荐某国某餐厅,食物绝对好吃,因为等到你变成饥肠辘辘的长颈鹿,就算是蚂蚁拌belacan、清炒【牵牛花】也绝对好吃。

最重要的是吃完别忘了上厕所,因为有免费的东西任拿。
厕所极大,你可以约印度朋友一起在里头滚来滚去。桌上还插着香味扑鼻的白花,摆着诡异的“香炉”。
看清楚,香炉”里装的可不是香哦!
大家可以随意任拿,如果嫌不够,桌下还有一大盒。如果你像我们一样山芭,犹豫不决,不敢拿,那么请看清楚,它已经写着OK任拿了,警笛不会大鸣,厕所门口也没有大只佬检查你的口袋背包叫你呕出来的。

可惜最后一天才被我们发现这家餐厅,要不然我们就可以把买手信的钱省下了。

Friday, March 11, 2011

修行快乐

又要去修行了

不管有空没空,你都要想我

因为我一定会想你的

小魔女的胡须

我们吃饱后,继续聊天。小魔女大概很少见到某自认天下无敌的人脸上那么干净,就问他是不是拔了胡须。

某自认天下无敌的人说:“我剃的。最近没有拔了。”然后问小魔女:“你呢?”
.
.
.
小魔女的胡须...

用橡皮擦的。

Thursday, March 10, 2011

日行一善^ ^

弟弟说:

姐姐学校的老师都不美的,只有姐姐美而已!

哈!

哈哈哈!

真是最悦耳的金句。

其实他不知道,那是因为他的姐姐绝不跟比她美的老师来往!

不过,弟弟可能是要日行一善。。。

Wednesday, March 9, 2011

天真无牙

考完国语试卷,勇顺走过来问我:“老师,什么科目要及格才能进钟灵?”

什么科目要及格?

我竟然愣了一下,答不出来。什么科目要及格?从来没有学生这样问。他们问的是“多少个A才能进钟灵”。

“马来文一定要及格,UPSR最少要考获六个A。”

勇顺只听到马来文一定要及格,没注意听后面那句“最少要考获六个A”,就失望地转身走回自己的座位。

后来我走过去,勇顺跟我说:“我应该是不能进钟灵了。”

我看着他一脸的失望和天真,不敢大声笑出来。

除了华语理解,他好像没有其他科目是及格的。他的目标是进钟灵中学...

就像每一次学校为学生举行祈福大会时,学生就在祈福的纸条上写:“UPSR我要考七个A。”

第一班的学生这么写,最后一班的学生也这么写。他们以为不必努力,不必用功读书,上课不用专心,功课不必做,只要向上天祈祷“UPSR我要考七个A”,那么七个A就会从天而降,平时打印在成绩册里的DDDEEEE就不会出现在UPSR的成绩单里了...

发现进不了钟灵,不知道勇顺会不会转个念头想要进日新国中呢?只要在UPSR中考获七个A,就可以申请进日新国中了。

要加油哦!

Tuesday, March 8, 2011

老实人

我拿了数学考卷,看到还有很多时间,就把考卷放在桌上,先跟学生复习。

复习了十五分钟,要开始考试了,才发现我忘了这一次的考卷是没有外套的,第一面的考题就那样暴露在学生面前。

我对那个坐在考卷前面的学生说:“噢,原来考卷就在凡昇面前。凡昇看到考题了吗?”

凡昇摇摇头。我问他:“为什么你不看?”

他说:“反正等一下就有得看了。”

....

我应该相信,我的学生是很老实很诚实的,即使考题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也不会偷看的。

不是因为别的原因。

他们是老实到即使老师把答案夹在考卷里拿给他们去考,他们也不会发现里头有答案的。

他们是真的很老实的...

Sunday, March 6, 2011

鼠标手的香蕉克星

专家说,时常使用滑鼠,你就会得到一只鼠标手——就是腕道综合症,到时你就不能数钞票了。

我知道你,你,你,还有你,已经中了网毒,每天握滑鼠的时间已经多过你睡觉的时间了,所以今天我就来教你自制一条专门对付鼠标手的香蕉。其实,我也不是要制香蕉的,是帅哥看了第一眼说:“香蕉!”我才把它当作香蕉的。不过帅哥看了第二眼就说:“像粪一样!”
如果你不喜欢看起来像粪一样的香蕉,你可以做像粪一样的辣椒。

首先,你要找出一块布,把它缝成筒状,可是中间还得留一个洞口以便你可以把棉花塞进去。
头尾还不要封口,因为你必须把橡皮筋穿进去,才可以把它缝起来,制成一条香蕉皮。
接下来,你就要把这条香蕉皮从洞口反过来,这样橡皮筋就跑到外面来了。
然后,你就可以到你的房间里去,把你的枕头撕开,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棉花。如果是棉花,你就把它拉一部分出来,塞入你缝好的香蕉皮里。塞到满意了,就用针线把洞口缝起来。

一条专门对付鼠标手的香蕉就缝好了。

使用滑鼠之前,先把你的手套进去,像我的皮皮一样。
这样你就不会得到鼠标手了。要数多少张钞票都没问题!
如果你很懒惰,其实你可以把一块布卷起来,像Swiss roll一样,效果应该跟香蕉辣椒没什么两样。

不过你家的猫会发现它很好玩,最后你的Swiss roll就会被猫玩到分尸,像我之前胡乱卷成的那个Swiss roll一样。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我会发奋图强,做了两条像粪一样的香蕉来对付鼠标手。

Saturday, March 5, 2011

善后

志勇说:“要自杀不要吊颈,很难看。”

原来是志勇把他抱起来,让他的遗体得以从绳索中解下来。

十多个警察给了个借口,没有戴手套,不能碰遗体,就把工作推给家属。

忽然觉得志勇很高大,像巨人一样。

表姐跟志勇说:“他会保佑你的。”

。。。

Thursday, March 3, 2011

应考符咒

小朋友,我知道考期到了,那你们一定很紧张,

可能会挑灯夜读,心惊胆战。为了增强你们的信心,我特地为你们制作了以下的应考“虎桃”。
你们只好把它原颗吞下,就可以在考试中得心应手,过关斩将,大杀四方,把考题杀个片甲不留!


加油!

Tuesday, March 1, 2011

那件很神秘的事...

三个女生鬼鬼祟祟地来办公室找我。莹莹指着佳佳,小声地说:“老师,她来那个。”说完,三个人又东摇西摆地笑起来。

我问佳佳:“来月经是吗?”

佳佳摇摆着身体,没有回答我,旁边两个女生又笑起来。三个人好像全身爬满跳蚤一样。

我拿出卫生棉递给佳佳,问她会不会用。她点点头,可是又不把卫生棉接过去。莹莹和依柔又笑起来。我有点生气了,就问她们:“到底谁来月经?”

她们竟然互相指来指去。我变脸了:“喂,这是一件很正经的事,你们可以正经一点吗?”

佳佳终于伸出手来把卫生棉接过去。三人又鬼鬼祟祟地跑出办公室去了。

我还是有点生气。为什么她们要去厕所的时候,她们会直接来问:“老师,我可以去厕所吗?”然后她们需要卫生棉的时候就派别人来说:“老师...呃....老师....呃....她来那个...呃...哈哈哈....”

那个到底是什么?

或者下次她们可以写一张纸条递给我看,就像强盗要打劫银行的时候那样。如果强盗这样写:

把钱统统交出来

她们可以这样写:

老师,我要那个,因为我来那个


然后我可以把那个塞入她的口袋里,就像银行职员把钞票塞进强盗的旅行袋那样,过程充满神秘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