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7, 2012

溺死孩子的爱

牙痛(据说)在家休养了一个星期,康永终于来学校了。准确来说,康永终于来到学校门口了。

我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一些人站在窗口看热闹。有人跟我说:“你的那个学生不肯进来,听说老师打他打到很严重。”

用膝盖想都知道又是康永了。谁会去打他?

我从窗口望下去,看到康永那对不知所谓的父母站在学校外面,王八蛋正站在他们的车子旁边,对着车里的人讲话。我想她应该是正在劝导康永。

我觉得康永在她的劝导之下,可能会一生都不要来学校了。

我很不爽地走下去,遇到走上来的王八蛋。我以为她已经成功了。可是我走到校门口,还是看到那对不知所谓的父母。我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不知所谓女跟我说:“上次康永的书不见,你罚他,他很怕,所以他不要进学校。”

我觉得被冤枉,有六月飞霜的感觉。

我想起其他老师说的“他被老师打到很严重,所以不敢进来”,就问那对不知所谓男女:“为什么大家说他被老师打到不敢来学校?”

不知所谓男女摇头说没有。

谣言,真可怕。

我转而问康永。康永正坐在车里,红着双眼。我问他:“你什么书不见?我什么时候罚你?”

他没回答我。我问了至少三次,他都没有回答我。

我的火滚起来了。

这一家人全是莫名其妙的怪人。两个儿子虽然都很乖,可是从小到大,缺席的次数跟出席的次数一样多,父母亲出现在学校的次数跟老师一样频密,怎样看都觉得不 像正常家庭的人。现在小儿子不肯进来就赖在我身上,那么三年级的时候呢?也跟我有关吗?那个六年级的大儿子也是缺席王,也跟我有关吗?

我翻脸了。我生气地问康永:“你什么都不说,我会读你的心吗?”

不知所谓女立刻指责我:“你就是这样啦,他才不要来学校的!”

以前我一直以为她有点低能,原来我看走眼了。

我被冤枉已经很生气了。这对怪人,把两个孩子搞成这个样子,自己不检讨,竟然把责任对到我的身上来。

我开始把矛头指向他们两人。也就是说,我在大清早,站在学校门口骂家长。

我露出我凶恶的真面目,问她:“刚才你们,还有辅导老师好声好气跟他说了那么久,有效吗?”

不知所谓女一时语塞。我又扫了他们一轮,也忘记说了什么,只记得我请他们去见校长,去办转校手续。

扫完他们,又去扫康永。其实除了时常缺席之外,康永很乖,字体很美,功课做得很整齐,作文写得不错,我为了引他来学校上课,还称赞了他好几次。

我问康永:“这些你有跟爸爸妈妈讲吗?”

康永还是没出声。我其实是要拐个弯骂他的父母亲,好好的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就这样被他们这两个奇怪的父母给糟蹋了。

我骂完,等了一下,觉得他们还是无法把康永哄下车来,就脸黑黑地走回办公室。

一早就像泼妇一样在路旁骂家长,除了衰,还有什么可以形容?

当然还有下文……


8 comments:

  1. 摇头ing。。。。。

    ReplyDelete
  2. 看来妳的心情应该很down,我想借妳我的胸怀或肩膀,妳想现在就靠,还是等写了下文再靠?

    ReplyDelete
  3. 养不教,父之过;
    教不严,师之惰。

    大王,我为你摇旗呐喊,支持你啊。

    ReplyDelete
  4. 叫他转校好了,你也不必头痛~

    ReplyDelete
  5. 王,上一回你说吃香蕉有帮助。下课后,去吃香蕉。

    ReplyDelete
  6. biyun:
    所以老师是不用花钱去买摇头丸的!

    苦妈:
    你太小看我了,我只会为了自己的事而down而已。这些都是别人的事。

    tamiya:
    谢谢支持。

    丽莲:
    我不知多期待,可是他都不要转校。

    啤酒花:
    需要吃香蕉的是那家人,还有可怜的校长。

    ReplyDelete
  7. 学生不转校,大王不转校。看来大王真的要准备长期抗战咯!不晕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