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2, 2012

回家途中,在马来乡村跟上了一辆中型罗里。交通灯转绿后,车子一走就发现不是很对劲。罗里开得很慢。那是一条笔直的路,四周只有稻田,是平时我们最喜欢飙车的路段。


那辆罗里继续以龟速前进。我无法越过,因为前方不停地有车子驶来。龟速罗里开始拐到路中央,还驾到反方向的车道上去。一会儿又回到原本的车道。这样的情形一直重复了好几次,我跟航航说:“前面那辆罗里好像喝醉酒了。”

那辆罗里看起来就像一个无法走完一条直线的醉汉。

航航说:“司机可能在打瞌睡。”

接近午夜,司机打瞌睡,真的很有可能。我继续跟着龟速罗里,无法越过它,因为前方的车子还是一直川流不息而来,我开始为他们感到担忧。mabuk的罗里可能会撞上他们。


跟在我后面的waja很不耐烦了。司机开始鸣笛。我把车子靠到左边去,让他越过我。反正我又不赶时间,我倒想看看过后他要如何在前方不停有车辆驶来的狭窄小路上越过一辆罗里。

waja司机的野心没那么小。他要的是直接越过我的车和罗里,即使迎面而来的车子至少有三辆!

接下来的场面就是——waja和罗里平行前进,罗里司机大概也被waja的笛声吓醒了。罗里并不让waja,反方向而来的车子不可能会后退来让waja先过去吧? 这么窄的路,他们也没地方可以相让了。


他们并行着。waja的司机很坚持地要越过罗里。他亮起了紧急车灯。我想对面的车都得停下来等,所以最后waja成功越过罗里了。


我的心总算没有从胸口跳出来。我不要做目击证人。


不久我也越过了罗里,来到waja的后面。waja的紧急车灯还在闪着,感觉上就像司机的心还在怦怦跳个不停。


他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那么急着要越过mabuk的罗里,是有很重要的大事要办吗?有什么事情比生命还要重要?

我跟航航说:“你看,waja的紧急车灯忘了关掉,司机一定是还惊魂未定。”

才说完,就看到waja打了左转的信号灯,停在路旁了。

他刚才不是很急吗?

如果我是他,我想我也必须把车子停在路旁一下,好让我可以把已经跳出来的心脏按回胸口里去。 


不过他不是我。我只能胡乱猜测——刚才那么急,连命都不要了,现在为什么要停下来?

5 comments:

  1. 如果不是waja司机心脏病发,就应该是坐在旁边那位被吓到心脏病发!如果我的肥佬这样驾车,他一定会被我骂到狗血淋头。

    ReplyDelete
  2. 如果那waja司机男的,多半就可能“缩”了。啊,除非他没有那种子咯!

    ReplyDelete
  3. 应该是急着去拿达尔文奖 Darwin Awards.

    ReplyDelete
  4. 罗里司机应该是遇到疯子了。Waja是停下来等罗里越过,然后再来一次。。。

    ReplyDelete
  5. 苦妈:
    你的肥佬喜欢乌龟,一定也喜欢龟速,不会这样罔顾你的性命的。

    Anonymous:
    他停车去找了。

    moot:
    可惜他反悔了,不肯去领奖,愚蠢的基因可能还会传下去。

    jb:
    噢,我错过了观赏疯子与醉汉的竞技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