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30, 2012

姑息养奸

毕业典礼结束了,校工告诉我,那个Estima来了。我怒气冲冲地去敲她的门,跟她说:“今天我的班在第五节是有电脑课的,请你选个时间补回给他们!”

Estima说好,我就选了星期三第一节。我说完不肯离开,要肯定她有记录下来。Estima就说:“刚才9:45我在这里等你的学生,他们都没有来。”

我很生气地跟她说:“我们9:45来这里等你,你的门锁着,我们不知何处去何从,所以我只好让学生带着电脑课本进入礼堂。”

礼堂举行颁奖典礼,付费上电脑课的学生无法进入电脑室,只好进入礼堂观礼。我不停地从礼堂进进出出,就是为了寻找这个鸟人Estima的踪影。十点多的时候我还肯定她还没到来,即使我瞎了眼睛看不到那么大辆的Estima,至少我也看得到大门深锁的电脑室吧?

Estima还要睁着眼睛说瞎话,她拿出她的手机跟我说:“我来到的时候我的手机显示着9:45的。”

我黑着脸跟她说:“你是应该在9:45上课的,不是9:45才来。”

Estima说:“我必须载我的孩子……”

我真想打她一拳,全校只有她一个人有孩子?她怎么不说她必须要在家里孵蛋,这样她的孩子才能破壳而出?

“你不能以这个作为理由,你必须比学生早到。”

这个鸟人Estima难道不知道学生是付费上电脑课的?

鸟人Estima知道无法用载孩子来当迟到的理由,她就问:“那你要什么时候来?”

我就知道她刚才没有记录,想混过去。我再说一遍:星期三,第一节。

第一节上电脑课是最不幸的事情,因为Estima每天惯性迟到,我带着学生来电脑室前吃闭门羹痴等太多次了。

鸟人Estima还添加一句:“七点三十分到八点三十分对吗?”

七点三十分,这个时间从她的嘴巴吐出来,我觉得很讽刺。她知道七点三十分到底是几点吗?

“OK,七点三十分,一定要七-点-三-十-分!”

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不好看,Estima不爽地问我:“老师,我想你不需要这样……”

对,我不需要这样凶巴巴地去为学生争取他们的权益。每个老师都很讨厌这个鸟人Estima,可是没有人去为学生出头,由得她这样一年复一年地混下去,因为权益受损的并不是老师。

我们姑息养奸。

我比Estima更不爽。我跟她说:“我直接告诉你,我对你忍无可忍,因为我吃闭门羹很多次了。”

如果不是忍无可忍,谁要来看她那张凶神恶煞的发糕脸?

Estima又拿起她的手机,跟我说:“我来的时候,我的手机真的显示着9:45的。”

“那是你的事!我们是根据学校的时间来上课的。你应该根据学校的时间!”

连火星人都必须适应地球时间了,这个鸟人还要瞎辩。

Estima大概只有凶人,不曾被人凶过,她只好说:“好啦,好啦,明天七点三十分啦。”

我很不放心。这个鸟人的七点三十分不知道是不是地球时间。“好,请你记录下来,明天请不要迟到,谢谢!”

有人知道我去骂Estima,就跟我说:“你说出我们心中的话了……”
是的,大家都很讨厌Estima,应该也有很多人知道她的恶行,可是没有人为学生出头,因为事不关己……



7 comments:

  1. 只使用应用程序,而不是学逻辑做程序编辑,这算是什么电脑课? 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2. 为什么华小要付费上电脑课?国小是没有的,
    lim

    ReplyDelete
  3. 拿她的手机来,调早30分钟。下次就不会有借口迟到或者不到咯。。。

    ReplyDelete
  4. 我...我...我想抚平妳额头上的皱纹。妳皱眉头生气的样子,让我很担心。

    ReplyDelete
  5. moot:
    学习使用程序总比只会打game好吧?

    Lim:
    这个……我必须在你的耳旁偷偷告诉你。

    jb:
    她可以再调迟60分钟,越来越迟。

    苦妈:
    我生气的时候不皱眉的,我目录凶光而已。

    ReplyDelete
  6. Ulat:
    好主意,就等她生日那天给她送个钟。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