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9, 2012

不要脸的老师

恶少说他的老板星期一要来找我,跟我谈什么神奇氢水的神奇功效。


我当然一口拒绝,我告诉他:“你跟你的老板说我是老师,我只要人家听我讲话,我是绝对不要听别人讲话的,他可以不用来了!”

你要老师乖乖闭上嘴巴,听你讲话?你大头菜吃太多了!不信,下次就跟老师一起去出席华校教师合作社的常年大会吧!

第一次出席这样的大会,我差点被吓昏。这哪里是会议,简直是咖啡店、菜市场。前面的人在致辞、报告,应该在听的人自顾自地在高谈阔论,拼命扯开嗓子,完全每当作自己是在出席会议。

我O着嘴,无法接受这个事实。经验丰富的老师说:“是这样的啦,没有人听的!” 

大家当然是为了那三十块钱而去的。

隔了两年再去,回来时,还是惊魂未定……

 津贴已经从三十变成四十了,可是咖啡店和菜市场似的情况不止没改善,似乎还变本加厉了。


这次在某华校礼堂举行,大家拿了“出席证明纸”之后,就三三两两,有的站,有的坐,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大家又忘了是来出席一个常年大会的了。

九时前,主持人拿着麦克风说:“我们的会议在九时正开始,请大家坐下。”

站着讲话的人继续站着讲话。坐着讲话的人,也继续坐着讲话。

九时正,主持人又拿起麦克风说 :“我们的会议在九时正开始,请大家坐下。”

站着讲话的人还是继续站着讲话。坐着讲话的人,也还是继续坐着讲话。


再过几分钟,主持人又拿起麦克风说 :“我们的会议开始了,请大家坐下。”

 站着讲话的人还是很有原则地继续站着讲话。坐着讲话的人,也是一样的有原则继续坐着讲话。

主持人主持了一年又一年,当然知道这是必然面对的情况,所以他就自顾自地跟麦克风讲话。

我很努力地听,却一句也听不到。坐在后面的几个下午班老师好像已经三年没见面了,一直不停地讲话,还越讲越大声。我相信她们教导一二年级的学生的时候一定常常跟学生说:“安静,不要讲话,专心听讲!”

坐在我旁边的下午班的Z主任可能很后悔,竟然跟一个目无表情的人坐在一起。

我当然也不喜欢听别人讲话。可是我也不喜欢在别人致辞的时候讲话!

明年记得不要坐在我的旁边!


后来好像委任了临时主席来主持会议。临时主席很不爽地说:“你们要静静听,快快发问,这样会议就可以早早结束。我知道这是大家想要的。”


大家继续高谈阔论。


临时主席也只好自顾自地跟麦克风讲话。一个小时后,前面的人宣布会议结束了,大家却无动于衷。因为大家很忙,忙着讲话,没有听到“会议结束”这个优美的词语。


当然也有目无表情的人听到了,就站起来。所以大家就站起来,冲到后方去领取四十块钱的津贴。


讲了这么久,终于等到领钱的这一刻,不知无耻老师们的嘴巴累不累?



Friday, April 27, 2012

废物


 亲眼看到奇怪的时间表,才知道有人享有跟校长一样的特权。

全校大概有两个马来学生吧?所以有一个宗教老师那么多。学生不会念他的名字,就说是Nor Sarawak。一个星期,有多少节宗教课呢?如果跟道德教育一样,就是有四节吧。一个星期上四节或八节宗教课,共有两个学生,再加上美术这类的副科,够轻松了吧?
我们在背后窃窃私议:如果我们是这位Nor Sarawak,我们会无聊到抽筋,无聊到死掉!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所以这位在我们眼中无聊到死的年轻老师永远双目无神,面无表情,死气沉沉,也从不曾露出笑容。看到他,只有一个形容词——xian
命水这样好,还不足够,这个Nor Sarawak时不时就请假,有一阵子,几乎凡是他有课的日子,他就请假。他的存在,如同虚设! 
今天看到菜鸟的时间表,才知道,原来校方已经无奈到出这招——安排后备老师!


就是说,同一个时间,除了Nor Sarawak,还有另一位老师的时间表里也有同样的一堂课。如果那天Nor Sarawak请假,学校不必安排其他老师代课,就由后备老师去教。万一Nor Sarawak没有请假,那么他就自己去上课,而后备老师就去代其他老师的课。

我跟宝宝提起,宝宝说,不止是菜鸟,还有另一位老师的时间表里也有Nor Sarawak的课。

 就是说,其实Nor Sarawak是根本不需要存在的老师!而他的不需要存在,已经由他的不停请假来证明了。只是学校有两个马来学生,Nor Sarawak又不可以不存在,而他的存在又让学校算起来多了一个老师的人头……


所以,应该存在的老师,就永远不够了。

Tuesday, April 24, 2012

好累

才走到生活技能室,学生就先后来报告说:“老师,力大躲在厕所不肯出来,他怕,因为他‘做到’子健的眼睛!”

我走到班上去看子健。他的眼睛好好的,脸有一点红肿,被力大敲到了,也没什么大碍,很不明白为什么力大会因此而闹失踪。

由于我在等“大象”班的学生来生活技能室上课,就想着让科学老师去处理好了,反正那是科学节。可是过了一阵子,还是有学生跑来生活技能室说,力大躲在厕所不肯出来上课。

很烦啊!

如往常,大象班的学生只来了三五个,其他的都是请不动的大牌学生。我就带了这三五个上楼去,去请其余的大牌一起来上我的课,顺便看看,到底力大回到班上上课了没有。

班上竟然没有老师。我才想起他们的科学老师今天带队出去了,也不知道是谁来代课。总之不见人影。训导主任站在后门口,正在审问几个学生。我看到满脸污垢的力大刚上楼来。

我还来不及问,训导主任说:“他刚才大发脾气,躲在橱里面不肯出来。”

躲在橱里面?不是躲在厕所里面吗?

力大说:“不是橱里面,是桌子下面。”

因为发脾气,所以躲在桌子下面不肯出来?

全班同学瞎了,看不到桌子下面的力大,所以绘声绘影,说他躲在厕所里面不肯出来?

那么,发那么大的脾气,到底是为了什么?

训导主任说,是因为班长弄破了他的图书。咦?跟子健一点关系也没有?
 
是的,力大根本没有躲在厕所,他一直都在班上;力大的失踪也跟子健一点关系也没有。相信小朋友的话,是笨蛋。

那么,训导主任还在那儿审问什么呢?

偷窃案!这个班,寄放了一个印度女生……这个班,有了印度人……

真的没好日子过!

接下来的一节,代课老师来了,力大的事情就告一段落了。休息节,我回到办公室不久,学生又来报告了:“老师老师,力大又发脾气了,他在楼梯那边跑上跑下,不肯进课室!他一直跑来跑去,一直跑,一直跑……”

哦?精力这么充沛?
 
我走到班上,正如我所想象的,力大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跟平时不同的是,他有点害怕,因为我要训他了。

至于偷窃案……

唉!今天好累。




Sunday, April 22, 2012

胡思乱想

训练营的日子一直无法决定。

假期里的第一个星期,六年级有补习班,从星期一到星期五。校长说,训练营做在星期六、星期日最好。

老师无所谓。可是周末却是自愿来办活动的“热心人士”们最忙碌的日子,要请假大概会有些困难。

那么第二个星期应该就可以办训练营了吧?校长皱着眉头,因为听说大选会落在六月,就是假期里的第二个星期。


就是说,我们的训练营波折重重。除了6月4日,大概没有其他的黄道吉日了。


大选,应该不会落在星期一吧?那么没有mood的日子!


那么大选,会不会落在星期四呢?


如果就在那一天,我是不是很幸运呢?生日当天,竟然有机会工作一整天,还有额外的三百多块钱收入,是不是幸运到爆?

原来我的思想这么积极!

真是的,被这些无法确定的日期搞到头昏脑胀,头脑秀逗了。不知某人何时才有灵感……

Wednesday, April 18, 2012

去拜神吧

我在路旁凶巴巴地说:“如果你不喜欢来上我的课,那你就就去见校长,你去办转校手续!”

康永的父母亲从善如流,终于去见校长了。

其实要转校是不需要见校长的。我只是一时胡言乱语而已。

我脸黑黑地走进学校后,就立刻想到我必须恶人先告状,先去见校长,免得有人比我更恶,添油加醋,在校长面前胡言乱语。

可惜我找不到校长。校长在楼下,被他们先找到了。

当学生来通知我说校长在书记室时,其实是已经在跟他们面谈了。

原来我不是恶人。因为恶人应该都是先告状的。不过康永的父母也不是恶人。他们是孝子而已。至于校长……
校长是高手,大家不知道吗?

我耐心等待,反正校长会来向我报告的。

果然,校长摆平了他们之后就来找我。高手杀人于无形,过程似幻似真,反正我不在现场,一边听一边点头就是了。

比较诡异的是,校长居然提议康永的父母去拜神,因为他觉得我的课室可能——呃——

他说学生不肯进这间课室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我终于找到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也不喜欢这一班了,其实就是不喜欢这间课室。

混日子的老师,跟懒惰的学生一样,借口一箩筐……

Tuesday, April 17, 2012

溺死孩子的爱

牙痛(据说)在家休养了一个星期,康永终于来学校了。准确来说,康永终于来到学校门口了。

我一走进办公室就看到一些人站在窗口看热闹。有人跟我说:“你的那个学生不肯进来,听说老师打他打到很严重。”

用膝盖想都知道又是康永了。谁会去打他?

我从窗口望下去,看到康永那对不知所谓的父母站在学校外面,王八蛋正站在他们的车子旁边,对着车里的人讲话。我想她应该是正在劝导康永。

我觉得康永在她的劝导之下,可能会一生都不要来学校了。

我很不爽地走下去,遇到走上来的王八蛋。我以为她已经成功了。可是我走到校门口,还是看到那对不知所谓的父母。我问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不知所谓女跟我说:“上次康永的书不见,你罚他,他很怕,所以他不要进学校。”

我觉得被冤枉,有六月飞霜的感觉。

我想起其他老师说的“他被老师打到很严重,所以不敢进来”,就问那对不知所谓男女:“为什么大家说他被老师打到不敢来学校?”

不知所谓男女摇头说没有。

谣言,真可怕。

我转而问康永。康永正坐在车里,红着双眼。我问他:“你什么书不见?我什么时候罚你?”

他没回答我。我问了至少三次,他都没有回答我。

我的火滚起来了。

这一家人全是莫名其妙的怪人。两个儿子虽然都很乖,可是从小到大,缺席的次数跟出席的次数一样多,父母亲出现在学校的次数跟老师一样频密,怎样看都觉得不 像正常家庭的人。现在小儿子不肯进来就赖在我身上,那么三年级的时候呢?也跟我有关吗?那个六年级的大儿子也是缺席王,也跟我有关吗?

我翻脸了。我生气地问康永:“你什么都不说,我会读你的心吗?”

不知所谓女立刻指责我:“你就是这样啦,他才不要来学校的!”

以前我一直以为她有点低能,原来我看走眼了。

我被冤枉已经很生气了。这对怪人,把两个孩子搞成这个样子,自己不检讨,竟然把责任对到我的身上来。

我开始把矛头指向他们两人。也就是说,我在大清早,站在学校门口骂家长。

我露出我凶恶的真面目,问她:“刚才你们,还有辅导老师好声好气跟他说了那么久,有效吗?”

不知所谓女一时语塞。我又扫了他们一轮,也忘记说了什么,只记得我请他们去见校长,去办转校手续。

扫完他们,又去扫康永。其实除了时常缺席之外,康永很乖,字体很美,功课做得很整齐,作文写得不错,我为了引他来学校上课,还称赞了他好几次。

我问康永:“这些你有跟爸爸妈妈讲吗?”

康永还是没出声。我其实是要拐个弯骂他的父母亲,好好的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就这样被他们这两个奇怪的父母给糟蹋了。

我骂完,等了一下,觉得他们还是无法把康永哄下车来,就脸黑黑地走回办公室。

一早就像泼妇一样在路旁骂家长,除了衰,还有什么可以形容?

当然还有下文……


Saturday, April 14, 2012

看不开

她走进生活技能室来,跟我说:“我一到办公室就被别人拉住了。”

我一时会不过意来,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向我报告。

想了一下,才想起我之前跟她说:“你写好了记得来陪我,我在这里等你。

我没说出来。
她接下去说:“我……要问你……”

我知道她要向我诉苦。我连忙说:“我对你是真心的!”

她笑了起来。我不敢告诉她,其实我已经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她一走,我也走了。我已经工作完毕,又回到生活技能室来了。我根本没在生活技能室等她。

我的真心,是假的。

她开始发牢骚。她的牢骚,在我们的眼中,其实微不足道。诸如下午班的某主任收集了学生的参赛作品之后,问她接下来要怎样做。

她不喜欢。她认为别人应该知道要怎样做,然后自己去做。我不敢道破,其实如果下午班的某主任没知会她而擅自做了,她肯定也很生气。她会说没受到尊重。

我小声说,我们自己要换个心态,换个角度看待。

她还是很不忿。

我婉转地拿起桌上的电池座,跟她说:“其实你们可能没发现,我一直在修理这些东西……”

我的意思是:“你们只会用,不会修理。”

她说:“我知道你一直在修理,我常常看到。”

那么,她到底明白我要表达什么吗?

大家一起用的东西,用后就是那样放着,一直都是其中一个人在维修、整理、收拾,最后变成理所当然……真的是理所当然吗?

每个人,都可能是别人眼中的鸟人。

换个心态,变成甘心做,就可以忍受了。


Friday, April 13, 2012

老师保重

大元自己把簿子拿来交。我不要管他了,他没有组长,他自己一个人就是一组,自生自灭的组。我不要他了,所以他就交功课了。

可以预测,再过几天,他忘记我不要他了,他就继续不做功课了。

或者他又会去打篮球了。

进行铅球选拔赛那天,他在大家排队回课室上课的时候,跟同学说:“我要去走走。”然后不见了。找到他的时候,他说他去打篮球。

上课时间去打篮球。老师羡慕到要死!

我也想在上课时间偷偷跑去打电玩,可惜没那么大的胆。

我很胆小,我不敢骂他,我怕他又要跟我打架。然后第二天报纸上就出现一则新闻

学生与教师打架,双亡。

我只敢打电话给大元的公公,请他自己问大元,他到底想怎样。

最后我也不知道,他想怎样。

不知道他是不是每天都想要溜出去打篮球?我自己是很想的。

我看到大元又在神游四海,又开始不自觉地把桌子当鼓来打,我问他:“喂,你今天为什么没有去打篮球?”

大元的魂暂时飘回来了一下,不过大概还有六魄还未抵达,他只是呆呆地看着我。

忽然,隔壁传来一阵吼叫声。很明显有人发狂了。学生很肯定地说出一个同学的名字。

今年的怪人特别多,狂人无数。大元的同船人在隔壁。隔壁的狂人大吼大叫,又哭又闹了很久,精力无限。我们无法正常上课,只好写字。

换课的时候,经过隔壁班,只见狂人还坐在地上撒野,他的老师,宝宝已经离开课室了。

宝宝请狂人的妈妈来解决。EQ极高的宝宝没跟狂人打架,不过也要抓狂了。至于狂人为什么会发狂呢?那是因为他没有做功课,宝宝要把他的名字记录下来。宝宝不打学生的。

因为一个不能少,所以大家要牺牲一下。

老师要保重,才不会发生“
学生与教师打架,双亡”这样的惨剧……


Wednesday, April 11, 2012

自爱

陈可辛:

“人根本自恋,寻寻觅觅,

千辛万苦找回一个自己。

最爱你的人,永远是你自己”

like X 100

Tuesday, April 10, 2012

人品

今天不卖香蕉,今天送香兰,免费的。

结果又看到有些人的人品,呃……

新年前,我代理白果。叶大姐拿到她的两包白果之后,没有打开来透风,白果的壳开始潮湿变色。她鬼鬼祟祟地拿来找我,跟我说:“你这里还有没分出去的白果吗?你看,我的白果变成这样了,你可以换其他人的给我吗?”

她不是要求我拿去退换,她要求的是,我把别人的换给她!

最后,当然就是教她把袋子打开,让白果透透气,就解决了。

不过就看到了,有些人的人品,呃……

今天送香兰。剪好一大包,走进办公室,一放在桌上就被老师们的慧眼看到,大家立刻走过来。我放着任拿,先去签到。

签了名走回来,一大包香兰已经差不多被抢完了。叶大姐左手抓着一把香兰叶,眼睛又不安分地看着袋子里剩下的两把。我立刻拿起其中一把,说要给秀凤。

叶大姐叫住我,她说:“等一下,我要选比较美的。”

我说全部都是这么美的。我可是花了不少时间,一片一片割下来,排好绑好才拿到学校去送给大家的,不美的都已经被我淘汰了。

她还是不甘心,她把手中的那一把香兰叶拿来跟我手中的比一比说:“你看,我的有一点黄,你这把比较美。”

袋子里其实还有一把比较嫩的。叶大姐不肯拿,她说:“人家说嫩的没有那么香。”

嫩的不要,握手中的又嫌,怎么不索性不拿?


我坚持不要跟她换。比较美的,我当然是要给我的好朋友,哪里会轮到这种【永远都觉得别人得到比较好的东西】的人?

我说:“你又不是要吃这些叶子,把黄的部分剪掉就可以了。”

我快点把手中的香兰叶拿去给秀凤。叶大姐只能露出悻然的表情。


Saturday, April 7, 2012

今天,学生看到我,跟我说:“哗,老师,你好帅!”

老师看到我,跟我说:“哗,你好帅!”

我的美丽是天生的。
……呕在键盘上是很难清洗的,请三思。
可是我的帅,是制服造成的。

我今天穿制服。

连课外活动主任看到我,也跟我说:“很帅!以后每个星期三你就穿制服来,万一有官员来学校,我就可以跟他们说,有一个老师穿制服。”


课外活动主任露出马脚。我已经多次穿制服来进行童军活动了,她竟然第一次看到。

传闻中她时常逃学,今天终于得到印证!


Friday, April 6, 2012

一棒打醒

我今天是不是说了

“如果你爱上了教书,想要当老师,我就用棍子打你的头”?

如果今天没说,那么就星期一说。

Thursday, April 5, 2012

人间处处有疯子

今天兼职卖香蕉,所以很多老师看到我,就跟我说:“你的香蕉很好吃。”

其实除了卖香蕉,今天我也卖童军T-shirt,所以还没有时间跟这些吃了好吃的香蕉的老师收钱,结果就听说校长找我。

我还想着,要不要顺便向校长推销香蕉呢?

我在校长室外等了很久,校长一直在讲电话。我听到是跟我班上的学生家长有关的。原来还没解决。

我一进入校长室,校长就跟我说:“你的那个家长说要去教育局告你了。他说你没有去安抚他的孩子。他还要告到内阁去。”

内阁?我不慌不忙地坐下,只差没大笑三声。

星期二那天一到学校,就听说班上有个家长七点就来学校找英文老师,说要把英文老师的样貌拍下来,去教育局告状,还要放上面子书公告天下,因为英文老师打了他的孩子的背。

由于那时只有很少老师在场,英文老师也还没到学校,最后大家也不知道这个家长被打发到哪里去。我给学生练习步操已经自顾不暇了,进了课室,只顾着交代功 课,也忘了问清楚,然后就带队出去比赛了。回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下山了,还是校长亲自向我“报告”,我才知道当时的状况。

而且这家伙去年已经到教育局去告我们学校一次了。今年又卷土重来。

不过,校长是个高手,所以当时我们都以为事情已经解决了。

谁知,这个家伙竟然不满老师,大概是指班主任,没有去安抚他的孩子那颗受伤害的心。

星期二我不在学校,星期三又是假期,谁会特地去拜访他,安抚他的孩子?

他就打电话给校长,恐吓校长,要去这边那边告校长告老师,因为他认识这个高官那个高官,连首相也是他的朋友!

我~好~怕~啊~

他说他很忙,因为他是某某著名工厂里的重要人物,负责训练八百多名员工,他很厉害的。

校长被他骚扰了一轮之后,就打电话给所谓某某工厂的老板。

大家不知道校长也是很厉害的吗?如果不认识那么多老板,有钱人,学校的经费从哪里来?

某某工厂老板承认那个很“重要”的人的确是他工厂里的一个小小技工。最重要的是——他是个忧郁症病人!

换句话说,我们的校长被一个精神病人玩了三天!

我跟校长说:“不如我现在就去安抚那个孩子一下,希望他的父亲不要再来了。”

副校长刚好也进来了。她用暧昧的语气跟我说:“好啊,你就用你的虚情假意去安抚他一下吧!”

我走到班上,把那个学生叫出来,原本想要虚情假意地跟他说好话的,可是看到他脸上有污垢,就伸手去帮他擦了擦,他竟然开心地笑了起来。

他跟我说:“我的爸爸很容易liak kong。”

liak kong就是抓狂。幸好最近我学会了这句福建话。原来连孩子也知道他的父亲是个容易抓狂的人。我心里胡乱猜测:难怪他的父母亲会离婚。

我说:“你知道你爸爸的情况,你就不要什么都跟他说,你可以跟公公婆婆,或者姑姑说。”

小朋友说:“我的妈妈也是很容易liak kong的,他们全部都是这样的。”

噢!我开始有冒冷汗的感觉……

明天他们会不会到内阁去告我,因为我知道了他们的秘密——全家都是liak kong的人。。

听说吃香蕉可以解压。我想我不要向校长推销香蕉了,我要直接送他一梳。

可是我回到办公室,发现香蕉都卖完了。

看来大家都很需要解压。


Wednesday, April 4, 2012

不要跟蛇打交道

今天,趁着清明节特假,让老师来给大家上一堂课。

如果你毕业/结婚/生孩子/做大寿/去旅行等等等,你请不要逼别人看你的照片,除非别人自己开口跟你说,他要看你的照片。

大部分的人对你的照片都是没有兴趣的,特别是那些长得像蛇一样的家伙,她要应酬你也嫌你浪费她的时间。大家只喜欢看自己的照片而已。不信?想想看,你看照片的时候,最先看的,或者唯一看的,是不是照片中的自己?

还有,如果你有幸尝了别人煮的食物,不管味道如何,你还是静静吃下去就好了。虽然很多人都说你很会煮,煮的东西很好吃,可是你有没有发现有些人只是说声谢谢,然后静静地吃完,没称赞你,也没批评你?

不是每一个人煮的东西都适合每一个人的口味的。各花入各眼,各有所好,你不必好意,或者正确来说是鸡婆地指点别人,要在食物中增添什么跟什么的,你静静地吃就好了。别人也是有N年的下厨经验,他的家人都很喜欢吃他煮的古怪食物,不见得会欣赏你的手艺的。你静静地吃就好了。

还有,如果别人带学生去参加比赛,你也静静看就好了,不要鸡婆告诉别人,应该怎样做跟怎样做。别人从头到尾都知道怎样做,做不到的是学生,人家只好变通简化,连做错的也将错就错一下。你一片好意,其实是很鸡婆的,特别是对于那些长得像蛇一样的家伙来说。

如果你的批评是恶意的,那才好办,别人可以直接不理你,让你自讨没趣;可是你的批评对你来说是善意的,别人不理你,实在有点不好意思,要直接告诉你,这些我都知道了,不用你来鸡婆,也很不好意思。

所以,对于那些长得像蛇一样,行为也像蛇一样的家伙,你如果自认是人,就由得他们去自生自灭好了。

Tuesday, April 3, 2012

养兵七日,用在一时

无惊无险,步操比赛又落幕了。

人家冠军队伍用整年时间来练习,我们散沙队伍因为老师和学生同样厚颜无耻,只练了七天,也是一样披甲上阵去。

原以为整个星期会忙到像疯子一样,还特地要求教务主任别让我代课,结果不知为何,每天都有奇奇怪怪的宣传活动在学校进行,学生时不时就被指示进入礼堂听商业讲座会,老师就不用进班教书,而我就可以用这些时间来给学生练习步操或者摇脚了!

今天出门前,又让学生练了一个小时。去到赛场,看到别人的状况那么好,学生开始冒冷汗了。

等到最好的那一队出场时,我强迫他们坐在赛场旁观看。看完后,他们不止是冒冷汗而已,简直是要逃走了。不过就算不逃走,只是在地上挖一个洞把头埋进去也已经来不及,因为就要轮到他们出场了。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我们的队伍出场。大概是看到别人那么好,自己觉得很丢脸,所以小朋友们的表现忽然比平时好了很多。

演完那十多分钟的步操,大家终于解脱了。

天真活泼可爱无知的小朋友忽然信心满满,认为自己可能会得奖。在等待闭幕典礼的时候,他们看到一旁的国小童军又穿上手套时,就很慌张地问我为什么。我说因为他们这一队肯定得奖,所以就先穿好手套。

可爱的小朋友就说:“我们也要重新穿上手套,可能我们也会得奖!”

我不敢大声笑出来。

人因有梦而伟大。

Monday, April 2, 2012

世界音乐节

托火星人的姐姐的福,我们有幸观赏了第三天的世界音乐节的表演。

火星人语焉不详,我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更加不知道原来一张入门票竟然要九十大元,一直到被半million女友连珠炮地指责我没有帮她索票,我才感觉到这好像是一个非同凡响的表演,那么我们有幸去观赏,应该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我们在六点前抵达植物园,停车场早已满座,托我乌鸦嘴的福,我们果然必须把车子停在一公里外的住宅区,再步行到植物园去。

进入植物园,一片冷清,完全感觉不到有任何盛会正在进行的气氛。半million女友的电话就来了。她当然不是关心我,她只是关心我能不能再帮她多买到两张票,让他们一家四口可以一起进场观赏,一家乐融融。

我们正在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不到方向,火星人就踢到一张地图。好像上帝特地降下一张地图来为我们解困一样。我们根据地图上的指示,走呀走的……差点就走到荷兰去!

很紧张买不到票的半million女友只好遥控我们,最后探听到其实音乐盛会并不是在植物园内举行,而是在旁边的矿石公园里。

现在再把那张地图拿出来,果然是一张直通荷兰的废地图!

找到了入口处,买了两张票,其实是买一送一,我们就先进去。大家就随便找个草地坐下,演唱会已经开始了。看完Sarawak 没穿衣的Didit Dinai的表演后,大家又赶忙换位子,过去看另一个舞台Ireland的Beoga的表演。因为有美女与帅哥,所以大家都很high。有些观众high 到以为自己是吃玻璃长大的……

爱尔兰的美女帅哥表演完毕,大家又移到左边的舞台看菲律宾的艺人表演。这一组没有帅哥美女,所以我们选择去吃烛光晚餐,不,应该是油灯晚餐。

接着,我们又回到右台前,为了观看俄罗斯的Loyko的表演。大概是太精彩了,爱尔兰的美女歌手也来跟我们坐在一起观赏。火星人心花怒放,还一直埋怨我没 假装推他一把,让他可以跟美女歌手更靠近一点。其实我踹他一脚让他滚下阶梯去,人家爱尔兰美女可能会去救他,就可以更加靠近了。

看完Loyko的表演,大家又要移到左边的舞台去看印尼艺人的表演。极度崇洋的我们又选择离场到处游荡。最后眼皮撑不下去了,连哥伦比亚的表演也没看完,我们就爬上山坡,由山路走出会场回家去。

可惜之前两天的表演没去看。希望明年还有免费的票待索取。。。

Sunday, April 1, 2012

徒劳无功

一时大意,把一件薄纱布料的衣服放进洗衣机里去洗,结果衣角的边都破了,只好动手缝补。

原想着先用针线把衣角固定,让布料变厚,这样就可以用缝边机再缝好一条美丽的边了。

动手把衣角一针一线地缝好后,就把缝边机的密度调高,用碎布试着缝了几条边,一切看起来都很顺利了,可以开始缝衣服了。

一开始的确是很顺利的,边也缝得很美。

忽然,缝边机发狂了,针忽然跳了几下,把衣服卷进去,卡住了。

缝边机其实就是一台切布机,它的工作方式就是一边把布切开,一边把切剩的布用线包起来。

现在它把我的衣服卷进去了,就是说,它把我的衣服切掉了!我的衣服破了好几个条形的洞。为了把衣服从缝边机里解救出来,我必须用剪刀把衣服剪破一个大洞。

我花了那么多时间,一针一线地把衣服缝好,结果一切都毁在缝边机的口中。

看着破了一个大洞的衣服,头脑变得有点呆滞。

有些事情,做了半天,最后徒劳无功。

衣服被丢进垃圾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