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1, 2012

车牌的无限遐想空间

离开办公室前碰到也是正要回家去的叶大姐。她问我:“你换车了啊?”

我说是,她就说:“你们好像很喜欢这样的号码。”

她发现我的车牌号码换汤不换药。


我又说是。我们就是喜欢这样的号码,容易记得,不会驾错别人的车。我告诉她,这是弟弟花钱标回来的号码。


叶大姐说:“这个号码时常开的。”


噢,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们没有下注,被别人以为我们中了几百万的奖金我们也不知道。

叶大姐问我,这个号码用多少钱标到的。我说三百多。我也不知道底价多少钱。叶大姐神神秘秘地跟我说:“我的7272用九百多才标到!”


7272有什么特别?竟然需要花这么多钱才标得到?难道只是像新加坡戏里胡诌的“擦蛋擦蛋”或是“拭卵拭卵”就可以开出头奖?

叶大姐看我这么没知识,就一边走一边向我解释:“7272很多人要的,因为七加二等于九,两个七加二就等于九九,而九加九又等于十八,就是广东人说的‘实发’,所以人家很喜欢的。”

这样也被人想出来?真的是钱太多了,所以也想太多了。

Friday, July 27, 2012

心里的话?

一放学,我就收拾东西,去签名准备回家了。
.
其实还没放学,甚至一去到学校,我就很想回家了。家协主席说,有家长向他投诉说“你看,那些放学的时候车子排第一辆的就是教补习教到很hiong的老师”。
.
我没教补习,不过我也很想把车子排在第一位,制造“教补习教到很hiong的错觉”,这样家长就会以为我很有钱。
.
可惜,到今天都还不曾成功把车子排在第一位。不过没关系我会再接再厉。

我走到楼梯口,碰到阿田。她对于我这么快就收拾包袱回家有点惊讶。

我想要跟她说此地不宜久留,可是我口中说出来的却是:

生无可恋!” 

阿田呆了一下,说:“可是你还笑到这么开心!”

原来生无可恋是很开心的。

 

Thursday, July 26, 2012

糊涂账

钱包干涸了,只好冒险摸黑去BSN提款。


试了两次,都不成功。觉得很奇怪,怎么提款机屏幕上的指示跟平时不一样,连中文都无法显示了?

只好放弃,回家去。

还没开门,手机就在家里响了。对方问我是不是某某。确定了我就是那个某某之后就说:“我是从BSN打来的,刚才你是不是去ATM提款?”

我说是。他又问我是不是无法提款,是不是有留下PIN number。我这才开始感觉满腹疑狐疑。而且我竟然听到Public Bank这个词。Public Bank?关Public Bank什么事?


我问他:“你是谁?你为什么会知道?”


他说:“我这里有记录显示你刚才用Public Bank的信用卡来提款。”


我……我……用大众银行的信用卡去BSN提款?

他说:“那是信用卡,不能提款的。”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偷笑。我一边大笑,一边假假无知地说:“是啊?我用的是Public Bank的卡啊?”

他确定了我不是真的要用大众银行的信用卡去BSN提款之后,就好像放心下来了。

我向他道谢之后,才发现忘了问他,如果我坚持要用大众银行的信用卡去BSN提款,那我接下来应该要怎样做。 


结果我的钱包只好继续保持干涸的状况。

Tuesday, July 24, 2012

处处有武器

远远又听到他们在吵架。大概一天不吵就有人死了。我认得出其中一把是Daniel的声音。


我还没走进课室,Danie看到我,就跟我说:“老师,Gary拿袜子打我!”

脱袜子来打人?新武器?

我瞪大眼睛,以为听错了。

Daniel又重复一遍:“我走过去而已,他就用袜子打我。”


哦,走过去而已,什么都没做,就被人家用袜子打!

小白兔都不会相信。

我本来也不相信有人会脱袜子来打人。可惜目击证人太多了,Gary只好承认。

有点血冲脑。

老师要控制自己,不可以脱高跟鞋,不可以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Sunday, July 22, 2012

回家途中,在马来乡村跟上了一辆中型罗里。交通灯转绿后,车子一走就发现不是很对劲。罗里开得很慢。那是一条笔直的路,四周只有稻田,是平时我们最喜欢飙车的路段。


那辆罗里继续以龟速前进。我无法越过,因为前方不停地有车子驶来。龟速罗里开始拐到路中央,还驾到反方向的车道上去。一会儿又回到原本的车道。这样的情形一直重复了好几次,我跟航航说:“前面那辆罗里好像喝醉酒了。”

那辆罗里看起来就像一个无法走完一条直线的醉汉。

航航说:“司机可能在打瞌睡。”

接近午夜,司机打瞌睡,真的很有可能。我继续跟着龟速罗里,无法越过它,因为前方的车子还是一直川流不息而来,我开始为他们感到担忧。mabuk的罗里可能会撞上他们。


跟在我后面的waja很不耐烦了。司机开始鸣笛。我把车子靠到左边去,让他越过我。反正我又不赶时间,我倒想看看过后他要如何在前方不停有车辆驶来的狭窄小路上越过一辆罗里。

waja司机的野心没那么小。他要的是直接越过我的车和罗里,即使迎面而来的车子至少有三辆!

接下来的场面就是——waja和罗里平行前进,罗里司机大概也被waja的笛声吓醒了。罗里并不让waja,反方向而来的车子不可能会后退来让waja先过去吧? 这么窄的路,他们也没地方可以相让了。


他们并行着。waja的司机很坚持地要越过罗里。他亮起了紧急车灯。我想对面的车都得停下来等,所以最后waja成功越过罗里了。


我的心总算没有从胸口跳出来。我不要做目击证人。


不久我也越过了罗里,来到waja的后面。waja的紧急车灯还在闪着,感觉上就像司机的心还在怦怦跳个不停。


他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那么急着要越过mabuk的罗里,是有很重要的大事要办吗?有什么事情比生命还要重要?

我跟航航说:“你看,waja的紧急车灯忘了关掉,司机一定是还惊魂未定。”

才说完,就看到waja打了左转的信号灯,停在路旁了。

他刚才不是很急吗?

如果我是他,我想我也必须把车子停在路旁一下,好让我可以把已经跳出来的心脏按回胸口里去。 


不过他不是我。我只能胡乱猜测——刚才那么急,连命都不要了,现在为什么要停下来?

Saturday, July 21, 2012

最好的老婆

讲座会的对象是学生,所以我们签到之后很无聊。这样的无聊要拖到十点。十点后我们才可以回家。

家协主席又来骗我们。他说:“不用听了,走,我们出去吃东西!”


由于主席时常这样光说不练,我们也就用一把口来附和他,双脚继续站在原地不动。谈了一阵子,其他老师走开了,我跟主席说我要跟帅哥到对面的饮食中心去吃晚餐了。

主席就跟我说:“好啦,你去啦!”


他说“你去啦”不是说“走,我们一起去”。这太极招式一定要学起来,这样或者有一天我们也可以像他那样驾马赛地了。


被主席从礼堂里叫出来“出去吃东西”的陈主任知道了,立刻走去找主席算账了。结果主席只好陪我们一起走到对面的饮食中心去,叫了一些食物请我们吃。原来除了我,每个人都吃饱了。大家只是纯粹去凑热闹,所以食物就吃不完了。


经过这次教训之后,主席大概不敢再信口开河了。


有老师问主席:“为什么不带你太太一起来?”


主席说:“我太太不喜欢出门的,而且她很早谁,十点就睡觉了!”


我们一听十点就睡觉已经很羡慕了,主席接下去小声地说:“我太太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婆。”


我们大笑一顿,要求主席再说一次,我们要录音。


主席很不好意思,竟然要求我们不要让他的太太知道他说了这一句话。

我们七嘴八舌提出抗议:“我们本来也要做很好的老婆的 ,可是学校要我们十点才可以签名回家,这样我们都不能十点就去睡觉了!”


主席又打太极了:“来来来,吃东西,吃东西。”

吃了东西,我们又溜进礼堂听讲座。讲座会结束后,我们又七手八脚地把椅子收拾好,回到家已经是十点之后的两小时。

难怪我们不能像主席夫人那么美。

 



Wednesday, July 18, 2012

出头

还没有上课,一大群学生围在公共电话前,七嘴八舌,很热闹。


我看到我班上的两个大姐大也混在其中。还没开口问,走在前面的老师就先问学生了。


原来又是学生跟学生吵架,然后就去打电话叫妈妈来帮忙骂架的故事。老师大概是劝了她们,所以小朋友就走开了。

最后那些妈妈有没有来骂架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忽然想起那个来帮女儿出头、骂小朋友的父亲。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骂我。


来骂人的倒不是大姐大的父亲。她们自己已经是大姐大了,不需要父亲来骂人。骂人的是看起来有点呆滞的SuZ的父亲。


根据学生的说法是SuZ欠了某女同学钱却不肯还,同学就向她讨债,然后两人大概就吵架了。再然后第二天SuZ的爸爸就直接走到班上去骂对方了。


这事情竟然发生了两次,也不知道过了到底多久,学生才告诉我。

幸好他们没有等到发生命案了才告诉我。

我怒不可遏。我跟SuZ说:“你回去告诉你爸爸,如果他还敢走到课室里来恐吓我的学生,我立刻报警抓他他。”


我原本以为第二天,SuZ的爸爸会换地点,走到办公室去骂我。可是他没有来。我就把他忘掉了。

结果今天因为有小朋友说“我要打电话叫我妈妈来骂他” ,害我又想起SuZ那位英雄爸爸。


Tuesday, July 17, 2012

疯子与无耻

昨天,学生跟我说:“考试的时候,许老师写答案在黑板给H班的同学抄。”

许老师就是明疯老师。我跟他们说:“ 你们别乱说话,这是不可能的。”


今天早上,经过校长室时,看到一大堆学生争先恐后地要挤入校长室。带头的女生转身跟后面的同学说:“你说要换英文老师hor?”

我有点吃惊。原来四年级的学生就这么有胆识,敢去找校长要求换老师了。

中午,上课钟声响后五分钟,我还看到明疯老师纹风不动地坐着发呆,我就走去提醒她去我的班监考。她很生气。跟平时的罗里罗嗦带我们去游花园的作风完全不一样。

我坚持把我要说的话说完。她目无表情地走去拿考卷,去监考。我走回自己的位子。阿泰就跟我说:“上个星期考英文作文的时候,那个明疯老师写答案在黑板命令我的学生一定要抄,还说如果不抄就打五鞭。”
.
原来我的学生说的是事实。
.
阿泰说:“有些学生不敢抄。考完试之后他们跑来找我,问我怎么办。我当时在站岗,走不开,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叫学生自己去跟校长说。”


学生就去告诉了校长,而校长后来也见了阿泰。所以,明疯老师就一口咬定是阿泰去向校长告状的。她很生气,浓烟滚滚,还不知羞耻地到处向人申诉。

所以我也被烧到了。我也终于知道那堆挤在校长室外面的学生是哪一班的、要换掉哪一个老师了。




Thursday, July 12, 2012

难忘的一见钟情

昨天考作文,今天改完了。其实差点睡着,幸好有几篇喷饭的作文让我清醒了一下。

这是一位四年级男生的“一次难忘的经历”

有一次,我一个人去买东西。我看见一位女生。她长得很美丽。在那个时候我就对她一见钟情。

我每天去那儿看她有没有在。直到有一天看见她了。她带我去一个地方,原来是她的家。她的爸爸是一位老师, 她的妈妈是一位医生。她有一位哥哥,一位姐姐还有一位弟弟。

到了傍晚5时,我说我要回家了。我说我明天 来。直到明天我找不到人。我问她的邻居。邻居说她搬家了。

我记得那一次是难忘的经历。

其实老师也觉得批改这篇聊斋短文很难忘。


Wednesday, July 11, 2012

不可以对大头虾没信心

在银行里花掉了超过一个小时。我觉得我遇到菜鸟。她说她叫Belynda。

Belynda给我签了一大叠文件。我签到手软眼花。 她一直走来走去,拿这个文件,拿那个文件。我很好奇,她为什么不直接一次过拿所有的文件来给我签名呢?难道这是银行职员舒缓筋骨的方法?

她问我有没有把车子驾来。我说没有。原来车子必须拍照留念存档。 照片还必须拍到正面+侧面+车牌和后面。


车子没来没关系,她说可以回家拍了照片之后email给她。这时我就知道她叫做Belynda了。幸好今天我自己一个人去。

所有的文件签好了,保险费算好之后,就是要到柜台去提款了。Belynda帮我填好提款和存款的表格后,陪着我到底楼去。

出纳员打开我的存折一看,跟我说:“噢,用完了。”

当然不是钱用完了。我知道我的存在用到最后一面最后一行了。那又怎样?你不会打印一本新的给我吗?

我故意问出纳员:“噢,那怎么办?”


他说:“算了,下次你才申请一本新的。”


他竟然不知道没有存折是不可以在柜台提款的。最后我还是得去拿一本新的存折簿子让他打印。


当我在等钱财过账的时候,Belynda小姐就问出纳员:“我可以拿我的妈妈的bank book来提款的吗?”


这是一个银行职员问另一个银行职员的问题。我的忍功不错,没有狂笑。我只是一直微笑。我希望听到出纳员说可以,这样我就要试试看偷偷拿妈妈的存折去银行提款,然后我买车就不用贷款了。


幸好最后我听到“不可以”。

我的钱终于离开了我的户头。Belynda拿了副本,转身就要走了。我问她:“我需要跟你上楼去吗?”

她说不用,已经办好了。

我有点愕然。我跟她说:“好了?可是我还有东西没交给你啊!”

银行不是要求我去验车,然后拿B5,B7的表格去吗?为什么我一直握着手中,没人向我要?

Belynda小姐这才如梦初醒。她说:“我以为你还没做好。”

我一边把文件拿出来,一边很温柔地跟她说:“你竟然没跟我拿这些文件。我对你很没有信心咧~”

她竟然用撒娇的语气跟我说:“不可以!”

我觉得她很可爱。我继续温柔地说出我的恐惧:“可是你好像不是很会啊!我真的不是很有信心。”

她说:“你不可以没有信心,我做过好几个了。” 

做过好几了还是这样大头虾?

我把文件交给她。还是很没有信心。



Tuesday, July 10, 2012

验车与烤炉

因为预约了,所以今天不用去任何人的家坐坐一下。可是,却必须烈日当空,在PUSPAKOM外面、里面,在像烤炉一样的车子里坐坐了很多下!

提早抵达的车子只能在门外等候。时间到了,警察(警察?)就站在门口检查名单、派编号卡,准许我们进入,然后随口说:“ 去拿表格。”


后面还有车子跟着来,我必须把车驾进去。我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去哪里拿表格。难道就那样随便把车子停在门口,然后到处去问哪里有表格?


笨蛋警察(警察?)怎么不在分派编号卡的时候顺便就分表格?反正我有一大堆圆珠笔。我可以在烤炉车子里面填写表格。


我在烤炉里等了很久,后来发现前面跟后面的车子都是空的。原来真的是这样随便把车子停着,人就下车去拿表格。表格原来是跟那个笨蛋警察拿的。我掏出笔来填写,排在我后面的司机已经上车了。他一直鸣笛,示意我开车前进。我只好把表格抓了跑去驾车。


狼狈原来是这样的。幸好今天不是下雨天,也幸好今天有人发了猪瘟,要我们和学生不用上课三节,去跳senamrobik,我们都穿长裤,可以又跑又跳。


我把车子往前开了几公尺,又继续在烤炉里面填表格。


当车子驶入建筑物的范围后,验车活动就开始了。我终于不用再坐在烤炉里面了。这时我看到前面那辆Rush的隔热膜整片被撕下来,我开始冒冷汗。


幸好,他们只撕下那一辆车的隔热膜。要不然我不止冒冷汗,我可能还会流泪。

验车的过程其实不长。可是“烤人肉”的时间很难挨。烤熟之后很累!


车子顺利验好过关了。打电话去银行问,接下来应该要怎样做。
.
呜呜……原来还有一大堆手续要办。

心很烦啊!

Sunday, July 8, 2012

“关你什么事?”
弦外之音听不懂就算了,
反正越描越……

Thursday, July 5, 2012

随口

门口的警卫跟我说,办公室两点才开。我看看手表,1:40 。我没打算在那儿等。
.
某人跟我说:“你先去我家坐坐,两点才来啦。”
.
所以我先送某人回家。我把车停在某人的家门口。某人打开车门,跟我说:“Bye-bye。”
.
啊?
.
“你不是说要收留我的吗?”
.
某人露出惊慌的表情。
 .
噢,我被骗了!
.
原来“你先来我家坐坐”跟“有空请你吃饭”、“得空一起喝茶”、“有空再联络”是一样的,都是信口雌黄。
.
大家听听就好,千万别当真。
.
反正我们也常常骗人。



Wednesday, July 4, 2012

老师不知道如何批改的假期……

         一天小明迷路了,明明是假期。小明走呀走结果一只老虎咬死小明了。小明不知道他死了,他一拿羽毛拍就变神剑,拿衣服就变神的装备。小明一跳就去了天国,他发现有Dota的怪物,他大开杀戒。

         小明杀了所有的Dota的怪物,玉帝赏他一亿黄,让小明做龙骑士,小明骑的是天空龙。小明他有一百亿种神法,一千亿神兵。

         一天小明叫天上的神全部去杀Dota II和 Dota III的怪物得了全胜。玉帝给小明变回人。真是快乐的假期啊!

Tuesday, July 3, 2012

亲身体验后感

今天,大头回家前跟我说:“你不要等到六十岁了,辞职去做生意啦!”他知道我和他的弟弟在发白日梦,将来要合作做生意。

他有感而发。他快被学生气死了。

他已经确定教书是一份很恐怖的职业。 他可能认为我也会死在课室里。

恶少的老板帮我算气数算命,说我适合做生意。我笑到变成S形。我要教书教到60岁的。


喂P回来了,我才忽然想起,我发过白日梦说将来要跟他一起合作做生意。他的记忆力比较好,他还记得我发的梦。他说:“我们要一起开餐厅啊!你要等我。”

念大学要三四年吧?三四年后他大概会忘记我的白日梦,我就教书教到六十岁。到时可能会爬楼梯爬到三楼,跟学生说了一句:“你……你……”然后就体力不支死掉了。

我跟大头说我还要等他的弟弟大学毕业。

他说:“不要再等了。 ”

他大概觉得我等不到三年就被学生气死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