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2, 2013

深入的研究…所

我把租房子的抵押金交给秀凤,那是还给她女儿阿容的。阿容已经退房好几个月了,现在才把抵押金还给她,实在是……她遇人不淑!

这笔钱其实由新租户——她的“朋友”把自己的抵押金转交给她就行了,而这位“朋友”也答应这样做,但却一个月又一个月地拖延,拖到阿容从国外回来,钱还不见踪影。

弟弟昨天要我先把钱交给秀凤,他才自己去向那位“朋友”收抵押金。弟弟说:“阿容很生气地打电话给我,说到要哭了。”

原来阿容特地驾车几十公里来到这里向那位朋友收钱,那位“朋友”却避而不见。

之前已经听说这个女生很难搞,果然不是好货。阿容应该是流年不利。还以为说可以跳过硕士课程就直接念个博士学位,来到这里却总是遇人不淑。先是被研究所的讲师利用来滥用公款,又被讲师的老婆当作狐狸精来审查,然后又认识了奇怪难搞的同学,做了室友。

帮讲师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拨款申请之后,阿容惊觉自己被利用,觉得这课程好像不对劲,愤而放弃这个课程,跑到外国去了。而她的怪“朋友”则留下来继续学业。

接下来,不知道弟弟是不是可以顺利地向那个怪“朋友”收到钱。或者弟弟去收钱之前应该要买几张左青龙右白虎的纹身贴纸“助阵”。

秀凤接过钱,无奈地摇摇头,跟我说:“那个女生被捉到,在讲师的床上……”

7 comments:

  1. 现在“纹身”非常危险,随时会被番薯国的警察枪毙。。。

    ReplyDelete
  2. 那颗黑珍珠吗? 会交房租吗??

    ReplyDelete
  3. 等下,等下,妳讲到我有点乱了.....

    那个怪“朋友”,就是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欠阿容钱.....
    啊不!那个女生现在是不是欠妳弟弟钱?
    如果她没有钱还,她会不会上妳弟弟的床?

    噢~~没有人像我酱胡思乱想的~~@@

    ReplyDelete
  4. jb:
    今天警察已经叫有纹身的人不要怕了,我们要听警察的话。

    大王花:
    好像不是黑珍珠吧?我没在那张床上……

    苦妈:
    她有钱不肯还所以就上讲师的床……啊不!她不肯还阿容钱,所以没有床,只好上了讲师的床……

    你……你……弄到我很乱……

    ReplyDelete
  5. 我。。等着看进一步的剧情,

    ReplyDelete
  6. moot:
    线人退学了,可能无法继续收看,抱歉。

    ReplyDelete
  7. 重点在后头,怎么没有下文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