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24, 2014

谎与慌

叶露露拿了五年级的生活技能考卷来给我检查,我一看就要晕了。

这样的考题,简直就是在为难学生,除了出题者,大概没几个人可以真正明白她要表达什么吧?她一直不知道时代已经改变,老师一手遮天,胡乱出考题的年代已经过去了。

而且,我想考完试,批改考卷的时候,我可能会一边改一边骂粗话。与其过后才骂,不如就现在立刻骂好了。

我叫她把考题的备份给我,我要保留考题,但改掉出题方式。

她说:“我没有存底,我不会电脑,是请朋友帮忙打的。”

对,不必当主任,也不必当级任老师,除了生活技能之外,不必教任何其他的科目,连用电脑打字都永远不肯学,这样就可以说一句“我不会”,然后就什么都不用做了,但依然领那么高的薪水……人之无耻,果然天下无敌!

我知道她一定说自己没有存底,但没关系,我另有打算。“你的朋友一定有存底的,叫他给你,然后你拿来给我。”

她说:“他也是没有存底的……他不会有存底的……他只是帮我打好,是没有保留着的,他不会存着的……”

她越来越不知所措,简直是胡言乱语了。

笑话!我穷追不舍:“没有一个笨蛋会帮别人打了考卷之后不储存的!万一出了什么问题,要怎样修改?”

她还是一直念念有词:“没有的,他没有存底的,他没有的……”

我不理她,坚持要拿到那些考题。我要她叫他的朋友邮寄给我。

叶露露大概快要吓晕了。她先说:“寄给你?他不会的,他哪里会的?”

我抽出一张纸,写下我的邮址,叫她拿给她的朋友。

这时,她换另一个方式轰炸我。她不停地问我:“他用手机寄给你?他就用手机寄给你?所以他就用手机寄给你?然后他就可以用手机寄给你?”

这次轮到我要发疯了。感觉上就像有只蚊子在耳边不停地飞来飞去、不停地叫。我大声把她骂走。

我决定依照她的考题,重新做一份简单易懂的考卷,把她的丢掉。

我自寻烦恼,又找到事情来瞎忙。

放学后,帅哥走过来找我,看到我在打这份考卷,说我一定是太闲了。

我说我要开先例,这样从此五年级的生活技能老师和学生就可以不用再面对那么可怕、不合时宜的考卷了。你没看到我头上的光环吗?

我一边打字,一边发牢骚,跟帅哥说叶露露的奇怪反应。

帅哥说:“我刚才有听到你们的对话。我觉得,叶老师好像是在……要圆谎。”

圆谎!

我也有这种感觉。她就像是说了一个谎言,然后拼命地用另外九个谎言来掩饰第一个谎言。

所以那么慌张。

8 comments:

  1. 这个露露一点都不露露啊,是高手,能当白领那么多年是高手中的高手!

    ReplyDelete
    Replies
    1. 校长心太软,怪人与疯子都可在此白头偕老。

      Delete
  2. 我一开始还以为那个他-是一个不可告人的那个她的他~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个他大概是“她”,我没问清楚,还有另一个“他”,另一个故事,下次告诉你。

      Delete
  3. 叶露露是蕃薯万能仙境国的首相人选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惜行为太怪异,拿不出去见人啊!

      Delete
  4. 还好你没有一边打字一边骂粗口,要不然你一直骂乌龟王八蛋乌龟王八蛋乌龟王八蛋,我就会一直哈秋哈秋哈秋个不停。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你放心,我骂的粗口没这么斯文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