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6, 2014

金鱼鸡蛋糕

鸡蛋糕可以用来骂人,鸡蛋糕Bahulu大概也可以杀人,那是吃着的时候不能讲话、讲话就可能会噎死的食物,但原来还有好几个朋友跟我一样喜欢吃,而且还以为那些我花钱买回来的bahulu是我亲手做的。

假期里和>million女友到江沙去玩的时候,一时意乱情迷地买了两个bahulu的模子,回来后就收在冷宫里,一直到……某一天。

其实,我并没有忘记那两个模子,但是探听到的制作秘方让我感觉三条线:

一碗鸡蛋,一碗糖,和分量不知怎样形容的面粉。

这个“分量不知怎样形容的面粉”令我有点胆怯,直到某一天……

某一天,我就拿出一个碗,打了五个鸡蛋进去,倒入搅拌器里,再用那个碗装同样高度的白糖,也倒入搅拌器里,然后就把它们打到吐白沫。

然后,就不再打它们,开始加入面粉……也不知道到底加了多少面粉,总之凭感觉,不会太稀也不会太稠——果然是无法形容的分量!

模子已经先抹油预热。由于鸡手鸭脚,所以第一个金鱼形的模子被烤了十多分钟,绝对热到爆。材料倒进去之后大概表皮已经熟了,所以第一批的金鱼形鸡蛋糕非常成功。

我把成品倒在盘里,交代大家不准吃,那是我要拿去学校炫耀的。

接着,失败1.0,失败2.0,失败3.0接踵而来。因为当时我并不知道第一盘为什么会成功。

更悲惨的是,没听到警告的航航跑到厨房来,看到那一盘鸡蛋糕就一口气吃掉全部。全部!!!

我没有东西可以拿去炫耀了。我必须反败为胜。

我前思后想,终于想到了。由于只有一个烤炉,实在不耐烦等模子预热那么久,所以第二盘、第三盘的bahulu全都脱皮甩肉了。

等到我有点觉悟的时候,又突发奇想地把模子先放在炉火上烧,结果就把模子烧黑了T.T

烧黑了花形的模子终于让我真正觉悟——不能再牺牲金鱼形的模子了。这次我让它在烤炉里待了十分钟,才拿出来倒入材料。

终于又有正常的成品可以拿去学校炫耀了。

第二天,当我通知好朋友到我桌上去拿那些bahulu来吃的时候,她打开一看,竟然跟宝宝说:“cei,还说是自己做的,原来是买来骗我的!”

可见我是成功了。



6 comments:

  1. 拍手。 现在鸡蛋糕卖得贵死人, 如果有烤炉是自己做多多还好过。
    看过Anna Olson 的做蛋糕节目,Bahulu 其实是在原地欧洲有个差不多的发音,bundt cake, 而且那蛋糕中最基本的。 你去找bundt cake 的做法,就应该不会错。

    ReplyDelete
    Replies
    1. 自己做很花时间,做坏了又失望,其实也不划算,倒不如花钱去买。不过制作成功所得到的快乐却是难于言喻的。

      Delete
  2. 到最后是自己赞自己爽,我也爽到想吃咧!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别人赞,自己做到了就不觉得怎样。

      我做的,就跟菜市场买到的一模一样,只有“甜”一个形容词。

      Delete
  3. 鸡蛋糕,妳做了鸡蛋糕也没有问我要不要吃鸡蛋糕,鸡蛋糕。


    咦?我在写什么?我没有骂妳。我在讲鸡蛋糕而已。真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苦妈,你要不要吃鸡蛋糕?帅哥跟你一样,也在等着我再做给他吃,但我必须要买一个大型的模子才会再次动手做了,你可以耐心等待吗?你可以跟帅哥一起等待吗?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