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2, 2015

念经给你听

学生开始进行期待中的活动之前,我忽然清醒了一下,拿出名单来检查。已经过了N个月宽限期仍然没交作业本的学生全都被罚“坐监牢”。

这样画地为牢,看着同学们热热闹闹地进行活动,自己却无法参与,这种感觉实在……不爽!

好几个学生连忙要求回到班上去拿作业本来交。这时,两个平时很鸟样很无礼的女生走过来小声跟我说:“老师,‘一沉’偷拿印尼仔的作业,她涂掉印尼仔的名字,写自己的名字上去。”

在我旁边坐监牢的印尼仔也听到了,他瞪大眼睛。平时从不曾见过他有表情。

当时‘一沉’也到课室去拿作业本,所以两个女生大概是看到印尼仔无辜坐监牢,才来举报的。我让两个女生再说清楚一些。

她们说:“那天‘一沉’找不到自己的作业,刚好印尼仔没有来学校,‘一沉’就索性拿了印尼仔的作业来改了名字当作自己的。我们叫她不要这样做,她还说不用管他的啦!”

她们说‘一沉’还警告她们不可以告诉老师。

好乖啊,被警告就乖乖不说了。平时警告她们在我做讲解的时候不可以说话又不见得她们乖乖听。

印尼仔很委屈地红了眼眶说难怪会找不到作业本。印尼仔终于说话了。教了他七个多月,我还以为他是哑巴,问他任何问题都不开口回答我,害我以为我在他眼中是个死人。

‘一沉’走进来了。我把她叫过来,指责她偷印尼仔的作业。她立刻否认,跟我说:“这本是我的,里面有被盖过‘字体潦草’的印的。”

我翻开前面几页,让印尼仔认。印尼仔立刻说是他的字体。我再继续翻,字体越来越潦草,简直是鬼画符。我翻到我盖着“字体潦草,难以辨认”的那一面。

‘一沉’立刻说:“呐,有这个印的,是我的!”

神经病,有这个只能证明曾经被我盖过印,怎样证明是她的?

证据其实就在封面,‘一沉’怎样狡辩也没有用。她大概用了品质不是很好的涂改液吧,都已经掉了一些,仔细一看就看到印尼仔的名字了。

‘一沉’竟然还是不肯承认。好有原则!我先让她坐监牢以免连累其他的学生。

后来,我一边整理用具一边随口问她:“你有妈妈吗?”

我喜欢信口开河骗学生说叫他们的爸爸妈妈来,烦死他们。

‘一沉’说:“没有。”

我这才想起她的班主任说过,她妈妈去世了,而“她的妈妈去世了”变成她的特权,好像大家都欠了她似的,态度极差。但我没想到她不止态度差,原来人品也这么差。

这是因为没有妈妈的教导?印尼仔的态度也很差,那么就绝对是因为他的妈妈教导有方。领教过……

然后我就开始念‘一沉’,像西游记月光宝盒里头的唐僧一样一直念一直念……她就流眼泪。

有些老师说学生会驳嘴。但我的学生很少驳嘴。我终于知道原因了——他们大概已经被我念到精神崩溃了。

其实我也念她念到自己灵魂出窍,竟然忘了处罚她,也忘了做记录。


6 comments:

  1. 我起先还因为印尼仔是男生,怎么是女的?
    你的功力很强,念到眼泪都飙出来,哈哈!!(现在的学生太坏蛋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印尼仔是男的,“一沉”是女的。

      Delete
  2. 印尼仔怎么连自己的作业本在那里遗失都不知道,真是糊里糊涂坐冤狱。不能不赞一沉,她是个人才,以后长大很可能是高层,领导人之类的。大王有教到血压升高,口吐白沫吗?
    grace

    ReplyDelete
    Replies
    1. 印尼仔跟一块死肉没什么分别,哪会知道作业本去了哪里。
      要吐白沫之前我用念经轰炸学生来解压:P

      Delete
  3. 我以前的老板很喜欢念我。他一直念一直念的时候,我就流眼泪了。老师,请问一下,我当时流下的其实是委屈之泪,还是感动之泪?!

    ReplyDelete
    Replies
    1. 当然是委屈之泪啦!我的学生被我念到精神崩溃也是很委屈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