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1, 2015

那个难忘的老师……

弟弟问我:“他还没退休?几时才退休?”

我知道他还没有退休,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退休。弟弟的心目中大概是在问:为什么这样的人渣也能当校长?

                            ***********
我问那位老师男老师:“你的校长怎样?”

他起初不置可否,大概因为不熟,不知道我是不是他的校长派来的奸细,所以只以冷笑代替心中的千言万语。

过了一天,有一些故事听了。过了两天,更多故事了。

“……他拍我的桌子,大声吼我!”

“他站在隔壁的课室偷听我们教书的情况……”

“他撞门进来……”

“自从他来了之后,我的副校长就不再喜欢去学校了,甚至还打算转校……”

“开会的时候他都是在想当年,一直说他以前怎样又怎样……”

“他总是说他很民主的,可是如果有人提出不同意见,就会被他责备,最后一定是采用他自己的那一套,假民主。”

我也添油加醋说了他的校长当年还是中学老师时的是非。我说:“那时,在我们的眼中,他已经是一个猥琐大叔了。”

那个男老师立刻说:“他现在也是很猥琐!”

男人用“猥琐”来形容另一个男人,可见那个男人是真的太猥琐了!

我忍不住笑起来。之前弟弟问我,他现在是怎样的,我说好像白粉道友一样,现在我可以增加一个形容词:他就像一个猥琐的白粉道友。

我问那个老师:“你怎么不申请来我的学校?我们很需要男老师来做牛做马。”

他说:“我在这所学校也是做牛做马啊!他明年就退休了,我想到我已经忍他忍了三年,还有一年,就继续忍下去了。”

然后他说:“哼,他退休的时候,我一定开香槟庆祝!”

我一听到他明年就退休了,也很高兴,这样至少他绝对不会调来我的学校。我不必每天见到他那张极度猥琐恶心的脸。

但即使不见面,我们兄弟姐妹大概一生都不会忘记他吧?

这世界,连豺狼都可以当校长,社会还有什么希望?

4 comments:

  1. 更吐血的是竟然有一个人说她的中文进步是因为这色狼老师,问同学会是不是可以邀请他,Shit!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明年你们的同学会我可以帮忙邀请他,让你们更加high!

      Delete
  2. 又要到月尾了,我的钱已用到七七八八了,没希望了,没希望了,这个社会已没有希望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月中还没到,你已经以为要到月尾了…可见没钱会令人产生时空混乱。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