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7, 2016

玉米的故事

今天我又打算做玉米浓汤,虽然我对那些玉米有点疑问。

今天我也又大声说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要一边念咒语一边做玉米汤,念个一百次,我的愿望就会成真: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X100 !

或者我可以专教大家做玉米浓汤。这样要先忘掉那些令我抓狂的男童军……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还是说玉米的故事吧。


某天,老爸种的玉米终于可以收割了。回到家,阿输就捧宝似的捧着一条娇小玲珑的玉米跟我说:“爸爸种的玉米很好吃很好吃!”而那条要用放大镜才能看清楚的玉米是她要留给女儿的。但后来又割爱,给了我。

这玉米真的是很好吃,不止好吃,还充满了小时候的味道!

小时候吃的玉米都很强韧,充满嚼劲。这样强韧的玉米终于被老爸种出来了,实在太感动了。所以后来我又到老爸的别墅去多拿了几条玉米回来,虽然越吃越觉得那些玉米好硬,却依然不亦乐乎——小时候的味道啊!

所以当恶少问我,那些玉米好不好吃的时候,我就说:“呃,有我小时候的味道……”

过了几天,我回去的时候,问阿输有什么食物吃。阿输又拿出两条玉米给我。这次她没再捧宝似的了。她这样说:“看你能不能吃。”她的意思是:看你有没有本事把这两条玉米啃下去。

我果然没本事吃。实在太硬了,大大地超越小时候的玉米的硬度。为什么会这样?

阿输说:“爸爸说怕煮不熟,所以这一次他煮了一个小时。上次煮了半小时。”

蒸个五分钟就熟的玉米竟然被老爸煮了一个小时!!除了怕煮不熟外,老爸还企图用更长的时间来把玉米熬软,因为上次煮的有点硬。

而上次的玉米煮了半小时!

原来那小时候的味道是这样来的!

我把两条硬如石头的玉米丢进垃圾桶里,开始相信其实那些玉米跟菜市场里卖的没什么分别,应该可以做玉米浓汤。

如果不一样,那我就做玉米石头浓汤好了。

再加上咒语: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我不要再教男童军了……

虽然两者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或者我可以用玉米汤来贿赂课外活动主任,让她不要再给我教男童军了。



Saturday, July 23, 2016

烧肉加持爬山乐陶陶

约了朋友一起爬山,看到喂P也开始发胖又无所事事,就叫他一起去。结果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跟我们去爬山的人会变成更加圆润的大头。

大头确实是更加应该去爬山的。每个人一看到他,就是那句话:“你好像很圆了…”

他不是好像很圆,而是真的很圆,正确来说,是很胖!

我们要去的山路就在SH家附近,所以最后一个去载的就是她。她竟然拿着一包烧肉上车来,叫大家马上吃。

今天是我们第一次一起去爬山,她竟然特地去排队买烧肉来当我们的“开幕仪式”!所以一到山脚下,开始登山前我们就先吃烧肉,储存足够的能量来消耗。

我从不曾想过烧肉跟爬山有什么关系,但今天终于觉悟了:挑战高山,就从吃烧肉开始!

SH一来到就像忽然间多了十个人一样热闹。我觉得她很强,竟然能够一边爬山一边讲话还一边手舞足蹈。

当我们走到36号的时候,她开始打猪笼草的主意了。我们连忙阻止她动手,先到39号去。到了39号的休息站,那儿只有一两个人,我们就坐下来休息,欣赏风景。SH又跑去帮人家洗菜,还开玩笑说要帮忙炒米粉。

不过后来她并没有去炒米粉,而是一直念念有词说要等着吃炒米粉。我们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我想要再往上走一段路,看看是不是之前登上升旗山的时候走过的路。她们也跟着一起去,结果就看到更加大的猪笼草,SH已经不能控制自己了,她动手了!大头就当她的帮凶,两人一起当起采草贼了。天啊,真是一个怀榜样,不但不以身作则,还带着学生一起干坏事!我连忙叫另外两个朋友快点走开,假装不认识SH。

可是最后我还是得一边碎碎念一边拿出一个塑料带来给她装她的贼赃。

所以我也成了她的帮凶!

做了贼之后,我们就回到39号休息站。米粉真的已经炒好了。自诩脸皮最厚的SH当然就去盛了。所以我们就在那儿一边看风景一边厚着脸皮地吃着人家刚刚炒好的米粉。

这真是一趟啼笑皆非的爬山活动,明明是我们要健身与鼓励大头减肥的,结果竟然变成大食会。

这还不止,SH还探听到十天后那儿有普渡大会,也就是和鬼魂一起众乐乐的大食会,又兴致勃勃地叫我们一起上山来大吃一顿。

她第一次来到已经知道了那么多内幕,我们实在望尘莫及啊!

吃饱后,我们就下山了。HS竟然没忘记36那儿的猪笼草。结果她和大头两人又再次做贼,而我则负责拍照当呈堂证据,有必要时可以威胁勒索他们…

猪笼草到手后,SH又打野生胡姬的主意了。想不到我随手放进背包里的塑料袋最后竟然物尽其用,装满了她的贼赃!大头帮她她拔了一丛野生胡姬之后,她就分出一部分给了另一个朋友,结果几乎所有的人都沾惹了这一潭浑水!

到了21号休息站,我们又停下来。这一次是停下来买红毛丹。大家又吃又拎的,幸好没有人买榴莲!

这样一路吃着上山又吃着下山,我们爬山所消耗掉的能量,大概不止补回了,还有剩余可以贮存。而无上贼船的大头的那粒大肚腩也依然不见消退…

Wednesday, July 20, 2016

Enjoying the day

今天有点疯狂。特地早一点起床,跟小魔女一起去咖啡店吃早餐,然后才去学校。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上班前先到外面去吃早餐!我竟然没有抓狂!但我想,我还是只适合躲在家里吃面包,因为很紧张啊!

我们约好今天放学后就去看戏,所以小魔女跟阳光美少女一见面就叽叽喳喳计划看了戏之后还要去哪里哪里吃午餐。这两个美少女都是美食主义者,两人一讲起什么地方有什么东西好吃,就兴奋到哇哇大叫。我想起昨天教学生用“就像枝头上的小鸟”的比喻修辞手法,今天就可以用来形容我旁边的两个美少女了。

放学后,我们就像打仗一样,匆匆忙忙赶着去看戏。我们也已经约了喂P。当他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我们都很惊讶,想着“咦,大头什么时候回来了?”

才一个星期没见到,喂P看起就跟大头一样胖了,让我们差点认错人。

他一上车,小魔女就跟他说:“喂P,等一下我们要去吃素食,很好吃很好吃的!”

多几个这样好的朋友,喂P和大头的身材应该永远回不去了。

我们到达戏院的时候,戏刚刚好开始了。我们看的是ghostbusters。我当然纯粹是为了看帅哥而去的。之前小魔女很害怕地问我,我们看的是不是鬼戏。我还很肯定地告诉她说这戏里的鬼很可爱的,一点也不可怕。

当第一个很恐怖的鬼出现的时候,我就觉得很对不起小魔女了。幸好坐在她旁边的阳光美少女有很强的正能量,大大减低了小魔女的恐惧。

我特地花钱买票去看的Chris Hemsworth很久之后才出现,原来他在戏里是个闲角,完全不知道他的角色有什么存在的意义,但幸好他演得实在很可爱,才不至于白白浪费掉我的RM9.50。而这出戏的主角原来是那几个奇形怪状的女人!

看完戏,我们就去吃那个传说中很好吃很好吃的素食。东西果然很好吃,而喂P显然跟那两个美少女一样,也是懂得欣赏美食的人。但因为他的身材越来越像大头,已经不能称他为美少男了…

吃饱后,我们就到小魔女的家里去唱歌。听了这两个美少女的歌声后,我决定…绝对不会跟她们一起报名参加歌唱比赛!

Monday, July 18, 2016

他不在就没问题了

看到几个6 Hantu班的女生到办公室来找教务主任,说班上没有老师。教务主任不知跟她们说了什么,然后我就听到她有点担心地说:“……不过你们班上有那个瘟阿神……”

我一听到瘟阿神的名字就竖起耳朵来——

那几个女生却立刻异口同声地说:“瘟阿神没有来!”

教务主任也立刻松了一口气,说:“他没有来那就没有问题了!”

我偷笑,回头看看教务主任。她也看着我,一直笑眯眯。大家心照不宣。

少了这些瘟神,班上的确没什么问题了。

瘟阿神确实是没有取错名字的。这是一个废物。星期五那天,我已经无法再说服自己,爱的教育可以感化他了。

我的伪爱伪装了半年,终于不得不承认,当爱错了人,爱的教育就是一个屁!

这个瘟阿神也是一个废物,一个屁!

那天我不再努力伪装我有多爱他了。刚好P老师走过来,我向他发牢骚,说瘟阿神是一个废物。

P老师摇摇头,说:“他妈妈宠坏他了。”

原来P老师当了瘟阿神的班主任两年,见识过了瘟阿神的丰功伟绩,领教过了瘟阿神两母子的pattern,不管瘟阿神做了什么坏事,他的妈妈都会帮他瞎掰、找借口。

其中一次是学校募捐家协活动基金。瘟阿神的妈妈捐了RM100,瘟阿神就把回条上的数字补上一个小数点,变成RM1.00,这样他就只交上一块钱,私吞了RM99。

可惜他的诡计被P老师识破了,因为他用了不同颜色的笔来补那个小数点!

果然是个废物,连做贼也做不好。

当他的妈妈知道之后,竟然说:“那是因为他很喜欢那张一百块钱的钞票,想要收起来做纪念。”

我听到目瞪口呆。P老师说:“不要紧,就让他去‘收’他的妈妈好了。”

对。这就像我遇到问题家长的时候,常常自我安慰说的:不要紧,他们的孩子会帮我们报仇的!

真替瘟阿神的妈妈感到开心,有一个这么爱惜钞票的孩子。

可见老师爱的教育遇到家长溺的教育的时候就变成一个屁!


39号初报到

这天尝试新的爬山路线,跟着阿顺哥阿顺嫂从打枪埔上去39号。

面对的竟然是斜度差不多45度的柏油路和无穷无尽的石阶。幸好柏油路不是平滑的。

一路上,阿顺哥遇到很多朋友,几乎每个人看到他都说:“为什么今天这么迟?”阿顺哥都是笑笑没说什么。

那些人也真是的,又不是没有眼睛,难道看不到他后面跟着很窝囊的人吗?

我们先在21号的休息站停留了一下。有个爬山客在泡茶。他叫我们喝茶,可是茶冒着烟,阿顺哥就跟他说没关系,我们到39号才喝那儿的茶。那个泡茶的人说:“那里的茶哪有这里的好喝?”

竟然被他说中了。

也不知到底走了多久才抵达39号休息站。还没抵达就有人跟阿顺哥说那儿不能煮水,因为没有煤气了。不止没有茶,连开水都没有!

我们带去的水已经喝完了,我只好跟阿顺哥一样去扭开水龙头,装山水来喝。心里其实是很geli的,都不知道谁正在山上洗脚…

结果,喝着喝着,就去装第二瓶了。

我们搬了椅子桌子,就坐在山边看风景听一旁的大叔吹水。一个大叔拼命拉开嗓门大发伟伦,我一直以为他们要打起架来了。然后我们听到他说:整个地球有四分之一是中国的…

哈,我还是要坚持我的看法:等级越低的人,说话越大声!

我好奇地问阿顺嫂,为什么会跟着来爬山。

她也已经是爬山常客,一个星期爬山三次。

她说:“我看到阿顺来爬山之后变年轻了,我不想被别人说我是他的姐姐。”


Thursday, July 14, 2016

因为爱你

我不喜欢星期四。

但今天副校长跟我借了两节让我多出一个小时的空闲时间玩手机改簿子,我不必像个疯子一样在五年级和六年级课室之间冲来冲去赶集,心情多少会好一点。

可惜没有人愿意牺牲自己跟我说“让我来帮你教那个可怕的6Z班吧”!

所以到了休息时间我就开始抓狂了。人家休息是为了走更远的路,我在休息时间拼命吃东西是为了要跟6Z班死过!

阿姐坐在我的旁边,知道我正在抓狂,就有感而发。她比我更糟糕,她是每天都抓狂。她说:“哼,说什么有教无类……”

Shit!如果能够有教无类,学校就不会有各种科系了。人类明明就有个别差异。

神志不清醒的我吃了很多东西。我需要很多很多能量来跟6Z班fight过。

当我走向他们的课室时,远远就听到他们在大喊大叫,除了自己同学在互相喊话,应该也包括了骂巡查员。

我走入他们的课室,他们暂时静了下来。

如果不静下来,我就会骂人骂很久很久很久,久到大家不能进行任何活动,久到他们期望着的RBT课变成被骂课……

他们很喜欢上我的课,但他们的行为……唉!为什么我们要立法规定所有的孩子都必须来学校受教育?

他们是多么地热爱自由,每天都是那样地自由自在,想要喊就喊,想要叫就叫,兴致来了就敲桌子,生气了就翻桌子……

我们为什么非要把他们困在学校里不可?

放他们在山野间跑来跑去,一整天哦依哦那样地在树林间荡来荡去,多好啊!

想着想着,我实在开心不起来。我叫他们排队,把他们带到生活技能室去。

他们一边走,一边嬉闹,声音就越来越大,还没走到生活技能室,他们的声量已经开到最大,变成喊叫了。

我……我假装我已经聋了。我默默打开锁头,开了门,让他们进去。他们的兴奋程度已经到达顶点,喊叫、打闹声不绝于耳。

不是生活技能室令他们兴奋,是他们已经忘记他们身处在学校里了。他们是多么地自由自在,就像身处荒山野岭丛林山野一样。

老师和其他班级的同学简直是无物!

我觉得欲哭无泪。我叫他们坐下,然后走到隔壁去拿材料,准备给他们做机动物品。这是男生们期待着的活动。可是女生呢?

我听到几个女生大喊大叫……

有些女生已经很明显地发情了。就像动物求偶一样,小小事情就大喊大叫,对着那些男生叫嚣,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异性的关注。

人的等级越低,说话的声音就越高。

别跟我说人人平等,有教无类这些鸟话。

我走回生活技能室。男生们看到我黑口黑脸,不大敢出声。几个发着情的女生还在亢奋中,只差没爬上桌子翘起屁股。

我开始骂人了。

我一骂人,大家就不敢出声了。我有十级的骂人功力,一发功就无法停止,被骂的人就呆若木鸡,然后大家期待已久的课就变成泡汤了。

今天我专注骂女生:你们长得这么美丽,为什么要大喊大叫来拉低你们的等级?

她们不敢出声,因为她们发现她们就是我口中的大声喊叫的低级人。

骂了一大堆之后,当然还要做个总结,怎么说我都是个顶级骂人大师。

“你们知道你们最容易伤害谁的心吗?就是爱你们的人!现在我身为你们的老师,我还爱你们,所以我今天还要骂你们。如果我不爱你们,我才不管你们去死!你们又不是我的女儿!”

她们继续目瞪口呆,呆若木鸡。

男生因为没有被骂,就有点洋洋自得。

然后我就很顺利地带他们去隔壁拿了材料,大家开开心心地开工了。

至于我到底有没有真心爱她们……哈哈哈

我实在讨厌星期四!


Wednesday, July 6, 2016

處處有商機

帅哥要跟我谈生意,我想到学校去为我可怜的菜苗浇水,就把他也带去。

他看到那些旧橱,就说:“这些橱可以卖给餐馆,现在不是流行这样的旧东西吗?”

他果然是个奸商。我只想过我要如何把我看中的橱运回家,完全没想过连这样的破橱烂柜也可以成为商品。

但贪钱的帅哥眼中什么都是商品。他好像把我给他的木棍都拿去卖了!

我们到处看看,最后当然是什么都没拿。我们要谈的是另一笔生意。

但卖旧橱的念头已经出现了。我一直怂恿帅哥拍下那些旧橱的照片,放在网上卖,同时也利用他的美色骗人来买。这个贪钱的帅哥却又退缩了。

我实在没有赚钱的欲念,要不然真的是处处有商机——家里有个空荡荡的仓库,还有一个像神一样十八般武艺样样通的弟弟,我只要租一辆罗里把那些橱载回来,让他去维修翻新,就可以卖了——咦,好像还有一个弟弟连罗里都有!

说了那么多,最后我们也只是空口说白话而已。帅哥贪钱但没有时间,我有时间但不贪钱......咦,是不是我用课余时间去做生意,把赚到的钱都给他,我们就是完美的生意伙伴了?

这个point当然不可以给他知道。

最后那些可以变成商品的旧橱栏柜大概也只是地球上的其中一堆垃圾而已。



Monday, July 4, 2016

两极

又到个人献丑自由唱的日子。我抵达的时候,人不多,我就坐到黑脸老姨的旁边。她也没什么理睬我,过了一下子,开心果老姨也来了,她就在黑脸老姨另一边坐下。

很快的就轮到黑脸老姨唱歌。她选了一首很好听的歌,但她一开口唱,老师就要晕了。

她唱得实在太难听了!

老师停了音乐,指点了她很多次,她还是把整首歌用自创的曲唱出来。虽然她唱歌本来就很难听,可是这一次很明显的她并没有做功课,她根本不会唱这首歌。

老师给她练了很多次,大概也教到心灰意冷,还转身对我们说:|“你们应该先把歌词记起来的!”

我很同情那首歌,被唱成那个样子,就望着墙壁发呆了一下不想再听下去。

然后黑脸老姨就走回来坐下,一言不发。我听到开心果老姨好像在安慰她,就转过去看。那个黑脸老姨呆呆的看着前方,脸色很差,整个脸都是汗珠,非常吓人。

我问她为什么流那么多汗,她不回答我。开心果老姨也发现了,也这样问她。她依然不发一言,不睬我们。

我当然也就不理她了。后来,我听到开心果老姨跟她说:“为什么不要唱?要唱啦!不用紧的啦,老师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而已嘛!”

黑脸老姨一直呆呆地摇头,说不要了,不要唱了。

原来她的玻璃心被老师打碎了,她伤心到决定不要再来唱歌了。

开心果老姨一直试图说服她不要介意。她一直摇头。其实我真的没听到老师到底说了什么,对她造成这么大的刺激。

我唱完一首歌之后就轮到开心果老姨唱。她进步了很多,不过偶尔还是有点可怕,老师也是停了很多次来指点她。开心果老姨唱完后,就嘻嘻哈哈地走回来,老师竟然说:“鬼也跑啊!”

我吓了一跳,老师哪根筋不对劲,竟然这样批评开心果老姨?她已经唱得很不错了。

谁知开心果老姨一点也不介意,她笑着说:“人没有跑!”

我们都被她逗笑了。对呀,鬼跑了有什么大不了?人全都在。

开心果老姨又笑嘻嘻地坐在黑脸老姨旁边,形成了两个强烈的对比……



Friday, July 1, 2016

如何吃得安心

當我們正不亦樂乎地在辦公室里購物時,一個老師忽然說:“我看到有人說櫻桃的種子有毒,我昨天還買了那麼多,吃的時候有點擔心。”

我問她是不是在fb看到的。她說是。她平時已經情緒不是很穩定了,現在又因為吃了櫻桃怕中毒而憂心忡忡,我有點於心不忍,就決定像超人一樣——打救她!

我跟她說:“我教你一個可以安心吃東西的方法。”

她立刻很有興趣了。

“你把那些帖子全部關閉掉,把那些不停地分享這種帖子的朋友block掉,你就會吃得很安心了!”

沒想到她竟然很喜歡這個方法。

所以接下來我就教她如何如何地把那些垃圾資訊和垃圾朋友關閉掉,首先當然是要立刻關掉那個最厲害只有它是對的“rojak啦”!

她非常虛心向學,我就這樣成功轉移了她的視線,讓她不再為櫻桃核而焦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