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 2007

我要沙包

吃了很多粒炸弹,火气大得不得了。回到家,看到地上的空洋灰袋,很气。前几天,屋后的建筑工人抱了一包用过的洋灰来找地方放,怕被雨淋湿。这混蛋还叫我uncle。原谅他不懂英语,兼瞎了眼睛看不出我不是男的,让他把洋灰放在屋前。结果今天他们竟然就这样把里面的洋灰拿去用了,留下两层烂纸袋在门前。这些混蛋,我诅咒他们的肺被洋灰重重包围!
午餐后,应该是看报纸的快乐时光。结果三个人找遍整个花园都找不到报纸。那么一点点快乐都被剥夺了。大少爷看到我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冒雨到便利店去买报纸。强调了又强调,我只要光明,不要光华,因为已经看过了。结果,还是买了光华回来。真希望身边有个沙包让我打一顿。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