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17, 2007

森林公园露营


带童军到森林公园去露营。之前已打电话到森林局确定,对方也说回函已发出,但是我并没有收到。到了森林公园,管理员向我们要公函,又告诉我们说他们根本没接到通知。那些猪头!幸亏当天并没有其他团体在那儿露营,我们才被允许留下来。接下来就开始谈生意了。营地虽然不必付费,但如果要用到营地的亭子就得付二十元,只有水龙头的所谓厨房也是二十元,厕所当然也以人头计算。如果愿意再掏钱,他们可以拉电线,在营地的树上装上电灯。带去的风灯和煤油根本无用武之地。下次索性带个电锅去熬粥,还可以顺便带电视去看。总之只要有钱就会得到很多方便。
在森林公园的那夜,完全找不回五年前感觉。五年前的森林公园,晚上黑漆漆的,别说树上没电灯,就连厕所的灯也碰巧坏了,上厕所就像探险一样。我们乘着天还未黑,匆匆忙忙的以营地附近的树枝、树叶升了火,把食物烤熟,解决掉晚餐,四周便陷入一片黑暗。大家在树林里扎营,地上都是树根,根本睡不着,小朋友们拿着手电筒在树林里走来走去,自己吓自己。老师们坐在树下靠着微弱的星光谈天喝茶,几乎整夜没睡,熬到天亮,真正有种沐浴在大自然中的感觉。
五年后,当年的小朋友已经长到不大不小的年龄,以助手的身分来参与活动,唯一没改变的是这些小朋友还是一样整夜不必睡觉。他们还发明了用UNO卡来当扑克牌玩的方法。问他们为什么不索性带扑克牌来?他们说:“是老师你说我们不可以带来,你会带给我们玩的。”噢,噢!我忘了我的承诺。我推说是他们自己没打电话来提醒我,是他们的错。然后他们教我玩,让我也加入聚赌圈子。
如今的森林公园,晚上和白天好像没什么分别,手电筒好像也没机会派上用场。为了让小朋友们的手电筒有机会出场,便带他们到森林边缘去意思意思探个险。走在前面的是从小很胆小的天下无敌和我。天下无敌不知是故作镇定还是真的长大了胆子也大了,或者是初生之犊不畏虎,没听到他说怕。我其实很害怕,不是怕鬼也不是怕猛兽。公园里到处都在大兴土木,鬼和猛兽早就没地方立足了。怕的是不知哪里会跳出一群凶神恶煞的外劳来。幸好只见到晒着的衣服,没遇到衣服的主人。
如果白天要到森林里去探幽,就必须由管理员带领,而且是要付费的。总之一切以金钱换取。
露营回来三天后,收到森林局的回信了:批准我们前往露营!那些猪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