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6, 2008

把我的血汗钱还来!

童军训练营无缘参加,连血汗钱都可能拿不回来了。

放假前三番四次催书记老大,马是狸呀女士快点开支票给我,我快破产了,马女士却老神在在的说:“训练营还有那么久,一两个星期后才开给你。”

放假了,打电话去催。马女士说:“老师,我要去参加课程,来不及开支票给你了,你自己先掏钱包帮学生付报名费吧。”

废话,我就是因为早已自掏腰包帮学生付了钱才会面临破产的。

好不容易脱困回来,训练营早已结束。马女士打电话来了。

“老师,我不能开支票给你了,我去了课程,现在有新的条规了,我只能开支票给那个供应食物给你的训练营的人。”

神经病,我只是带学生去参加训练营,哪来的“供应食物的人”?

马女士参加课程太久,头脑生锈了,不停的强调我在信里写着“食物的费用”。当然最后两人回去学校,把信挖出来一看,就证明我是对的,我申请的只是学生参加训练营的报名费而已。而且钱我已经付了,那么接下来怎么办?

“我的钱是交给他们的财政的,只是个中学生而已,可以吗?”我才不会听取她的建议把支票开给那个我根本不认识的“他们的顾问老师”。到时我要向谁去拿回钱来?

“你把他们的邀请函找来,列明报名时你必须把钱交给什么人,我就把支票开给他。”

好,为了取回我的血汗钱,我早已做好准备,连手提电脑都带来了,区区一封邀请函谈何困难?立刻出发,到某名校去。不但找到人,还连他们之前发来的邀请函也抄了过来。那么要写谁的名字以便我可以顺利的取回我的血汗钱呢?连天下无敌那样的火星人都会说:“还是写我的名字比较好。”

我们把信造好,打印出来,签了七个名,连同收据一起拿回学校去交给马女士。马女士看了看,指着信上的名字问我:“这是谁?是财政?”

“是。”其实我想说,他是我的男朋友,我们真正的身份是雌雄大盗。我还打算帮他做十个八个印章,他将会是食物供应商、杂货供应商、活动策划人、巴士司机。。。

我只是个无辜的童军老师。为了我的血汗钱,你出一招,我就还一招。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我是魔,我就出十招。要杜绝舞弊?做梦!

7 comments:

  1. 简直就是逼你犯罪
    哈哈哈

    ReplyDelete
  2. 为了血汗钱,出茅招也在所不惜!
    大王万岁!万万岁!

    ReplyDelete
  3. 喲,不如和你合股做雌雄大盜啰~

    ReplyDelete
  4. 当个老师罢了,不用尔虞我诈吧?希望老师以后能言简意赅,切记戒骄戒躁,如能如法炮制,并且苦心孤诣,定能让这些恬不知耻的人,理解到责无旁贷这个道理!

    ReplyDelete
  5. liam:
    我是被逼的。。。我是被逼的。。。

    ccc:
    $.$是代表我的眼睛吗?很贴切呢!

    金毛:
    看在你那么有同理心的份上,本王就賜你一场大雪好了,免得你左等右等,等到变成长颈鹿。

    小傻强:
    等我先干掉那个合伙人才谈。

    David:
    要跟某种族周旋就要有无限大的韧性。

    ReplyDelete
  6. 如果变成长颈鹿,都是妳害的。

    么说呢?
    一定是你偷懒,没有替我一天祷告五次,所以下不成雪!

    ;(


    我是姓赖的金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