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1, 2008

贵人

带了六个学生去看营火会,没见到是非精。我们从旁门进去,告诉负责守门的女童军说我们还没报名。她说报名处在前门。我问她:“我们从这里走到前门去报名可以吗?”

“呃——这个门只可以出而已。。。”她没发现我们其实已经在里面了。

不可以让学生看到老师黑暗的一面,我就带他们就走出去,从前门堂堂正正地进入。一到前门,竟然看到子键和传闻中车祸受伤不轻的喂Q走出来。也没看到传闻中“支着拐杖”的画面。子键披头散发,看起来像游魂多过像人,反而喂Q干干净净、精神奕奕的。喂Q小声说:“怎样也是要撑着的嘛。”当然身为这次营火会的主席,如果支着拐杖,大概会因为忙着回答大家关心的提问而变成豆沙喉了。

子键有点六神无主地带我们到草场木架附近,也不知要干什么。太俊跟我招手,我说我把他看错当成另一个人。他尖着声音说:“什么?你把我看成xuxu?你竟然把我看成xuxu!”原来被当成xuxu是奇耻大辱。可是我根本没说把他当成xuxu,大概是他自己也错当自己是xuxu了。

这时木架上有人叫我,原来是天下无敌,跟子键一样,有点不成人形。那个木架原来是入口处,大家都要从那里走过去进入草场。六个小朋友走过去之后觉得好玩,又转身要走出来。天下无敌跟他们说:“走出去就得回去了。”吓得他们呆在上面不知如何是好。

节目还没开始,天下无敌带我们参观校园。这次营火会的主题是亚特兰提斯王朝再现,他指着木架上的一面盾牌说:“你看到盾牌上一团团青色的地方吗?那就是说那个盾牌是从海底捞起来的。”其实那是他爸爸买回来之后收在储藏室太久,久到长出青苔来才会出现青色的。那个木架两旁有好几根向外伸展出去的木条。我问天下无敌:“那是代表光芒吗?”谁知这没文化的人说:“那是为了掩饰我们的木架太小才放的。”

节目在天黑后才开始,每所学校的代表都围着那个主题转,话剧不像话剧,舞蹈只有一支,连跳free dance都那么的有秩序,闷死了。学生忙着玩手机,我们决定提早离开。走到木架那儿,学生又兴致勃勃地去爬,没说要回家了。原本坐在最高层看热闹的俊仁终于忍不住爬下来跟小朋友们玩。
俊仁问小朋友:“哗,我比你们大七岁咧!那么你们应该要叫我什么?”

小朋友说:“叫叔叔。”

原来十九岁的年轻人在十二岁的小朋友眼中已经是叔叔了。

好悲伤!

多像招魂大会的free dance!

玩够了,我们到学校外面的组屋楼下等家长。最后剩下正阳一个。四周有点暗,车停在组屋尾端。我骗正阳说:“你的父母来载你的时候必须载我去驾车。”结果因为这句话,弄到一村人没有空。

正阳上了车后还回头来看看我。我跟他摆摆手说再见,自己走到组屋尾端去。一眼就看到车灯没关。虽然只是小灯,可是已经开着几个小时了。结果电池耗干了。正阳一家人不放心地转回头跟来。加上几个路过的热心人士,大家又推车又充电的,终于把车救活了。

我只能谢了又谢。

3 comments:

  1. 我就是喜歡到你這裡,勾起很多美好回憶。

    1987參加童軍;1988第一次參加全縣操步比賽贏了冠軍;1989我國童軍在Telok Batik舉辦了Jamboree,我在最後一分鐘才湊夠錢報名;1992年考King scout,1994年在江沙王宮從霹靂王儲手中領取一張有九位統治者簽名的文憑。

    中學時一切所歡樂的事,都放生在某縣第49團,當時我穿灰色制服還多過穿白衫青褲,懷念^^

    可惜相冊留在甘榜,不然會逐張貼出來。

    ReplyDelete
  2. 小傻强:
    能让你勾起美好回忆,真是无限光荣。原来你真是king scout,失敬了。我是混饭的,第29团,连教练制服都嫌弃它太丑而不肯穿。

    下次回乡下记得把相册拿出来show。

    ReplyDelete
  3. 戴songkok的蛇王…………

    是的,應該很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