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8, 2008

高龄色狼

跟连新提起高龄咸猪手的事情,连新说:“你忘了理科大学的米高料了吗?他就是这样的老色狼!”

我记得她告诉过我,这个米高料时常约她和坤凤一起出去。连新闪得比跳蚤还快,只有笨蛋坤凤还去赴约,要跟他一起爬山。

可是米高料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从没见过他?有什么科目是坤凤和连新一块修读但我却没修的?以坤凤的性格,她怎么可能会选修跟我不一样的科目?没有了我,谁来当她的生活目标借她功课让她modify?

想到竟然在大学认识一个这样的朋友,真不知该叹息,还是该感恩的好。

想了一个星期,终于想起来了!米高料应该就是连新和坤凤实习时的导师吧。大学念完第三年,我们必须到中学去实习一个月,三四个人一所学校,过着悠哉游哉的生活。

那么米高料就是是教育系的讲师,也就是说米高料是一个教育界的败类。

那时候的连新那么美丽,米高料看到她口水就流不停,不断地找机会约她见面。连新聪明伶俐,哪会看不透老色狼的企图。反倒是坤凤为了巴结讲师,自己送入虎口去。偏偏老色狼对送到口中的小羔羊没兴趣,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实习生涯就结束了。

隔了那么多年,竟然从咸猪手的事件中想起了这样的一个讲师。到底这样的讲师是否曾经干了什么事情到最后都被扫到地毯底下去呢?

8 comments:

  1. 幹了嗎?快點說,快點說,我好緊張!

    ReplyDelete
  2. 我中学时也有个色狼老师,教华文的败类. 我 form 3 没报考华文就是为了不想上他的课. 不是怕被占便宜(像我这种脾气的,开玩笑...!), 而是无法忍受他的天天开黄腔和看他对女同学动手动脚的.

    可是人家没被扫入地毯, 还步步高升, 当上校长了. 跟华教扯上关系真好, 什么肮脏事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最近大马好像也在上演这戏码, 哈哈.

    ReplyDelete
  3. Oiiiii !!! 你用“高龄咸猪手”来形容,我不是要改名了?!!

    ReplyDelete
  4. 楼上的高猪,何必急着对号入座~~哈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5. 哈哈哈~~~~

    老头讲得对!我酱大反应,真的有对号入座之嫌!当陈水扁大喊“我没贪我没贪!”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他有没有贪了!

    OK!好!现在怎办?

    我该不该换名??

    ReplyDelete
  6. 小傻强:
    你想干什么?掀开地毯?USM离巴生不远,你可以亲自去动手。

    ReplyDelete
  7. feiyifan:
    我们在实习前跟实习后都不曾再见过那个讲师,我的朋友也没去投诉,所以也不知道然后怎样了。

    小庄:
    不管什么“教”,只要牵涉到人,都有肮脏事的。

    高猪:
    高猪是高级肉猪的简称,而高龄咸猪手的简称是“高手”,跟高猪是不一样的。所以你不必改名了。

    老头:
    是不是也同意高猪不必改名呀?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