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2, 2009

没有没有生日会

邦彦生日那天,他的妈妈没有没有帮他做生日会,他也没有没有请我们去凑热闹,所以我们也没有没有去参加他的生日会。一时忘了他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还问他要食物还是用具当生日礼物。他竟然不会选现钱,只要用具。
因为他长了那么浓密的“胡须”,他的妈妈也不知道应该在蛋糕上插几根蜡烛。最后只好意思意思插一根蜡烛算了。蛋糕上的两辆玩具车当然是属于邦彦的,所以他的弟弟整晚“筋不直”,很欠揍。
唱了生日歌,吹了蜡烛后,那个切不断的Transformer就被刮出来放在盘里。虽然阿输信心十足的告诉大家,那片Transformer是可以吃的,可是最后大家都把它当作盘上的图案,忘了它是一片食物而把炸鸡、香肠、鱼丸之类的东西直接往它身上放。可怜的妈妈竟然乖乖地吃了这样又甜又咸的怪食物。
我和志勇帮小孩子拍照时,有个黄衣人不停地来抢镜头。不管是餐桌前,还是客厅里,几乎每一张照片都有她的倩影。我们都很想揍她。 我和志勇不约而同地买了一模一样的文件夹给邦彦,可是我买的却比志勇买的贵了三块钱。志勇想安慰我,就把那两个文件夹拿来对照,东摸西看的,说:“你买的可能比较多页数吧。”然后打开包装纸来看,又说:“咦,我买的好像比较厚咧。”阿输问他:“喂,你到底是要来安慰她,还是要打击她的?”

我要吃很多西瓜,没有空理他。他还是不死心,又研究了一会儿,说:“哦,原来一个是中国制造的,一个是本地制造的。”
那当然就是本地制造的比较贵,中国制造的比较便宜了。原来我买到的是本地制造的上等货色。真是无厘头。
吃饱后,大家都到庭院去打高尔夫球。无论我如何的努力瞄准,那颗不听话的球都还是要偏离洞口两尺远。志勇说:“你打的是hoki!”
我才想起我曾经是曲棍球队的队员。既然是全家唯一打过曲棍球的人,应该也很会打高尔夫球的,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我打的球是偏离洞口最遥远的?

最后我们这些誓言旦旦要一杆入洞的大炮仙个个都灰头灰脸地回到屋子里去,继续大吃大喝,好像生日的人是我们一样。

7 comments:

  1. 你又来了,重点是什么?不要整天酱。。。

    那个胡须真可爱,就好像以前把报纸上不喜欢的艺人,替他整容酱

    ReplyDelete
  2. Liam,我想没有重点,内容空洞。心经有云,空既是色,大王很好色。(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这是他周围的人的故事,我想也只有他身边的人看得明白吧。反正我们只有看的分,又没有参与。

    像我这种‘世外高人’(承蒙大王恩赐)好像很久都没有帮人庆祝生日了。最后一次好像是去年帮朋友的狗庆祝…人太多,场面一片混乱,我还误吃狗粮。狗的糕饼放在桌上,当时真想骂人@#%%^#XX*…。

    ReplyDelete
  3. 那个 Transformer 我喜欢!

    那里定的蛋糕?本庄家明年‘牛一’也要定一个这种蛋糕,耶!

    David, 番薯国也有人干这种事,为狗庆生?! 真是吃撑了。。。

    ReplyDelete
  4. 庄家,现代人心灵比较容易空虚,不免把精神投射在宠物身上,很多人打从心里觉得宠物与人相似/无异的。

    ReplyDelete
  5. Liam:
    这是我写来与某些特定的人分享的日记,哪里有重点的?你不用批改评分,所以不用跟我们这些老师一样执着的。

    David:
    你不但是世外高人,你也是蛔虫!不过令我大跌眼镜的是你这样的世外高人竟然会去参加别人的狗派对,我还以为你平时都是敲木鱼度日的。

    小庄:
    万能国有的东西美国哪里会没有?如果没有,你就自己用水彩、油彩喷到蛋糕上去,以假乱真就可以了。

    ReplyDelete
  6. 敲木鱼很耗费时间的,而且敲了也不一定有用,要道行很高的人敲了才有用,如果我敲,就只是敲,可能没有其他意义,所以不如不敲…

    那里是蛔虫?别人想什么我是不知道的,你没有听过装腔作势吗?有人生日叫我去我一定会去的,只要不是路途遥远。贫道太穷,没钱开饭,当然要去骗吃骗喝一翻……

    ReplyDelete
  7. 那个黄衣人真的很kiam pa!!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