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9, 2009

增肥课程

出发前,同事说:“哦,你去参加RIMUP课程。”

我以为她们说remote control课程,所以就说:“har?什么remote课程?那是intergrasi的课程啦!”

到了Pulau Langkawi才知道,原来我真的是去参加RIMUP课程,原来马来文又增加新词汇了。RIMUP就是Rancangan Intergrasi Murid Untuk Perpaduan。

哈哈哈,政府常年实施种族歧视、种族隔离政策,然后就要我们在那四天摒除隔膜,打成一片?

换句话说,就是我去参加了四天三夜的狗屁课程啦!

出发前可能因为去游泳后又去参观小魔女的闺房而忘了祷告,结果没在巴士上找到室友。到了酒店,只好从名单上找出跟我一样没有室友的吉打州老师来配对。找到房间,只看到一个行李。出去一趟乱花钱后再回来,还是看到那个行李。传说中的室友还是没出现。
三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见面了。谢天谢地,我终于碰到一个跟我一样(高尚)不浪费电,不浪费食物的老师了!感谢佛祖、真主、上帝、玉皇大帝。

课程还没开始,我们就先去促进经济发展,买了一大堆巧克力。晚上就在鸽子一号礼堂上课。这时才知道自己没做功课,什么都不知道。

“鸽子礼堂”在酒店四楼,另一边有个奇怪的空间,有神庙,有戏台。

第二天,我们就玩、玩、玩。
第三天,又到酒店对面的国小去玩、玩、玩。学校草场的尾端居然是一条河,有个开着的铁门,学生就在那里玩水。
大家化身为小朋友,玩弹弓、老虎先生、跳飞机、zero point、过sungai racun,玩到满身臭汗,又走回酒店吃早茶,把厕所踏到满地烂泥。
因为要促进团结,所以大家就一起进行各族的传统活动,意思意思团结三四天啦。
没有人教导编制ketumpat,大家就胡乱编东西了。
华人必须以爪夷文书写自己的名字,而马来人则必须用毛笔写出自己的华文译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
JU说这是华人陀螺,可是大部分的华人都没见过这种陀螺。结果就由马来人来教大家玩。
不过马来鼓就由好玩的宗教老师来教大家打。

几天里也没看到什么游客,除了我们的RIMUP,还有其他的科目课程,所以酒店里都是老师。我们除了玩,和一天吃六餐之外,当然也有“kerja lapangan”,空闲任务,还有“LDK”,latihan dalam kedai。就是乘坐货车到市区去撒钞票,买巧克力买酒买烟,为Pulau Langkawi的经济发展出一份绵力。

第四天中午离开酒店,除了一张文凭,大家什么资料也没有带回来。
下了船下了巴士,大团结又打回原形了!
当然我也买了巧克力给,不过我知道你一定没有时间来拿,所以我只好牺牲自己,帮你解决掉它。

9 comments:

  1. 真好!政府出钱给你们去血拼+吃喝玩乐+骗一张莫名其妙的文凭来阻街!哈哈!

    p/s: 好大的一个“你”啊!!那个你想必已经恨得牙痒痒了吧!

    ReplyDelete
  2. 怎么你们的团结课程尽是玩?

    ReplyDelete
  3. 我也刚刚从Langkawi回来,去学人当什么speaker,结果两个晚上自己紧张到睡不好,不过房间可是一个好房间,有海景,呵呵

    ReplyDelete
  4. 原来做老师要受这种罪。。去参加这些废材课程,唉,还是尽情的玩耍吧,有没有allowance可拿?

    ReplyDelete
  5. 我今晚去拿。

    ReplyDelete
  6. 我今晚去拿。

    ReplyDelete
  7. Botak, 这哪叫受罪啊,吃喝玩乐占大部分时间耶。。。 我很愿意顶替大王去咧。。。 嘻嘻。

    ReplyDelete
  8. 老头:
    公务员就是这样混的啦!

    薰衣草夫人:
    我们学习各种种族的传统玩意,要回学校教导学生玩、举办活动。

    Liam:
    我住的Langkasuka没有海景,可是课程轻松,睡得很好,像猪一样。

    Botak:
    政府出钱给我们去课程,哪里还有津贴拿?我们玩得很开心,把工作压力都抛到九霄云外,没受罪的。学到的玩意都是为了要教导学生和办活动,促进团结啦!

    无名踢馆氏:
    我已经牺牲我自己了,你还是自己去求校长让你再去Langkawi好了。

    小庄:
    你休想代替我去玩,不过去上课的我很乐意让你去。

    ReplyDelete
  9. 那个华人的陀螺。。。是扯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