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31, 2009

绞尽

学校的活动忽然多如过江之鲫,有点搞不清楚谁打谁。当我还在Langkawi快活似神仙不知时日过,接到Kit的电话问我有没有出席文娱晚会时,我还跟他强调:“文娱晚会是下个星期五,下个星期五,你不要搞错日期哦!”结果就被笑了一顿。天,原来这个星期五已经是十月三十了,真是岁月如梭。

文娱晚会已经办到第三届了。这一回搞的是餐会。大家就一边“吃桌”,一边看表演。有任务在身的老师就提早吃自助餐,其他的闲人就跟购票来吃吃看看的外人一起“吃桌”。我这样的蛇当然就是其中一个吃桌子的闲人。

Kit临时反悔不肯掏出三十块钱来,可是因为把树种死了,只好来跟我拿另一棵树。阿田被他跳票,所以不停地赠送他白眼。他竟然说:“其实做‘这种吃桌’方式的文娱晚会是不能赚到多少钱的,地方已经被占掉那么多,不能增加人数了。你算看如果一桌两百多,收入才三百......”

哗,小朋友的头脑竟然想得那么深入。想想也是,这一次到底可以筹到多少钱呢?会不会劳民伤财,白做一场?

接下来还有一大堆的大型活动要办,义卖会的售票好像也很慢热。

十月和十一月就像绞汁机一样,大家就是甘蔗。。。

3 comments:

  1. 过了十一月又是一条好甘蔗。老师是万能的,万岁!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