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 2010

大屿山

在香港的第四天,我打算自己盲人摸象,独自到大屿山去。还没做好决定,ccw 的弟弟路过,就打电话来邀我们一起吃早茶。在等待ccw的弟弟来到时,就先去酒店的柜台询问缆车的动向。得到的答案是:没接到消息,天气也不错,缆车应该有开行。

一顿早茶吃下来,ccw 就被我施下迷魂大法,迷迷糊糊地就跟着我去搭缆车了。
其实在那几天,我们也看不到蓝天白云,天空总是蒙蒙的灰灰的,也不知道天气算好还是坏,总之没下雨,我们就买了上山的单程缆车票,打算下山时搭巴士,两种体验。
快抵达山顶时,缆车就陷入一片白茫茫中了。雾很大,我们根本看不到四周围,只看到眼前的几个陌生人。我不知为何一直想着“dipulaukan”这个字词。

缆车到站了,浓雾还是没散去。我们就蒙查查地走出缆车站。ccw一看到外头的人造景,就轻蔑地说跟以前完全不同了。我没去过,所以心灵上并没有受到任何打击。我们在一片朦胧中慢慢地向前走,走到许愿亭前,我想不如许个愿,让妈妈早日康复,所以就走过去看个清楚。
结果发现许愿亭后的那棵树有着怪异的叶子。
大屿山竟然有着与咱们万能国一样的“习俗”,连树也是假的!
既然连菩提树都是假的了,还许什么愿呢?

我们继续走。浓雾始终不肯消散,我们有种走入仙界的感觉。
我们看到告示牌写着通往大佛,可是横看竖看,都看不出我们正在前进的路线与大佛的方向有任何联系。我们抱着轻松休闲的心情,毫无目的地往前走。眼前一片白茫茫,我们也猜不到会到达什么地方、看到什么东西。

走呀走的,糊里糊涂地就来到了大佛脚下。我问ccw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去,她说没问题,然后她就十阶一小喘,再十阶一小息地跟我一起爬上无尽头的石阶去。我不敢问她有没有开始后悔。我们以龟速继续往上爬,相信爬到顶端就可以看到大佛,可是望了又望,看了又看,不知望了多少回,眼前始终是一片白茫茫。

我们只能相信,大佛真的在那边。。。
过了不知几炷香的时间,我们终于抵达顶端。朦胧中的确看到一尊佛祖造型的塑像。我就站在那儿等,等雾散去,好让我可以看清楚。
四周还有其他的塑像,在ccw的掩护下,我爬上了凳子去拍照。当然我这么有公德心,是不会穿着鞋子踩上凳子的。可惜我太矮了,就算爬上了凳子,还是无法避免拍到别人的头!早知如此,应该在许愿亭那儿许个愿,让我长高一些。
拍了照,又继续等,终于等到一阵风吹来,把雾吹走,让我看到了大佛的庐山真面目。可是就在那一刹那间又被雾遮盖了,连拿起手机的机会也没有。ccw更是什么也没看见。
过后我们再往上一层去,绕到佛像背后,风很大,我们被吹得无法前进。当我被风吹得往后退去时,我错觉我已经因为爬了那么多层的石阶而变苗条了。

下石阶的时候,轮到ccw必须等我了。幸亏这些石阶不像黑风洞的那样,要不然我就要用七七四十九个小时才能抵达山脚。过后,我们又在朦胧之中走到宝莲寺。它其实就在咫尺处,可是就是什么都看不到。
吃了点东西,我们就在朦胧中找到巴士站,搭巴士下山了。原来巴士费只是缆车费的五分之一。

下午,我们步行到ccw弟弟的家里去吃粽子。他的岳父跟我们谈政治,说普选,我以为他说补选,就转移话题,问他:“你们有没有去大屿山玩的?”

他说:“噢,大屿山呀,我们本地人不去的。”

就像升旗山,我们都不去一样。我们不敢去。

9 comments:

  1. 雾里看佛祖,另有所领悟吗?

    ReplyDelete
  2. 怎么那么大雾?我去的时候艳阳高照。

    ReplyDelete
  3. 报告大王:这shi zi shan雾茫茫的,大王看得清吗?

    ReplyDelete
  4. 我还以为我的镜片花了,
    所以看东西看到矇查查。。。

    ReplyDelete
  5. 升旗山不能去的啊?
    还打算这个礼拜带妈妈去走呢

    ReplyDelete
  6. 大王蛇在地上爬当然矮啦!
    其实蛇可以爬上佛像上的,放心,爬的上的。

    ReplyDelete
  7. 雾里看佛,虚无缥缈的感觉还真不错的说。

    ReplyDelete
  8. 薰衣草夫人:
    领悟到:有些东西明明存在,却偏偏看不到;或者说有些东西明明看不到,却真的存在。

    舌头打结。。。

    Botak:
    佛不愿见蛇。

    leejiajia:
    当然看不清楚,简直是盲人摸象。

    苦妈:
    照片很清晰的,是你的屏幕坏了。

    liam:
    升旗山的缆车停驶了。听说坐吉普车必须苦等。

    走过岁月:
    蛇没有买门票,不准爬上佛像。

    四月:
    的确有这种感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