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ly 25, 2010

无所谓

童军训练营中,通常各队长都会为自己的队伍取一个很有爆发力的名称。去年,其中一个队长为自己的队伍取名为“无所谓”。

他认为一切无所谓:名称无所谓,队员是谁无所谓,输赢也无所谓。

最后“无所谓”队获得总冠军。当时“无所谓”队长十二岁。

有人很“有所谓”,即使已经五十多岁,年届退休了。

ccw 已经一个星期不理睬其中几个平时很要好的朋友了。阿泰先问我有没有中招。我这么迟钝冷漠又厚脸皮,其实是很难感觉得到的,所以就说应该是没有中招。

阿泰说:“ccw每天给我们看黑脸,不跟我们讲话,甚至不要跟我正面相对,要走出办公室还特地等到我走开,她才走过去。”

至于我没被赐予黑脸的原因,阿泰的看法是:“你参加她的旅行团对吗?你没事。我们参加印度团的都有事。”

我想到ccw在香港时洋洋得意地跟我说的话:“办公室里我已经不跟七个人讲话了。”

当时这七个人还不包括阿泰她们。我听她说完这七个人名字后,假装开玩笑地说:“这样你要检讨你自己了。”

她不跟人家说话的理由实在太牵强了,有点像小孩子玩泥沙。我这样叫她检讨自己,当然也有可能被她列入“不讲话”的行列。不过我是无所谓队长的指导老师,道行应该要更高。

过了几天,轮到珠珠跟我说:“ccw已经很多天不跟我们讲话了,包括阿泰和阿luan。阿luan订到印度的飞机票了,ccw就不跟她讲话了。这几天我还很努力地去逗她讲话,她都冷冷的不理我。”

我想ccw大概认为是珠珠她们把阿luan抢走了。可是事实上ccw一早就知道阿luan极大可能会选择去印度。当时她还笑着说:“岂有此理,她竟然抛弃我们跑去印度。”

当猜测变成事实时,脸就变色了。

珠珠又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ccw不让阿兰跟她一起去旅行,也不跟阿兰讲话。

我记得ccw好像说是因为她很不喜欢阿兰电脑知识差,学习态度很不好,所以不愿意教她,甚至不跟她讲话。

珠珠说:“ccw告诉我们说那是因为阿兰不吃鸡,很麻烦,所以不要给她参加我们的旅行团。也不要跟她讲话。”

啊——我也这个不吃那个不吃,超级麻烦,看来我也快要被赐予黑脸了。

不过,我是无所谓队长的指导老师。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不跟我说话的人,其实是无所谓的。只是很同情如此看不开的可怜虫。

五十多岁的智慧竟然比不上十二岁的。真可怜。

8 comments:

  1. 还是大王厉害,听在耳里,笑在心里,道行最高

    ReplyDelete
  2. 无所谓啦,反正那家伙自己“开心”就好。。

    ReplyDelete
  3. 大王,妳就无所谓,
    那个五十多岁的“看不开”却很不知所谓~~

    ReplyDelete
  4. 白天不要讲人,晚上不要讲鬼。总有一天轮到你。更年期?特别敏感的。道行有时和年龄无关,人老了,其实不一定是得到越来越多,也可以是失去越来越多,智力没了、时间没了、力气没了、热忱没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那么无所谓的。

    ReplyDelete
  5. liam:
    我觉得很可悲,没有笑。

    Ulat:
    她很不开心,殃及池鱼。

    苦妈:
    有一天会轮到我看黑脸的。

    David:
    这个跟更年期无关,是性格使然,从年轻到老都是这样的。

    ReplyDelete
  6. 一人小组果然强! 不用迁就人也不用麻烦, 她最好她最棒。 你们就成全她吧。

    ReplyDelete
  7. 那不可悲,叫别扭。就像机器的齿轮的‘牙’,尺寸不合。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一个人年过半百,想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就别想好了,又有什么好可悲的?

    ReplyDelete
  8. Fair仔:
    当然成全她,反正又不会因为少一个说话的人而损失什么的。

    David:
    的确是很可悲的,因为那位年过半百的人是很在乎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