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10, 2011

孔雀鱼发烧友

金鱼:

今天你没跟我们一起去“玩”,没机会亲耳亲眼看到你的朋友大头如何的对待你的同类——孔雀鱼,所以我特地写了这封信来向你告密,虽然我原本是跟喂P说好要写来娱乐他的,不过因为你们是好朋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就一起乐乐吧!

刚才我们在店里买了五条孔雀鱼,噢,不,是大头在店里买了五条孔雀鱼。鱼店老板像包红豆冰一样把鱼儿装在鼓胀的塑料袋里,怎样看,都觉得鱼儿很安全了。

大头小心翼翼地抱着这包“红豆冰”上车去,大概一路上对着那几条孔雀鱼嘘寒问暖,呵护有加。可惜我的背后没长眼睛,无法证实。

到了你的家,大家都下车了,只有大头不肯下车,坚持要留在车上照顾+保护那包“红豆冰”。我们好不容易把他请下车,他却一边走一边依依不舍地说:“可是那些鱼还在车上...”

我们安慰他说那些鱼是不会逃走的,他却说那些鱼会热死。他以为他留在车上,鱼儿就不会热死了。你知道为什么你当时看到他满身大汗吗?因为他在帮鱼儿分担热气。

不过当时恶少安慰他说“我没有锁车”,其实也很奇怪。或者他认为他没有锁车,鱼儿觉得很热的时候就可以自己开门出来透透气。

不过我想你也看到了,那包“红豆冰”最终还是被大头抱进你家里去听他弹钢琴。要不然大头大概会坐立不安,食不知味...

当“红豆冰”再次被抱上车前,我已经不小心动到了大头的胎气,噢,不,是鱼儿们的胎气了。大头的肚腩那么大粒,当然是拿来拍的,可是我一拍他,他就提醒 我,说我吓到那些鱼了。其实五条鱼里有两条是他要送给我的。我选的鱼都是很勇敢的,哪里会随便被吓到呢?而他选的鱼那么胆小,被吓到是活该的。他真是大惊 小怪。

车一开动,大头就提醒恶少不要吓到鱼儿了。接下来,无论是拐弯还是驶过减速堤,大头都有话说:“喂,吓到鱼了!”“我的鱼动了胎气了。”

鱼儿都没出声投诉,大头却那么吵。最后恶少恐吓他:“你再吵,我就把你赶下车!”

大头得意洋洋地说:“不要紧,反正已经要到我的家了,我可以走路回去。”

我提醒他:“赶你下车而已,你的鱼没有下车!”

喂P跟我持相反意见,他说:“丢你的鱼下车,不是丢你下车!”

在我们还没有决定要丢大头下车还是丢鱼儿下车的时候,他们的家就已经到了。然后大头的妈妈出来看到他刚买的鱼——我要强调不是我选的那两条鱼,他的妈妈说:“他选鱼很奇怪的,都是选不美的,没有什么颜色的,白白的...”

我忘了告诉大头的妈妈,他差点就为了这些“不美的、没有颜色的、白白的”孔雀鱼而被赶下车了。

金鱼,你看到大头这样爱护你的同类,是不是感动到热泪满盈呢?

6 comments:

  1. 不美的、没有颜色的、白白的【孔雀鱼】是雌性的。

    大頭是雄性的。。。

    雌雄相吸。。。完全符合生物界的定律。

    ReplyDelete
  2. 哇。。。那么长,又大头,又金鱼,又胎气,又孔雀鱼的。。
    蛇蛇干脆一口吃掉金鱼和孔雀鱼,让大头独自在那里动了胎气不就更好。。

    ReplyDelete
  3. 我还以为那包【红豆冰】后来从脚车跌下来爆掉了。。。还好没有,吓得我!

    ReplyDelete
  4. 哈哈,我喜欢大头!但是,我也会考虑赶他下车!

    ReplyDelete
  5. 豆浆:
    鱼缸前清清楚楚注明雌或雄的。大头的眼光与众不同。

    Ulat:
    金鱼不在现场,孔雀鱼体积太小吃不饱,只有吞下大头才够填饱肚子。

    苦妈:
    我们比较舍得把大头丢出去,孔雀鱼是无辜的。

    啤酒花:
    你要赶他下车记得不可离他家太远,他是路痴。

    Shirley:
    因为这条蛇道行还不够高,没有【蛇粒子】,不矜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