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5, 2011

死水

终于挨到最后一次的课外活动,让童军们自己准备食物,举行茶会。

一早已经交待两位老婆婆要快点下去,因为每个老师都有各自要负责的工作,结果左等右等都不见云婆婆出现,害学生无法早点开始准备食物,只好先练习步操。最后还得叫学生去请云婆婆下来。xian!

云婆婆刚出现,我还来不及让学生列队,一个来得不是时候的家长也出现。除了跟我说他的孩子上个星期不见了一部手机之外,还问我:“你们没有请警察或者军人来教步操吗?”

我看看那一堆软绵绵、懒懒散散的男童军,说没有。他又告诉我:“以前我也参加童军,我们还到军营去参加camping,去一个星期!你们没有给学生去参加camping吗?”

我很气愤地告诉他:“你看,那些孩子个个娇生惯养!我很乐意牺牲时间做camp给学生,可是家长们个个看到通告就不让孩子参加了。”

他又继续跟我谈论“现代的孩子跟他的时代的孩子”。我很不耐烦,一时忘了他也是其中一个“一看到训练营的通告就不让孩子参加”的家长,没有把他打得落花流水。

该早早出现的人不早早出现,不该出现的人却偏偏在我很忙的时候出现,xian!

他说得那么开心,我就跟他说:“不如你来帮忙我教步操啦!”

他连忙摇头摇手说不能。可是这一招还打不倒他,他还要继续聊。

我一直后退,用身体语言来告诉他,我没有空跟他闲聊,他还是很有兴致。幸好这时学生叫我,我连忙走过去,把他甩掉。

我终于可以把学生和老师的工作分配好。可是由于太迟开始准备,结果最后大家只剩下十分钟的时间吃东西。

一个五年级的童军问我:“老师,这是最后一次的活动了啊?”

我很开心地说是。他露出伤心的表情。我问他:“明年你还要参加童军吗?”

他很开心地说:“要!”

我有点被他的开心感染到了。

我想起前几天阿泰跟我说的话:“我要辞职,我不要教kadet了,我受不了那些下午班的老师了!”

我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可是看到那些懒洋洋软绵绵的少爷们、在树下聊天的老师们、一看到通告就说不的家长们……

热情慢慢死掉了。

3 comments:

  1. 都最后一次了,别xian啦!明年的事明年再说,be happy!

    ReplyDelete
  2. 参政啦!
    拉你的死党成立一个妇女党!下一届出征!
    反正大家都要倒污桶,挂粒蜜瓜都会赢!
    赢了每个月薪水上万!搞不好被邀入阁!再加一万!每年还有得分地分股!
    考虑一下!

    ReplyDelete
  3. 薰衣草夫人:
    好的好的。

    居安思危:
    OK Ok,我考虑一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