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5, 2011

贬价

从橱里整理出一大堆旧书,决定跟那个损坏的汽车干电池一起卖掉。

换掉那个干电池的时候,老板问要不要顺便卖给他,十块钱。我想着还没过保用期,心有不甘,所以就拒绝了,打算拿到槟城去讨回公道。

然后,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过了N个月,保用期悄悄过去了,干电池还原封不动地躺在地上,只能等待收旧报纸的人来带它离开,因为已经不好意思再拿到店里去卖了。

整理了旧书,家里又多了三大包跟电池一起默默等待的废物。

今天终于成功把废物们卖掉了。

旧书跟旧报纸一样,每公斤三角钱。我会永远记得那个欺骗我们花了十多块钱跟他买下一本废物的数学讲师。。。现在我以一公斤三角钱的价钱卖了这本废物。

至于那个干电池……RM7.00。

我把那叠七零八落的钞票随便塞在杯子里,然后表演相声给航航看:

“十块钱卖给你?太贵了!七块钱就够了!我是不会让你吃亏的。”

看,我多清高!

6 comments:

  1. 贬值到真的欲哭无泪。。。大王还可以在高一点,干脆捐给慈善机构啦!o(∩_∩)o

    ReplyDelete
  2. 我昨天把电视机捐出去了!

    ReplyDelete
  3. 废了的汽车干电池才卖七块钱,
    像是卖便宜了...

    ReplyDelete
  4. 如果你去参选,我一定会投你一票!

    ReplyDelete
  5. 汽车电池曾经收到廿元一粒。
    纸类三角算不错价钱了。

    ReplyDelete
  6. jb:
    是想捐给学校卖掉的,可是老忘记带去。

    居安思危:
    你比我清高多了……

    yeo:
    是太便宜了,所以才写了这篇“祭文”来纪念。

    熏衣草夫人:
    如果我去参政,我一定卖十块钱然后呈报一块钱。

    tamiya:
    其实我们也曾经卖过十多元一个电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