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9, 2015

自由派给你的痛苦

洪自由看到我,就跟着我走到生活技能室,一直游说我跟他买kuih kapit。我假意说我必须先问过我的家人才决定,他就走了。

我开始上课的时候,洪自由又来了。这次他带着一本簿子和一支笔来写订单——他竟然在上课时间来逼我跟他买kuih kapit!

我又要教书,又要不停地跟他说:“我不要买,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不可以来做生意的。”

我大概重复说了五次,他才离开生活技能室。

到了休息时间,洪自由又拿着那本簿子和那支笔来写订单了。我想起每一年我都是跟洪自由的同班同学“米圆”的姐姐订kuih kapit的,这一次由于她太早问我,我就忘了回复。洪自由这样一再来强迫我跟他买,我就怀疑其实他是听到风声才来招生意的。

洪自由竟然也不否认,他说:“老师,你跟他订和跟我订是一样的,一样的。”

他一直要我写下我要的数量。原来他自己跑来当米圆的中间人。

但接着米圆也来了,我就向他订了两罐的kuih kapit。由于是老顾客,米圆说不需要写下来,然后他就走了。

洪自由并没有走。他换个方式了。他说:“老师,你也要买我的kuih kapit!”

我知道他根本没有做糕来卖,他就说他是跟某某同学拿货的。我知道他的班上没有那样的人,他就改口说:“他转校了,可是他住在我的隔壁。”

然后他就继续在我的耳边嗡嗡作响:老师,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老师,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

他开始恐吓我了。

我收拾东西,打算到隔壁的生活技能室去等五年级的男童军来练习步操。

洪自由继续跟着我到隔壁去。我让学生开始练习步操的时候,洪自由一边忙着恐吓我:“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你一定要买我的kuih kapit……”,又一边胡乱对那些同学喊口令,弄到我无法给他们进行练习。

这时,米圆又带着他们的同班同学来门外看热闹了。他们的大佬X全实在看不下去了,就走进来警告洪自由:“你给我出去,你不可以这样!”

洪自由才不理他,又继续干扰五年级的童军。我跟X全说:“你们把他带走吧,他在这里捣蛋,我无法给学生练习。”

X全就和米圆联手要把洪自由拉出去,洪自由就像一条泥鳅一样,滑不溜鳅,X全和米圆无法得逞。X全生气地走出去,还恐吓洪自由:“你给我小心,回班我给你吃椅子!”

我大吃一惊……吃椅子!

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恐吓语,可是洪自由还是无动于衷。我先劝告X全不可以恐吓同学,然后才转身去看洪自由。他很生气地跟我说:“哼!你要叫我出去,我……我跟帅哥老师讲!”

哎呀,我好怕啊!

这样我也要跟我的妈妈讲了!

可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好蛇不跟“萧郎”斗,我就换上假面具,好声好气地跟他说:“今天是五年级的来练习,下次轮到六年级练习的时候你才来。”

洪自由这才停止捣蛋。接着他又出新招了。他不停地问我:“老师,你要吃什么面,我去买给你。”

我知道他开的都是空头支票,就一直说不要吃面。他还是不停地重复问,存心要把我搞到变成他的同类。我被他烦不得了了,就说我要吃肉骨茶面。

果然不出我所料,他立刻说:“肉骨茶面?没有的!”

其他学生立刻说有。他就装疯卖傻说:“有咩?”

大家再次很肯定地跟他说有之后,他就说:“好,老师,我现在就去买给你吃!”

然后他就走了。

然后我就重获自由一阵子了。

一直到上课了,我要走回办公室了,洪自由才从食堂走过来跟我拿回他的簿子和笔。他当然没有买肉骨茶面给我。他又跟着我,一直到遇到训导主任。

训导主任一看到他就大声问他:“你去了哪里?你的同学说你一直去缠着大王蛇老师!”

洪自由连忙说没有,可是我也连忙说:“快点把他抓去,他一直来逼我买kuih kapit,又来捣蛋……”

洪自由没有反驳,乖乖地跟着训导主任走去。这次他不敢警告我:“哼,我跟帅哥老师讲!”

我依然心有余悸……我很想帮他买一张巴士票,请帅哥老师把他一起带走!


6 comments:

  1. Replies
    1. 我也觉得很烦…

      小小声说———谁能够对不正常的人怎样?

      Delete
  2. 天! 大王蛇老师, 我很佩服你的耐性!!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很怕变成另一个“萧郎”,所以只好戴着有耐性的假面具。

      Delete
  3. 佩服妳!
    我媽也是老師, 不過退休了. 如果換作是她, 洪自由早就吃藤條了! 哈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是一条蛇…
      蛇没有手,打学生这么粗重的工作可免则免:P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