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3, 2016

Saturday, March 19, 2016

刮脚的鞋子

又是唱歌的日子,阿Lee如常比我早到。她们在看选美比赛的照片,我这才知道她也曾经参加过选美比赛。

我忽然想起她申请离婚的事情,就问她成功离婚了没有。我们认识好像就是因为她拜托我载她去国民登记局见律师。如果她成功甩掉她的贱男老公,我们就应该唱歌唱大声一点来庆祝。

可惜她说:“要等两年啊!”

她已经被国民登记局折磨了好几年,现在还要等两年?

她说:“那个律师叫我去见她,我请了假去见她,她却也请假没去上班,然后又要我另一个日期去见她。我哪里能够一直请假?”

在马来西亚这样的父权社会落后国家,受尽委屈的女人要离婚真是一条崎岖难行的路。我忍不住说:“已经被婚姻折磨了这么久,现在还要被政府折磨?”

她点点头。她必须要努力工作养活自己养活孩子,已经不敢再继续请假。她说索性不去了。

然后她问我,像这样一直没离婚会怎样。我也不知道她会怎样,但我听说她有很多追求者,所以就说:“如果你遇到一个很好的人,他要跟你结婚……”

她立刻说:“我不要再结婚,不要!”

这样就没问题了。但她又问我,没离婚有什么坏处。我说:“如果你死掉了,你的老公会得到你全部的财产。”虽然我认为她也没什么财产,但就算是一丁点的钱,自己死掉后让那个贱男不劳而获,也是死不瞑目的。

阿Lee就像比较不在意,可能她真的一穷二白。可是听说有些女人会越嫁越好,可能她会是其中一个呢?

想不到她非常聪明。她说:“如果那个人很有钱,我就叫他拿出四千块钱来,我马上就可以找律师办好离婚了!”

我这才知道,原来要离婚很容易,难的是没有钱。难怪有个已经离婚的朋友曾经拍着胸口说:“来,谁要离婚的,拿出五千块来,我教她怎样离婚,很快就搞定了!”

我要封她作女人救星了。

我一听阿Lee说四千块钱就可以离婚,差点就脱口而出说我可以借她。

阿Lee继续说:“我就是没有钱,所以才得去找政府的律师,才必须等这么久。如果有那个人,我就叫他给我四千块去解决好了。”

意思是说,反正这个人都没有出现,有没有离婚也无所谓了。对,现在她的贱男老公在外国,当然无所谓。但有一天他回来了,阿Lee大概又要重回人间地狱。

歌唱老师开始让我们拉音了。阿Lee小声对我说:“不要说离婚,会有人来的。”

就是说会有人来追求的。不好吗?我露出不解的表情。阿Lee说:“都是有老婆的。”

噢,明白。

都是贱男。
今天早上又在FB确认了另一个学生是同性恋……听说,这么美,一定是男的;这么帅,一定是同性恋,但原来不需要有多帅,也是同性恋!

但愿世界上人人是同性恋,快快取消男女的婚姻制度,这样人类很快就可以绝种,地球就可以恢复宁静了。

Wednesday, March 16, 2016

双至

听说,这个星期是学校假期。若是真的,这肯定是个很狼狈的假期——那么多繁杂无意义的工作还没做完,谁会有好心情?

听说,福无双至,但祸却绝对不单行,所以冲凉房墙壁里的水管忽然就爆第二次了。
墙壁另一边的书橱就第二次浸在水里,又烂了。这次彻底没救了,本来以为再搬出去晒太阳,干了又可以再用,可是才搬到门口,就断掉解体了。

在找到根源之前,就是这样每天晚上摸黑沿着大水沟走到外面去把总开关关掉。我一直幻想,一定有一次我会掉进水沟里去……

水喉开着的时候,就必须假装没看到那摊从墙壁缓缓流出了的水……

弟弟终于把墙壁再次敲开,找到漏水的部分。除此之外,他还看到墙壁里住着很多黑红色的大头蚂蚁。弟弟说水管是被蚂蚁咬破的。由于水管的破洞向着里面,看不到情况,我们只当作是开玩笑。

一直等到那一截水管被剪出来——
那个破洞……若不是蚂蚁咬破的,难不成是被埋在墙壁里孤独寂寞冷到自己腐烂的?

跟我一样倒霉的>million女友说:连水管都会被蚂蚁咬破,应该是世界末日要来了。

蚂蚁怎么不去把教育局的高官们都咬烂呢?

终于,神一般的弟弟帮我把水管重新接好,让我在掉进大水沟之前结束了每天拿着扳手进进出出开水龙头关水龙头抹积水的苦难日子。

但第二个烦恼还没结束。

保险公司连续寄来两封信,说我已经半年没有还Takaful保险费了。
这样就是说每个月从我的薪水里扣除来还保险费的钱已经不翼而飞了。

实在很xian,明明是假期,却没有一天有好日子过。

后来发现原来还有别人也收到这样的信……是不是意味着保险公司的代理人已经卷款而逃了?

只好老远的跑到保险公司去问。书记一看到这封信,就说:“你们把这封信ignore掉,总公司的电脑系统出了问题,全国都收到这样的信,沙巴砂拉越也收到!”

她们连续说了好几次。

但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已经缴付了保险费?我到底要不要相信?

离开了保险公司,我还是觉得烦恼还没解决。

>million女友说:“这会不会是人家真的要卷款而逃了,只是还没有逃,还在慢慢地卷着卷着……”

唉,今时今日,连蚂蚁也key笑咬PVC水管了,还有什么事情不可能会发生?

除了教育局官员、保险公司,我也痛恨那些蚂蚁。呜呜……一个新的书橱到底要多少钱?

Saturday, March 5, 2016

不鸣则已

阿输的朋友邀我一起去学唱歌,我立刻答应。

学钢琴学了六年多,终于确定完全没有天分没救了,钢琴老师也不需要我的学费来维持生活,所以下定决心不再去学了。

钢琴学不会了,还有一项挑战,就是唱歌。一件事情讲了几十次,就会成真了。所以当这个阿Lee问我要不要学唱歌的时候,我完全没有考虑就说要了。

然后……唉!

我一进去,看到好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再看看导师……呃……他为什么要剪那样的发型?

原来那是Karaoke式的歌唱班,是一大群人一起学唱的。

我交了钱,负责人给我一个号码,让我轮着去唱歌。阿Lee说她很紧张,就把她的4号换给我,让我先去送死。

天,我就是因为不会唱歌才花钱来学的,竟然一来到就必须去献唱?我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她们给我和阿Lee一些光碟,让我们选歌曲。除了张信哲的歌之外,我什么歌都不能唱。但我找不到张信哲的,只看到一大堆女歌手的歌,全都是我的死穴。

后来,我听到三号的唱了一首我很喜欢听的福建歌,所以轮到我的时候,我就要求也要唱那首歌。

然后……然后……我根本看不懂那些歌词,为了研究那些歌词,我更加不会唱那首歌。

我觉得导师翻了个白眼。我说我就是不会唱歌才来学的。他看看我的麦克风,说:“唔,你真的是不会唱歌,你连mic都不会开!”

哼!我只好放弃,回去沙发上做马铃薯。然后就轮到阿Lee了。原来她曾经学唱歌学了一年,根本就高手,简直是来欺骗我的感情的。

我很沮丧。负责人很热心地再拿了一大堆光碟来给我选歌。我勉强选了《梦驼铃》。

阿Lee唱完,我又去送死。负责人把光碟放进去之后就说:“噢,我这个梦驼铃是女声的,江梦蕾。”

然后……我又再死一次。导师跟我说:“你要用这边的声音,不要用那边的声音,你要这样这样……”

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觉得他那长长弯弯的尾指甲非常恶心。

蓄那么长的尾指甲,只能令人联想到挖鼻孔和挖耳洞吧?难道会令嗓子变得浑厚?

我不爽地说:“我就是不会唱歌,所以才要来学的!”

导师说::“这样你必须先要拉音。”

说完,他就转身走开。他死心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要我自己走出去天台那边拉开嗓子大叫。那么暗,我也不知道天台怎么去,我只好又坐在沙发上当马铃薯。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每个月的第一个星期是自由选唱得日子。我蒙查查地去到那边送死。

再听到大家唱歌那么好听,实在沮丧啊!

负责人又很热心地来问问我们,要不要参加舞蹈班,他们准备去表演。由于是国标舞,她提议阿Lee做男的角色,我做女的。

我忙不迭地摇头摇手毫不考虑地拒绝了。我可不想阿Lee被我踩死。

唉,实在xian啊,都不知道有什么是我可以学会的……

Wednesday, March 2, 2016

不要肉

吃素真的有很多好处,比如说你可以把食物里的所有肉类都给你旁边那个你不喜欢的同事吃,慢慢的,她就会越来越肥,这样就更能显现你是多么的清新脱俗,而她还以为你已经转死性,开始对她好,这样你们的感情也会渐渐提升了。

这个叫做一人吃素,隔壁遭殃。我就是这样不停地骗温柔的刀为我牺牲的。

今天因为是跟好朋友一起出去吃,所以就不可以再施展这一招。我只好跟卖面的人说:“我不要肉。”

这应该是我生平第一次order面时对人家说我不要某个配料。

然后我的面送来时,就看到上面放着一排水饺,那个工人跟我说:“没有肉的。”

我很白痴地问她:“这个是什么?不是有肉的吗?”

她说:“这个是虾饺,里面有虾的。”

啊?虾!不要肉,所以得到好多虾!

我哭笑不得,才想到自己很白痴,不要肉原来指的是不要猪肉而已,所以我得到虾。

我不知怎么办。幸好宝宝说她可以要了这碗面。那我得重新再叫一碗面。我到底应该怎么说?我总不能说我吃素,吃素来这里干什么,应该滚开。

想了一会儿,我终于知道怎样order我要的面了!

“我不要有任何动物在里面的!”

YES,这次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