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7, 2009

大人杀手

和阿芳到陪月中心去看小宝宝。爱珠把小人儿抱来给我。一抱过来,他立刻大哭。爱珠又到楼下去冲牛奶。我又哄又摇,抱到亮的地方、暗的地方,让他伏在身上、躺在床上,奇招百出,每一招都无效。我和阿芳七手八脚用毛巾把他包扎起来,希望让他以为已经得到安全感,可以停止哭泣。结果全都徒劳无功。小人儿一边哭,一边把头转向一边,小嘴张到歪歪的,一定不是因为我的抱姿不正,我肯定。

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牛奶送到了。小人儿终于停止哭泣了。
小人儿出尽九牛二虎之力,一边喝奶,一边喘气,还一边睡去。终于也把牛奶喝完,高举双手地进入梦乡了。
真是笑话。两个大人被一个小人儿搞到手忙脚乱、束手无策。一瓶小小的牛奶却把小人儿摆平了。所以肯定一瓶牛奶胜过两个大人。
连新刚好打电话来。当她一听到在陪月中心坐月,三千多包工包料时,她竟然说:“很值得哩。不如我们也一人生一个。”

她大概是被毒蚊叮过,或被毒蛇咬过,毒“笑”了。

4 comments:

  1. 只有在做月的时候会觉得值得。
    做月过后的花费,是天价来的。

    ReplyDelete
  2. 生啦生啦~~反正用嘴巴講是很簡單的~~哈哈哈哈!

    ReplyDelete
  3. syan:
    你很清醒,肯定没被毒蚊叮到。

    老头:
    用嘴巴生会祸从口出的,还是不要比较安全。

    David:
    一个人那么多need,负担很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