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0, 2009

学联运动会

不甘不愿地随阿田到大山脚去看学联运动会,师傅老是在车上大喊大叫,让我们 有坐过山车 的感觉。我们很想把她赶下车,可是因为大家都无法认路,只好让她继续在车上喊。

到了体育馆,在看台上看到三个某名校的中学生正躺在三张草席上。走到我们的地盘,听到那某名校的学生问我们的老师:“喷雾完了,你们的呢?”然后就伸手到我们的八宝箱里去找了。这时,他们的同学又走过来喝我们的田径老师为学生准备的水。

天下无敌走过,被我叫过来。问他:“你们睡的草席是你们学校的?”

他说:“不是,是林老师带来的。”

我再问他:“你们的教练呢?”

他指了指我们的教练,偷笑着说:“嗱,那边。”

就是说,他们用着的药、喝着的汽水,享受着的草席,甚至教练,全都是我们学校的。

然后,我们的摄影师——师傅,同时也是他们的摄影师,不过那是师傅自愿的。师傅想要为去年的得意之作制作续集,好高价卖给天下无敌,所以一直问我天下无敌的项目什么时候才进行。我告诉了她好几次,她又问了好几次。

我看到喂P坐在前面,便过去跟他聊天。他说:“我跟老师说我长跑不行,老师直接让我参加五千米。”

五千米?就是五公里!让我跑,我就死了。他的老师大概认为五十公里才算长跑。

我们的学生的项目结束了,师傅开始心灵空虚了。她握着摄影机,东张西望,不知道要做什么好。后来,师傅看到喂P悠哉游哉的坐在看台上。师傅一脸惊讶,问我:“他的项目过了?”

“还没有,这个是喂P。”

“他为什么坐在这里?他的项目过了?没有了?你不是说他四点多才跑吗?”师傅以为她没机会展现自己的摄影技术了,她很失望,结果她过滤我的答案,只选择她设定好的。

“还没有,四点多才开始。这个是喂P,是弟弟,是弟弟!”

“哦。两个人长得那么相像,我怎样认?”师傅放下心来。嘴里还要埋怨人家双胞胎长得那么相像。

小学组的项目结束了,轮到中学组。师傅又变成三所学校的摄影师了。她拿起摄影机对着那某中学和“假牙”中学的选手不停的拍。我们是双头蛇,两所学校在战场上是劲敌,偏偏他们的选手都是从我们的学校毕业后去的,所以不管谁赢,我们都大喊是大叫大声鼓掌,显尽双头蛇本色,以示公平。

师傅拍了初中组的4乘400项目,忽然惊慌失措地说电池没电了。她等了那么久的男子高中组4乘400 的项目就快开始了,她竟然忘了还有后备电池。她可能想到不能赚到天下无敌的钱了,所以失望到失忆了。
最后一个项目开始了,师傅的摄影机也换了新电池了。这一次,某名校不再输“假牙”半个马鼻,而是赢人家很多匹马了。师傅不准我喊, 怕我的声音会污染她的录影片段。比赛结束,获得冠军的天下无敌他们高高兴兴地回到看台。师傅跟天下无敌说:“一张CD十块钱。”吓得天下无敌只会对她傻笑。

不久,闭幕典礼快开始了,那堆某名校的学生偷偷走到泳池去玩水。珠珠说:“幸好我们的学生不会这样。”因为我们的学生全到草地去列队了。如果以阵容来排名次,我们肯定是小学组第一名。可惜名次是以奖牌数量来衡量的,所以我们的田径队毫无意外,当然还是——小学组冠军!
“假牙”中学的阵容比我们的更大。所以他们获得中学组总冠军。他们去领奖时我们又拼命拍手。太阳那么热,那些VIP的讲词那么长。太阳快下山了,终于才讲完。奏那首“bunuh nelayan,bunuh petani”的爱国歌曲时,我东张西望,竟然看到泳池那儿的无限春光。有个中学生听到歌曲了,从泳池爬起来,竟然公然在泳池旁脱个清光,换上衣裤。可惜我们要乖乖立正不能走动,要不然就把摄影机抢过来,把春光录下来,又可以赚一笔。
运动会结束,大家又涌到跑道去拍照。校长应该是最高兴的,记者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了。大家在忙着摆甫士时,校长已经在接受访问了。

那么高兴,当然又要牺牲很多鸡——KFC—— 啦!


3 comments:

  1. 看到我 @-@ 头晕晕
    什么天下无敌,假牙。。。。
    晕~~~晕~~~
    最了解的是春光乍泄那一段,哈哈~~~

    ReplyDelete
  2. 运动会以前我都是去当旁边那些拿旗帜呐喊做乱搞气氛的curry废,现在去的话也一样,所以ban掉运动会很久了,呵呵
    jerry第一次来吗?哈哈
    天下无敌是这里的主角之一,还有很多奇虾还没出现

    ReplyDelete
  3. Jerry:
    我一直错觉你叫jellyfish,我也有一点晕。不过晕多几次就会习惯了.

    Liam:
    谢谢你当我的解说员。
    我连curry废都没当过,通常只负责带curry废去拿旗、呐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