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 2009

寻找羽球拍

星期六,课外活动过后,有个家长带着孩子来找羽球拍,失望而归。

今天,他们又来了。这一次来找负责羽球的肥婆,看看有没有人捡到。这机会当然比中大彩的机会还要低。因为星期六误会是足球队的人来把羽球拍放在童军的地盘,没给他们好脸色看。后来发现是个童军,有点过意不去,今天就换上面具,再问一问那个学生。

他说:“球拍是在课室里不见的。只拿到它的套而已。”

咦,星期六那天不是说在树下不见的的吗?怎么一时说一样?

他说:“是课室里。我把球拍放在3I班的课室里,进行活动时,我是在3K班的。”

就是说他当时是跟着我的。3I班的老师偏偏是下午班的,要问也找不到人来问。那些在3I班里进行活动的同学后来又整班换到3K班去,如果有人拿着羽球拍,一眼就会被我们看到兼被骂了。

那么人家要偷,就是预先藏好,放学后才去拿了。无头公案。八十多块钱一支羽球拍,带来学校干嘛?就那么随意放在桌上,也不会写上名字,要找回来,机率比中大彩还要低了。

家长也很明理客气,就意思意思尽一份绵力好了。可是我忘了问清楚那个学生的名字和班级。后来就把当天用了3I班的队长和副队长们叫来问话。

伟伦说:“那天我看到匹克和永豪他们有移动过那只球拍,因为他们要用那张桌子。”

后来永豪和俊宏来了。俊宏说:“我的表弟的球拍不见了。”

咦,俊宏的表弟就是那个不见球拍的学生?大家不能确定。

永豪说:“童军活动开始之前,那个人的球拍就不见了。我有把那个球拍的套拿过去别的桌子,就只有套而已,软软的,里面没有球拍。有人的羽球飞到树上去,他们就把他的球拍拿出来丢树上的羽球。那个球拍后来不见了。”

说得好像他就在现场看到一样。我开始肯定学生的话实在是不能相信的。

如果是这样,要查出来就不是很难了。然后我就问俊宏,他的表弟是不是这样这样的长相的。他说肥肥的,矮矮的,四年级。听起来好像就是早上来找球拍的那个。我说他的妈妈来过了,我们要尽力帮他想一想,找一找。俊宏不认为他的舅母回来学校。然后我形容给他听:“那个家长矮矮的,很矮很矮的,比我还要矮,戴眼镜。”

俊宏说:“我的舅母肥肥的,很肥很肥的,没有戴眼镜。”

好像不是同一个人。难道当天真的有那么多童军不见了羽球拍?

慢着,所谓肥肥的,以小朋友的标准,到底怎样才算是肥肥的?我有个冲动想要问他们,我旁边的阿泰算不算肥肥的?可是幸好我还没起xiao。我问他们,我算不算肥肥的?他们噗一声笑起来,说:“你这样瘦,这么苗~条!”还把语气拉到这样长。

唔,有前途,懂得见风使舵,这个谎言说的真好听。

我们这些笨蛋,说来说去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个人不见了球拍,我也忘了问俊宏,他的表弟叫什么名字。后来俊宏说:“我去把他叫来。”

果然是另一个学生。原来不见球拍也会一窝蜂的。那么球拍被别人拿起丢树的就是这一个了。另一个的呢?

无头公案啦,连失主叫什么名字,念什么班都不知道。

上课了只好散会。我走到班上去上课,忽然无缘无故就觉得班上那个经常惊慌失措的正忠可能是那个无名失主的表兄弟,就问他:“你有没有表兄弟?”

他说:“我有表弟,念4B班。”

我问他:“他是男童军吗?”

正忠说:“是。他的羽球拍星期六那天不见了。”

啊——我都还没问他的羽球拍是不是不见了!

唉,茫茫人海要找一个人的表兄弟那么容易;要找一支羽球拍,偏偏那么难!





5 comments:

  1. 这个看来是石沉大海的了。以前人偷了什么,拿盆水来怎样、怎样的,就水落石出了。

    都过了几天了,除非凶手自己自首,不过可能他早就忘记不当一回事了。

    ReplyDelete
  2. 把他們的手放進油鍋裡, 絲毫無損的, 就是清白了...(我們老祖宗常用的)

    ReplyDelete
  3. 你有没有去检查那棵把羽球卡在上面的树?
    说不定小朋友们用那八十多元的球拍来取得羽球以后,干脆把那80多元的球拍留在树枝上,取代羽球。。。

    ReplyDelete
  4. David:
    用一盆水可以找到小偷?叫全部的学生排一行,把水往他们头上淋去?我喜欢这个方法。

    Botak:
    不是手上不沾油的才是贼吗?幸好不是由你来审案,要不然不知要冤枉多少无辜。

    Ulat:
    那个小朋友说:“我去看,没有看到羽球拍了。”如果派Ulat去看,可能会看到八十多元挂在树上。

    ReplyDelete
  5. 算了,被鬼拿到拿回地府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