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1, 2009

当年,今天

今天是实习老师在这里受苦受难的最后一天。“肥扁”老师在走廊上遇到我,跟我说:“X老师,等一下我会叫学生来请你去班上拍照和接收礼物。”

一听到接收礼物,我就立刻弹开。礼物?不要可以吗?肥扁老师帮我教了那么多课,我没送他礼物,他还要送我礼物?

肥扁老师才不管我要不要,就跟我说:“你先去补妆啦!”

这个家伙很欠扁!我不是天生就这样美,美到镜子都爆裂了吗?还要补什么妆?

欠扁的肥扁老师坚持己见:“要的,要的,还是要补一补的。”

我真想打他。

过了半小时,班长就来叫我到班上去拍照。他们竟然以玻璃窗口为背景。我没有补妆果然是正确的,反正拍出来的照片只能看到一堆黑人,我的美丽根本无从发挥。

相对于我的学生只是送了一首诗给肥扁老师的温和表现,4F班的学生可疯狂多了。他们紧紧地围着他们的蔡老师不放人,我一出现,蔡老师立刻如释重负地逃出课室。学生从后面追了出去,狂呼着“蔡老师!蔡老师!”,完全忘记掉这是我的课。

蔡老师终于成功冲出重围逃离现场,学生只好面对现实回到母老虎面前来。他们问我:“老师,你有蔡老师的签名吗?”

签名?他们拿出一张张的白纸来给我看,上面没有其他的文字,只有蔡老师的亲笔签名,就像明星帮影迷签名一样。

我说我没有蔡老师的签名,不过我有他的照片。

学生立刻尖叫起来,围过来七嘴八舌地说:“啊!照片?给我,给我,我要我要!”

我一时糊涂,忘了叫他们写下名字来订购。


一整天,办公室就是这样闹哄哄的。训导主任说:“三十年前,我也是这样的。”


想当年。。。

为什么我一点印象也没有?


14 comments:

  1. 你不补妆,就要补天花板穿洞啰!

    ReplyDelete
  2. 没空补天花板,因为忙着补相机的镜头。

    ReplyDelete
  3. 你几时要post你的照片出来?

    还是别了,过了阴历七月先……

    ReplyDelete
  4. 貌似很开心的样子。我读了也很开心,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错觉而已。算了,高兴本来面目就很虚无缥缈的。

    ReplyDelete
  5. 是啦
    是时候露出真面目
    反正七月半块到了

    ReplyDelete
  6. 为什么你们那么想知道她长什么样呢?她如果想让人知道就不会等到今天了。不如到她学校去找,最样衰的那个就是了,哈、哈、哈,开玩笑的啦…

    ReplyDelete
  7. 傻强你是不是想追人家?等下看到照片不要流口水。

    ReplyDelete
  8. 傻强哥已经在我的部落留下强烈的讯息,他们是天生一对的。

    http://tamiyastory.blogspot.com/2009/08/blog-post_16.html

    祝福他们啦。。。

    ReplyDelete
  9. 小傻强:
    我体恤你心脏衰弱,不会贴照片吓你。

    David:
    除了不开心的时候,其他时间我都很开心的。

    Liam:
    不可以这么坏心肠,会吓到人的。

    Botak:
    botak很关心小傻强,担心小傻强会被吓到下巴合不上来,口水流干而竭。小傻强得此知己,真是有福。

    Tamiya:
    你看不出小傻强其实想借用我来吸引你吗?

    ReplyDelete
  10. 大王真是美如天仙,我有伊人的相片,谁要订购,小傻强要吗?是私人珍藏。大王如不要曝光就快拿钱来赎。

    ReplyDelete
  11. 大王:想当年你实习结束的时候被许多男老师包围送礼,学生们这么小这么矮,哪有机会靠近你?你当然没有印象。

    ReplyDelete
  12. 大王,阿强哥已经有猪猪了,不好拖我下水。

    我对毛毛的都没有什么兴趣。

    ReplyDelete
  13. Blur:
    都已经暴露身份是blur blur了,谁会相信?

    Tamiya:
    你喜欢脱了毛的狒狒?很残忍咧!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