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5, 2009

星期四,又得到4I去上演驯猴记。随时都要准备听他们对骂、讲废话、互相投掷橡皮擦、跑来跑去坐别人的椅子。。。

四个学生缺席,感觉上情况就好多了。可惜俊蟑螂好像从不曾缺席,所以驯猴记还是要演下去。

十三点的“又静又美”没有再跟我说废话,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可是时不时就听到同学们投诉:“老师,‘又静又美’讲我。。。”,“老师,‘又静又美’说我爱谁谁谁。。。”

一会儿,下午班的林老师走过,又听到学生投诉:“老师,‘又静又美’说林鸭子老师!”

我什么也没听到,还以为“又静又美”一定会大声否认,结果她却说:“没有,我只是说林亚X老师而已。”

奇怪,我从来不曾亲耳听过这个十三点说过同学的任何是非,可是她却真的在上我的课时不停的对四周,甚至远处的同学开炮。通常都是说某某人爱某某人,惹得同学们不停地投诉,扰乱教学,烦死人。我很好奇,到底是她懂千里传音呢,还是只有笨蛋才听得到?

精疲力竭的教了一节之后,还是有人认为菜市场和休闲公园是教育机构,警察捉了匪徒之后会送到邮政局去,那么大家就暂时让头脑休息一下,来抄笔记吧。然后俊蟑螂就说看不到而跑到老师的桌子上来抄,班长也趁机换位跑到第一排来跟朋友一起坐。一下子就听到俊蟑螂喊说班长把他的铅笔盒收起来了。班长就说:“他有一次也是把我的铅笔盒收起来!”

这个有一次好像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还在无止无休!班长心不甘情不愿地把俊蟑螂的铅笔盒从抽屉里拿出来还给他。当我转身继续在黑板上写字时,这两人又吵架了。俊蟑螂骂班长:“走开啦,你这个四眼青蛙!”骂完还要补上一句:“因为她戴眼镜嘛!”

结果全班同学就大笑说:“你也是戴眼镜嘛!”

俊蟑螂只好灰头灰脸地闭上嘴巴,继续抄笔记。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了,抄完笔记的同学都出去了,俊蟑螂又大喊:“老师,班长又把我的铅笔盒收起来了!”

班长刚好走到门口,被我叫回来。她只好把铅笔放在老师桌上当作还给了俊蟑螂。俊蟑螂抄完笔记后,又大喊:“咦,我的铅笔盒呢?我的铅笔盒呢?”

明明摆在我的面前的铅笔盒又不见了。俊蟑螂很肯定地说:“班长又拿了我的铅笔盒,一定是班长,一定是班长拿了!”

有那么神出鬼没吗?班长不是已经离开了很久了吗?俊蟑螂比我了解他的班长,跑了出去,立刻就跑回来大喊说:“真的是班长拿了我的铅笔盒。”

那个神出鬼没的班长得意洋洋地出现在门口,手中真的拿着俊蟑螂的铅笔盒。我骂了她,叫她还给俊蟑螂。她还了后还心不甘地说:“他以前也是拿我的铅笔盒。”

天,你有完没完的?身手这么敏捷,头脑也不差吧,怎么会窝在这一班?连班长都是这样的“品质”,难怪我总觉得这一星期的两节课比任何一天的所有的课的总和都要来得伤身、伤神。

10 comments:

  1. 没办法呀,问题儿童常常是国家的另类人才。他们可能从来没有把自己的热忱拿出来用,一直收着,所以看起来很废。分分钟钟长大后变股神,他们的头脑根本就没有什么用过,潜能实在是太多了,最怕的只是潜能既是无能,感叹英雄无用武之地而已。

    ReplyDelete
  2. 这样的学生,如果没有一定的忍功,必定会情绪失控.

    ReplyDelete
  3. 老师,辛苦你了,记得把他们教成才才好放他们出来骚扰社会哦

    ReplyDelete
  4. 哇。。。功力不够真的是会内伤的。。。。

    ReplyDelete
  5. 很喜欢这里,我也是搞教育的。

    就是专问人家:“什么是比现在更幸福快乐的”那种。

    欢迎交流。

    ReplyDelete
  6. David:
    “潜能既是无能”,其实有些已经看得出了。

    薰衣草夫人:
    是真的会失控,很伤身。

    Liam:
    可惜不管成不成才,都得放他们出去扰乱社会。

    小庄:
    所以以后记得不要叫我蛇王,要叫我“伟大的王”。

    思问者:
    大家都说要珍惜当下,所以现在的幸福不是最大的快乐吗?

    糊涂了。

    ReplyDelete
  7. “警察捉了匪徒之后会送到邮政局。”

    哈哈哈~~~

    厉害!厉害!

    佩服!佩服!

    ReplyDelete
  8. 我覺得這些是人才. 可以上TVBS 演出搞笑劇.

    ReplyDelete
  9. 高猪:
    反正菜市场都可以是教育机构了,警察捉了匪徒送到邮政局也没什么稀奇了。

    Botak:
    不过如果这一类的人才二、三十个济济一堂,老师就要“起笑”了。

    ReplyDelete
  10. "还是有人认为菜市场和休闲公园是教育机构,警察捉了匪徒之后会送到邮政局去"

    这句话让我忍不住笑出声来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