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11, 2009

咸蛋超人虐兔记

邦旭终于不再一见到我就嚎啕大哭了,虽然我还没有去整容。他以为我是壁虎,因为他的老爸问他壁虎在哪里时,他除了指天花板,也指我。

他的咸蛋超人发型是天然的,可是还不会打怪兽。嗜好是虐待乌龟背上的兔子,又咬又掐又挖眼睛。
要行凶之前,先看看四周有没有防虐协会的人。看不到可疑的人,可是却看到一个像壁虎一样的人拿着手机在对着他猛拍照。
咦,你这个壁虎干嘛拍我?
老爸,那个壁虎用手机拍我!

转身就看到他老爸也在拍,用的是巨大笨重的相机,可不是手机。行凶过程拍得更加仔细呢!
既然无法阻止这个“壁虎”拍照,就索性不理了。
继续掐颈、挖眼、咬头!

8 comments:

  1. 咸蛋超人:这死壁虎,拍我就算了,还上网帮我宣传~~
    ·#%#¥!·¥%—*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 哇,这咸蛋超人是吃什么的呀,怎么头能圆成这个样子。。。

    等他头发再长些,加点‘胶’,就成鸡冠头了,哇咔咔!

    ReplyDelete
  4. 现在先练功,到时再打壁虎,哈哈

    ReplyDelete
  5. 這這這...這是誰啊?!我好像只看過他剛滿月的樣子!我到底多久沒回家了??

    ReplyDelete
  6. Jerry:
    下次这“死壁虎”的宣传主角可能是某“最美丽的男童军”了。

    小庄:
    发胶涂在两边,也可以当小魔神。

    Liam:
    他打算炼成了,将来可以对付医生。

    无名氏:
    你。。。你是谁呀?
    这么久没回家,谁还记得你?

    ReplyDelete
  7. =.=
    最美丽的男童军?
    很熟的感觉
    帮我问候他吧~~

    ReplyDelete
  8. 他还是不觉得他很帅,可能他念念不忘他是“最美丽的男童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