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8, 2010

烦不胜烦

叶露露把生活技能主任这样的一个球踢过来,从此就把我当作兰花草,一日烦三回,一会儿递交档案,一会儿检查卡片,一会儿点算货物......神出鬼没,有时跑到班上来,有时跑到生活技能室去,时时扰乱教学,烦不胜烦。

我想有一天我得在她必经之路设陷阱让她掉进去或挂到树上去,好让我可以好好地上一堂课。

除了上课时间,连放学后要驾车回家,叶露露也会突然出现在车窗旁叫住我,很认真地跟我说:“那张购物单你记得让校长过目一下,还有那些工具表,你用电脑打好之后,一定要记得save起来,一定要save起来的。”

我忍忍忍,还是忍不住笑。用电脑打好了那么多份的工具表,有哪一个笨蛋会不把它们储存下来?这样的事情竟然要来敲我的车窗提醒我,浪费我回家做蛇王的宝贵时间?

然后她又问:“那份报销的记录你交了没有?应该要交给谁?”

做了那么多年的主任都不知道要交给谁,我哪里会知道?

没关系,让我把球踢给校长好了。

难得今天神志清醒,记得把购物单和报销记录拿去给校长看。校长当然比我更加不知人间的事务,根本不知道竟然有人会做出一份这么完善的报销记录来,当然就更加不知道要把这份档案交给谁过目了。他看了又看,最后说:“这只是我们自己存着备用而已,如果有官员来查问,我们才给他们看看。你不必太压力!”

我很像很有压力的样子吗?我嘴硬地说:“我没压力,只是叶露露时常叫我看这个看那个,太多东西了,我根本无法招架!”

校长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吞吞吐吐地说:“她。。。她有时太过。。。我们有时也不必太。。。要pandai pandai。。。”

我打蛇随棍上:“如果要我像叶露露那样办事,我根本就不必做班主任的工作了!”

校长竟然说:“是呀!可能是因为她没有commitment吧,所以就只注重在这些事情。”

然后校长又继续努力帮我解除压力,叫我不要担心,还催眠我说我绝对可以做得来的。

我以小人之心猜想:我还没当叶露露的兰花草之前,校长就是她的那棵兰花草,一日看三回,校长可能被烦到要抓狂了;现在叶露露没有借口去看校长了,校长是不是在暗示我尽量别去烦他,自己搞定就可以了?

当我回到班上去为学生复习,准备应付下一节的考试时,神出鬼没的叶露露又出现在我的门口了。

天,为什么出现的不是吴尊这样的帅哥,而是沉鱼落雁的叶露露?

我黑着脸说:“我现在没有空!”

她指了指手中的盒子说:“我要拿这些螺丝起子来给你看,我要丢掉它们了,先给你看一下。”

我昨天不是已经看过了吗?看一回还不够?那是我去年就要求她报销丢掉,不能再使用的螺丝起子,到底我还要看它们多少次,它们才会真正消失?

我要开始物色设陷阱的地点了。

12 comments:

  1. 感觉校长比较感到压力。 不然他不会说"你不必太压力!"来做掩饰。。

    ReplyDelete
  2. 买个吴尊面具,给叶露露戴
    这样至少顺眼点
    然后自己幻想跟他进距离交谈,跟他接触~~~
    哈哈!!!!!

    ReplyDelete
  3. 無時無刻把壓力嫁禍給他人的家伙真的很可惡。
    但是設陷阱,不如制造陷阱;趁四下無人時,拿水壺往其腦門一敲………有機會給她忘掉誰是生活技能主任

    ReplyDelete
  4. 简直大材小用,如果一些关呼人命的事让她去做,每个细节都做得那么认真,应该就万无一失了。可惜她却跑去当老师,真的是事倍功半还惹人烦…

    ReplyDelete
  5. 呵呵呵,好一个叶露露。。蛇蛇,她掉进了陷阱后让我知道哦,可以来个咬人大会 XD

    ReplyDelete
  6. 别挖太深,影响地下水就不好了!

    ReplyDelete
  7. 找个男的向她露宝,受点刺激可能会好些。

    ReplyDelete
  8. Fair仔:
    看来你比较了解校长。

    Jerry:
    马六甲有吴尊面具卖吗?

    波波:
    我的水壶会坏掉的。我试试看用她的水壶行凶。

    David:
    感觉上她比较适合当法医。


    薰衣草夫人:
    不要有续集啦,我要磨刀了。

    Ulat:
    已经沉鱼落雁了,虫看到她也会吃不下的。

    幸运猪:
    哦,我会为大局着想的。

    Botak:
    她或许喜欢光头的。

    ReplyDelete
  9. 我也觉得botak是在暗示大王找他去露宝~~哈哈哈哈哈!通常很闲的人才会那么在意每一个小小小细节,然后不停的提醒别人该怎么处理这些芝麻绿豆的小事,以表现出自己绝对是能干+忙碌的!

    ReplyDelete
  10. 可怜的大王蛇,是时候出蛇招,找个陷阱一口咬死她了!哈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