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9, 2010

茫茫大海之旅

短九天的假期,师傅说要去合艾,阿田说要去苏梅岛,结果最后我们一起乘邮轮去了公海。也算出了国吧?

当一次行人去搭渡轮,就会发现驾车过海是件苦差。行人,付了RM1.20就有渡轮在尽头等你;汽车司机,付了RM7.70就有条长龙在面前堵你。
过了海,就要顶着烈日步行到瑞天咸码头去等上邮轮。
瑞天咸码头已经健了新颖的办事处,不过大家先别高兴,那是只可以远望不可以进入的海市蜃楼。
大家必须在遥远、热气逼人的路旁排队张望。咱们英明神武的警察叔叔会严正以待,确保没有人趁机溜入海市蜃楼里去。

排在一号位的秀凤当然会据理力争,尽忠职守的警察叔叔说:“那栋建筑物还没建好,要等十月才启用,现在进去会有危险。”

噢,还没建好,现在进去会有危险,所以大家只好在路旁等候,因为路旁一点也不危险。等到接近六点大家才进去时,那栋建筑物就不会有危险了。
所以等到五点多,危险下班了,我们就可以进入海市蜃楼了。原来里面不但宽敞明亮,还有冷气!不过咱们的队伍里头的确不乏没文化的同胞,一到入口处就你推我挤,连如此凶巴巴的大王蛇也会在柜台处被人推开,真是没天理!

在柜台处很快就拿到了登船卡,卡上早已印好姓名和房间号码,就跟之前旅行社给的资料一样。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在八点之前check in就行了,而我们那么早去路旁排队日光浴、争先恐后记冲入柜台,只差没大打出手,其实是一件很戆居的事!那个事前一直交待我们必须在五点之前抵达码头,害我们当了傻瓜的师傅竟然比我们迟到一个小时。

唉,遇到刘姥姥真无奈,下次还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好了。
六点多,我们终于可以登船了。
一登船就是晚餐时间。
可惜我们没找到八个人一组,不能坐在窗口边看着船启航的情形。
大家吃得正开心的时候,乐队出动了,一桌一桌地去献唱。菲律宾歌女的手中还抓着一把钞票,让我有个错觉,好像是他们为我们唱了歌之后就会给我们一些小费,感谢我们听他们唱歌。

一顿晚餐吃了很久很久,饱到走不动。副校长说我们连明天的早餐的份量也一起吃了。秀凤纠正他:是连后天的也吃了。

然后大家就到甲板上去看风景。其实是一片黑漆漆,除了海上的浮标和槟岛上的灯光,什么风景也看不到。一直听到广播说娱乐场所开放了,也就是说大家可以去赌博了,可是又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赌场开放了,船停了,是不是说我们已经出了公海?为什么我们还可以看到槟岛上的灯光,而且还离我们那么近?

很失望!

到了午夜,船终于又开了,我们终于到了一个四周都是漆黑一片,见不到灯光的地方。槟岛总算离开我们的视线了。这时小孩子应该累坏离开泳池了吧?我们没游泳很不甘心呢!虽然泳池只有我们家里的卧室那么大,不过至少也要享受一下水力按摩吧?

结果,原来累了的是泳池,它们原来需要休息,全被用网盖起来了!

既然不像赌博,也不想找什么娱乐,就回到像药丸那么大粒的房间里去睡好了。

第二天早上,梳洗完毕,就到甲板上去看日出。原来晚上下了雨。太阳出来了,甘愿了,可以吃早餐了。早餐当然比晚餐差得多了。不过我们的四个胃还是可以装下很多食物。八个胃的丽萍没有同行真是一大遗憾,要不然她可以帮我们吃回更多票价。
吃了早餐,办了登岸手续拿回身份证之后,我们又到甲板上去看风景。这时当然已经可以看到风景了,可惜船已经靠岸,看来看去都是看到槟城,一点惊喜也没有。

离开邮轮,我们又步行到码头搭渡轮。回到北海,我们决定搭巴士回家。
虽然巴士站里有UTC巴士,可是小时候搭UTC的恐怖经验还历历在目,所以我们誓死要搭乘rapid。等呀等,我们终于等到了Rapid。耶,我们不再输给小朋友了!


不过,为什么我们下车了,那位紧张兮兮站了十多分钟的大婶还站在那儿?

5 comments:

  1. 就这样而已????

    我原本也打算去的呢。。。

    ReplyDelete
  2. 你们睡在底舱吗?睡房有窗口吗?
    你们都不赌博的,怎么会去这种油轮?

    ReplyDelete
  3. 我也一直想去
    会贵吗?
    里面有鬼吗?

    ReplyDelete
  4. tamiya:
    当然不只这样,你可以自己花钱去找娱乐,有歌厅、夜总会、卡拉OK、健身中心、各种餐厅。。。还有走来走去任看的美女。

    Botak:
    客房在五楼、六楼、十楼,全在水面上(很失望呢!)。有些房间有窗口,有些没有。肯花钱可以住套房。我们这些乡巴佬不赌博,只是想去见识一下。

    Liam:
    每人RM130包房间和两餐,如果不要房间,每人RM90。我们住这么廉价狭小的房间,还没资格见到鬼。

    幸运猪:
    现在回想起来,大婶有点像猪肉采购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