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2, 2010

伪游客

这个周末的觅食之旅听说是到大山脚去吃鸭蛋炒粿条,可是结果不知为何却去了槟城吃白咖喱面。

原以为槟城的小贩都站在水沟旁营业,可是地头蛇却把我们带到住家式冷气房去。让我再去三次我也肯定找不到它在哪里。

白色咖喱面真的是白色的,不过在加辣椒之前,应该不算是咖喱面,而是椰浆面。甜甜的,其实不需要加辣椒也已经很好吃了。
不过看到辣椒而不加三汤匙实在很对不起自己,所以白咖喱面转眼间就变成红咖喱面了。可是原来黑色油腻的辣椒里面还参杂了一大堆炸到焦黑的葱葱蒜蒜,全浮在面汤上,好苦呀!

有点后悔。

吃了面,就到极乐寺的八角亭去。远远就看到它,好——巨——大!

我们没有慧根,只想着:需要吗?
另一边的鹿角蕨也很巨大。这个我们比较喜欢,因为不用花钱。
水池中央有个亭子 ,让我们不止可以乘凉,还可以对四周的“布景”指指点点。
我们不止没有慧根,原来竟然连中文也认识不了几个,真是晴天霹雳。我们研究了老半天也看不出这块石头上到底刻着什么句子,是子江水月?乐江水月? 小江水月?5江水月?
志强说:“上面那个字到底是什么就不知道,不过下面那两个水和月就肯定是我写的。”

认真看一看,的确有志强小学时代的水准。
.
离开八角亭之前,我们又进入商店去逛。临走前,我竟然买了一个碗!家里的碗碟已经多到可以开店了,我竟然还买了一个碗!
店里一定下了咒语!
.
下了山,志强把车停在市政局的停车场,我们又穿越血拼走道往极乐寺走上去。一路上被小贩们弄得晕头转向,个个胡乱开价,一件衣服可以从天价一直减价减到我们失去信心,不敢再问价为止。
.
我和志强各买了一个风铃。我又被下了咒,竟然看中了一个八卦风铃,从开价的十八块钱,减到举步离开被喊回去成交的八块钱。我一定是xiao liao!
走到乌龟池,又回头走下山去。到了平地,又手痒要花钱了。又买了一顶帽子(帽子的舌头?)。
到底我为什么要买帽子?一定是那个小贩对我施了咒!我真的xiao liao!
.
再看看那个碗,我。。。我多了一个碗,就是说我可以把阿富最喜欢的那个碗打包收起来了,等他要去台湾之前送给他,当践行的礼物。唔,趁它还没破,快点行动。
.
买了帽子,大家步行去吃laksa。我虽然只能看着他们吃,不过感觉也是很幸福的。
当然这个把所有辣椒都挑出来的人,一定是志强了。他的面对挑战能力再一次被证明是很低的。
.
离开槟城,又接近吃晚餐的时间了。这一次大家终于在三顾茅庐之后有机会吃到“安娣炒粿条”了。结果——吃到的是没下调味料的炒粿条!因为安娣没空,炒粿条的是安哥!
那个捧炒粿条来的靓仔一连听到好几次的“没味道”投诉都不当一回事,只是偷笑着走回档口去。后来安哥听到风声了,终于把两碟炒粿条回锅加调味料再炒。这一次总算吃到真正的炒粿条了。
.
尴尬得不得了的安娣和安哥来道歉了好几次。可惜没免费赠送一碟加特大虾的,美中不足。
.
回途中,怎么好像还有一件事还没完成呢?丽萍终于想起来了,我们还没去大山脚吃鸭蛋炒粿条!

6 comments:

  1. 看到那晚laksa,新陳代謝即刻機動,口水分泌增加,肚子也很應景的咕咕叫起來!
    痛苦

    ReplyDelete
  2. 不简单的厉害吃呢。。。

    ReplyDelete
  3. 蛇蛇会不会又重了10kg?=0

    ReplyDelete
  4. Liam:
    教你一个进行不会变肥的觅食之旅的方法:对各种食物过敏,什么都不用吃,包你肥不起来。

    其实看别人吃也是很开心的。

    波波:
    可以打印下来,一边舔一边发挥想象力。

    tamiya,botak:
    我们有四个胃呀!

    Ulat:
    我的四个胃可以帮我消化,放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