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 2010

元宵狂食trip

可怜的志强,又上了贼船,被我们骗去大吃大喝兼大花钱了。谁叫他忘了我们是有四个胃的女人,丽萍甚至可能有八个胃!

原本说好要请他吃炒粿条的,却不知为什么他会把车驾到海边去,可能是某条过江龙指错路把这条地头蛇带到那儿去的,反正错有错着,有美食就行了。

来到海边,看到车山车海,也不知道应该走入哪一个门口,结果就选了“北海道”。里头却冷冷清清,不见人潮。

四个胃的女人喜欢吃有壳的生物,所以净点些蚶、啦啦、蛤蜊之类有挑战性的东西。志强点的是濑尿虾,还要注明是虾肉,没壳的,一点挑战也没有。
当然一点了虾,我就有异议了。我问他为什么要点虾?为什么要引诱我?为什么要害我只能看不能吃?

他说:“濑尿虾也不可以吃吗?濑尿虾是虾咩?它跟虾哪里是一样的?”

我。。。我也开始无法肯定到底濑尿虾是虾呢,还是一泡尿?不过还是不吃为妙。

丽萍忽然说:“敢敢吃啦,吃了之后就喝这样的酸柑水,就会没事了,就像用‘高亮’洗碗液洗掉一样!”
喝了酸柑水就可以解除过敏?幸好她没提议我直接走到洗碗槽那儿去喝高亮。

吃完蚶和啦啦,接下来她们又去水箱里寻猎物了。因为不知道鲎鱼到底有没有“内涵”,结果她们就选了两条好像还没完成发育、兼不曾见过的虎鱼。
转眼间,两条虎鱼就变成桌上佳肴了。那两个女人真是罪恶深重!
帮忙吃的人只是罪加一等而已。
要吃这样的鱼难度真高,正合我们这些人的意。至于志强这种低挑战能力的人,还是吃咸鱼米粉好了。
.
第一站吃完后,大家决定下一回要向鲎鱼进攻了。
.
接下来,又继续往炒粿条的目标前进,结果时间太早了,人家还没开档。我们不肯死心,还要往下一站出发。志强要晕了。他撑住又载我们到信达园去吃乐乐,因为那里的炒粿条摊子也还没开。吃了乐乐,丽萍开始念laksa了。带她去看了laksa摊子,她却没要坐下来吃的意思。
.
既然如此应该可以回家了吧?这次轮到志强豁出去了。他说还要第三圈,去太空船菜市场喝甘蔗水!
.
咦?不是去吃炒粿条?
.
喝了甘蔗水,应该回家了吧?已经豁出去的志强说:“去吃laksa!这个人吃不到laksa是不甘心的。”
.
知妻莫若夫,我们当然要舍命陪太子。所以我们又到阿牛的家乡去吃laksa。
.
志强说:“这次真的是last trip了!”我们暂且相信他。
.
吃了laksa和红豆冰,这次真的回家了。
.
饱到不能走动了。
.
晚上还有夜宵!
.
可惜这么美好的一天,竟然以停电为结束!
.
虽然被蚊子叮到满身包,眼睛也因为睡眠不足而肿到像核桃一样,可是排除了一个缺陷,剩下的都是美好,所以这是一个美好的元宵节。

3 comments:

  1. 攋尿虾当然是虾,只不过会"攋尿"这样解罢了。

    ReplyDelete
  2. 哇!lala 我喜欢! 好吃吗? 我也要去北海道!

    ReplyDelete
  3. Fair仔:
    吃濑尿虾就好像和尿一起吃一样。

    小庄:
    日本,很远的,所以啦啦很好吃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