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空手而归

在这样开心的聚会中,还是有些人明显地不是这么开心。。。

其实他们可以学其他的同学,直接说不要来/不敢来,要不然也可以学另一个学生——否认自己的身份!

当他们老远地开了二十多公里的车,来到这里后,却宁愿站在篱笆门外喂蚊子,千呼万唤也不肯进来。好不容易把他们请进来后,却僵直得连笑容也没有,不跟同学们打招呼,也不叫老师。

教不严,师之过。我直接命令他们:叫老师!

勉强叫了老师一声之后,这些人就走到后厅去,自顾自的小声说话,又忙着打电话,似乎完全没意图和好久不见的小学同学们交流。

原本开开心心玩成一片的学生面面相觑,大概开始后悔把这些人叫来。

更惊讶的还在后头,原来他们还约了一班人来。当我们听到连以前班上最令老师头痛的学生也会来时,我们的嘴都变成O形了。

其实除了那个“劈友”的,其他的学生我都欢迎,可是...他不是打算来找我报仇吧?

结果一大班天黑后才抵达的学生就自己在后厅搞小圈子,完全不参与前厅同学的活动。结果就变成了:前厅聚集着的是还在念书的学生,后厅聚集着的是早早辍学,已经出来社会打滚的前学生。

当大家要拍全体照的时候,还是有两个人死也不肯加入。

我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好像警惕性很高。

他们大概算是空手而归。。。

7 comments:

  1. 大王,妳为什么学妳的学生,也是站在篱笆外喂蚊子,不肯进来我家坐坐??

    ReplyDelete
  2. 有‘心’无‘力’,道不同不相为谋。有些人觉得自己过于黑暗,难以融入世俗的观念。别人总会说不该这样,不该那样。久了就会对人有所防备的。似乎对人好,内心就会蒙上一层枷锁,失去自尊。这些人不够聪明,没有往高处爬的能力,长期被社会道德观念压制,被逼服从,觉得自己是弱者,在内心里有种反抗世俗的概念,越俗的人格越讨厌,不愿/不懂得与人配合到达所谓开心,难以服从官方制度。物种多样化,对不同人格怀有歧视是不好的(世俗道德),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ReplyDelete
  3. 苦妈:
    我进去了,第一个被删除的就是我的留言,我无法用这个账户在你家留言,匿名也不能,沮丧呀!呜...

    David:
    他们的心里好像建起了一道墙。

    ReplyDelete
  4. 你怎么这样好心的,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也干?

    ReplyDelete
  5. 請問大王,你的學生幾嵗了?

    ReplyDelete
  6. 大王,我写了一封情信给妳,妳可以去看看吗??

    ReplyDelete
  7. 薰衣草夫人:
    其实我可以拒绝,可是我要强迫自己面对突如其来的状况,出关见人。

    555:
    超过三个五岁。

    苦妈:
    我也写了两封情信给你,里头载满了我的绵绵情话,请耐心阅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