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9, 2010

谁干的?

出门前,看起来还未成年的“培培”忽然生了十多条小鱼,为了让它安心坐月,只好把木木和糖糖(竟然会有人为雄孔雀鱼取一个这样的名字,这个人一定长得很 怪)隔离,养在瓶子里。心想着,回来时,糖糖大概已经成了木木的食物了。
结果是所有的鱼都还活着,可是木木的头竟然一片鲜红,淤血了。我们问了它很多次,它都不肯告诉我们真相。我们只好自己猜测:它想撞墙逃走?它被糖糖袭击?它跟糖糖打斗?

天亮后,又发现其中一棵木瓜树好像快不行了,一大堆的叶子一起枯萎。浇水时才发现一截树干好像腐烂了。不知道是不是上回从毒药中逃生的蜗牛们报的仇。

接着,在主人的爱心灌溉之下,木瓜树终于应声而倒了。

真要感谢它等我走开了才倒下来,没倒在我的头上。然后我们就觉得天空看起来比较亮了。
只是几天不在家而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动物不会讲,植物也不会讲,枉我照顾了它们这么久!

7 comments:

  1. 看来木瓜树是蜗牛练铁砂掌时打到的,可惜火候未到,终究需要大王推倒。
    至于那孔雀鱼,则是练功走火入魔,谷精上脑,变成这样。

    ReplyDelete
  2. 对。。。和波大一样看法。

    大王节哀,没木瓜就吃西瓜呗。

    ReplyDelete
  3. 还好,还好,还好我这只乌龟会讲话的。。。。
    妳不用担心我,我有什么事一定会告诉妳的~~

    ReplyDelete
  4. 虽然我很想这么干,但终究不是我干的。

    ReplyDelete
  5. Botak:
    在我的威逼之下,动物终于说出真相了。
    蜗牛说:“我们练的是铁头功,不是铁砂掌。我们其实是要害大王蛇的,可惜火候未到家。”

    木木说:“我是鲤鱼,不是孔雀鱼。我是被孔雀鱼仆头才会瘀血的。”

    豆浆:
    我没种西瓜,不过还有两棵木瓜树,吃到呕。

    苦妈:
    啊~乌龟会说话~

    moot:
    我明明看到你的指模!

    小庄:
    隔壁的黑狗说是你和moot一起下的毒手!

    老五:
    我相信你,因为隔壁的黑狗没说出你的名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