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6, 2010

赴拖鞋——兰之约

听说今年花卉节的重头戏是拖鞋兰。

拖鞋兰?原本应该长着兰花的植物上却长着拖鞋?听起来好像很神奇。大王花很兴奋地要去看个究竟。
原本还想着,植物园外的停车场已经扩建到可以容纳飞碟了,那么停车应该不再是一个问题了吧?

事实证明,人各有脑,脑脑不同。那么大的停车场,是用来出租,供摆卖植物的。兴致勃勃要去参观的普罗大众必须把车子停在天不吐那么远的地方,然后才老远地走到植物园,噢,不是植物园,是植物园外的停车场去。因为今年的花卉节不是设在植物园里,而是植物园外。
经过一排又一排的花摊子,看到不少美丽的花草树木,
包括种在花盆里的鹿角蕨!
还有巨大的木槿花。不知是哪一位异人,竟然把美丽的木槿花改“良”成这么难看的“纸皮花”,即使还在怒放中,也已经跟一朵枯花没什么分别。真是莫名其妙。

看了这么多待售的植物,偏偏就是找不到展览或参赛的植物。只好走入植物园。
植物园的铁门不知为何坏了一边。或者过几天他们可以用新的拱门代替。

在植物园里走了一圈出来,发现原来所有的参赛兰花和盆栽都在石头公园外的通道上。我们连忙走过去,一眼就看到一大堆的兰花。看到眼花缭乱。

忽然,大王花很兴奋地指着一串东西说:“嗱,这就是拖鞋兰。报纸上介绍的!”
我半信半疑,拖鞋兰?为什么没看到拖鞋?我以为拖鞋兰是——
这个样子的!

好失望啊!

不过,我们竟然看到了桑树的盆栽!
被虐待成这个样子了,树上居然还结满了桑果!
一个马来妇女走过来说:“哗,开满了花!”

我告诉她,那不是花,是果,mulberry。她说:“mulberry?Oh,macam telefonlah,telefon ada blackberry!"

真是无厘头。

然后听到一个女人对她的朋友说:"你看,这棵树真像一棵普通的草。”
我凑前去看,刚想告诉大王花,原来朽木也可雕也,谁知那个女人就看着树旁的牌子读出来:“黄花木。”
我只好把要说的话吞回去,免得她以为我故意纠正她。
看完兰花、富贵花和盆栽,我们又走回去,经过卖花草的摊子,才发现植物不怕生的丑,只要取个好名字就可以行了。
像这样,就是一桶金了!
走到入口处,竟然看到一旁的树林正冒出白烟,好像正在喷蚊油——赶客了。

我们空手而归。车子停那么远,要买东西?三思才行!

7 comments:

  1. 紫色的蛇?不叫大王蛇了?

    我还是喜欢叫妳大王咧~~

    ReplyDelete
  2. 所以你要记得,就是钱太多,也不要送我那一桶金,又俗又丑。

    ReplyDelete
  3. 苦妈:
    我不做大王很久了...

    大王花:
    这样我送你“百子千孙”。

    ReplyDelete
  4. 盆栽很有趣,人有种心态,要把大的东西变小,又想把小的东西变大,总之对已经有的有所不满,大概这就是活着的象征。看盆栽,会看到大自然的生命力,只要把自己想象得很渺小,就会看见一颗大树。人们喜欢把盆栽修剪得像一颗参天大树,感觉大概是象征天地都在我手中。

    ReplyDelete
  5. 我想紫大蛇心里说 :朽木不可雕也。 看清楚了, 把植物放进小盆久了,它会“适应”化的缩小。

    一桶金?它的意思是要帮卖的人赚一桶金。

    ReplyDelete
  6. moot, 就是啊,俗人太多,所以老板最后都能赚个盆满钵满的,嘿嘿。

    ReplyDelete
  7. David:
    我喜欢把伞形的植物修剪成球形,代表“球就在我手中”。

    Moot:
    小盆会适应不来,破裂自尽。不知是植物聪明,还是花盆?

    小庄:
    我打算把我那些长了白色介壳虫的植物以“一盆珍珠”的名称来高价出售。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