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0, 2010

吹来横祸

大风吹,椰树倒,殃及池鱼。
千年老椰树不偏不倚,就那么往志勇的屋子旁的空地倒下去,打崩了围墙,打断了电话线,打落了电灯、打破了屋瓦,就是不往它自家的主人“不是人”打去。
“不是人”既然已经不是人,受害者只好自叹倒霉,自己解决。志强请来了Pertahanan Awam。原来Pertahanan Awam 不是保家卫国机构,而是解救小市民于水深火热中的。
他们拿出电锯,倒了燃油,发现不够,就问:“你们有什么燃油吗?黑油也可以。”然后又问:“你们有巴冷刀吗?”原来他们什么也没有。后来他们终于在车上找到好几把斧头,就用电锯和斧头开始工作。

然后他们就把砍下来的椰叶放在志强家门口!
今天再去看,椰干已经被锯成一段段,可以当木筏了。地上的围墙碎片,是不是该往“不是人”的园地丢去呢?
志勇已经搭好鹰架换好屋瓦。坏掉的三十多片屋瓦,不知志勇有没有往“不是人”的屋顶抛去当作是送给她的礼物呢?
看到地上有两个椰子,我以为志勇得到两个椰子作为安慰奖。他大声说:“我得到六十多粒椰子!”

原来都堆放在后面。
这样得来的椰子,只能叹三声。如果发现邻居种椰树,还是趁早请它喝咖啡乌吧!

Monday, March 29, 2010

杀人餐

一波三折之后,大家终于又有机会一起去游泳,结果明明好好的一个天,我们一到泳池,就立刻乌云密布。我们还是付了钱进去,还坚持要好好珍惜短短的半小时游泳时间。结果一下水,更恐怖的来了,又是打雷又是闪电。我们冒着生命的危险,游了一圈。有为少年们停下来开会,我继续再游了一圈。然后管理员就吹哨子把大家叫上岸了。

所以他们的游泳费用是RM3/100m,我的比较便宜,RM3/200m。得到的好处是:头发没像上个星期那么坚硬,因为浸水的时间太短!

就这样,顺水推舟把阿富送到Sunway去跟家人团聚。他们一家人约好去Sakae Sushi 吃晚餐,我们几个穷人怕吃了之后心会很sakit,所以只好在门口跟他们依依不舍地道别了。

然后我们就到处逛,想碰碰运气,希望可以找到一个便宜又大块的键盘,好让某人可以练好钢琴来追女生。可惜只买到几瓶汽水。

在泳池只喝了那么一点点的水,当然很快就饿了。既然我们吃不起日本餐,只好去吃泰国餐了。帮他们点了海鲜配饭。某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的人听信谣言说配上sambal会很好吃,就拼命往海鲜和白饭里添辣椒。结果被辣到差点脱水。

可是他还是坚持不懈,继续挑战极限。

吃完辣椒饭,此人奄奄一息地问:“有人辣到死掉的吗?”
.
“的确有人曾经吃辣椒比赛得了冠军,几个小时之后死掉的。”我当然没有刺激他,我只是轻描淡写而已。他要被吓倒,那是他胆小。
.
在确定还活着之后,他说:“我要跟人家讲,Sunway有一间卖杀人餐的泰国餐馆。”
.
游泳池的雷电打不死我们,最后却被辣死在泰国餐馆,真有够糗的。

Saturday, March 27, 2010

弟子规

听说政府已经没有钱了,可是Latihan Dalam Perkhidmatan,LDP 还是要继续办下去,应对方法就是——早餐请自备。

今天的LDP应该是今年的第一次吧?课程主题是“......弟子规......",差点就被看成是ZZZZZZ。听说是八点报到,八点半开始。一早,主讲人已经一字排开站在礼堂里做好准备,可是我们的老师们个个慢条斯理,根本不当一回事。到了八点半,礼堂里的空椅子还有一大堆,因为还有很多人还没吃完早餐。

由于进礼堂进得早,无法预测嘴巴无法关起来的黄后们会坐在哪里,所以就随便选了个位子坐下。结果还是避不开上帝的考验,不久黄后们来到了,就那么刚好坐在我的后面。然后她们的嘴巴就不曾再闭起来了。

今天的司仪是说话一块一块,结结巴巴的Z老师。没做好功课,唉!一看到她出场,我就很后悔没带棉花去塞耳朵。哼,如果让我来当司仪,我就说话两块两块,说到大家都睡着了,时间到才搅闹钟叫大家起床回家。

相较于昨天歇斯底里主讲防火意识、衣着怪异的安娣,今天请来的的主讲人蔡老师有张顺眼的圆面孔、一把低沉悦耳的声音,拿起麦克风来就那么轻轻地、慢慢地讲呀讲的,我的ZZZZZZ就飘呀飘的飘走了。

所以,演讲也好,教书也好,根本不需要大喊大叫,那是去体育馆才要做的事。


蔡老师在白板上写了“學”这个字,说字上半部的结构是老师的手和学生的手在一起努力把中间的XX拿掉。可是我怎样看,都觉得好象是双方的手在很努力地把XX推给对方。

那么人的一生到底要怎样才会好呢?根据现代的版本,命竟然排在第一,第二是运,第三是风水,第四是积阴德,第五才轮到读书。噢,我买不起MURANO原来就是因为我读了太多书。

后面的黄后还是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完全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一点都没有停下口来的迹象。师傅拿着录像机在录呀录的,不知道有没有把她们的丑态也一并录下来呢?

下一次的LDP应该主办一堂“如何尊重主讲人、不要tuo衰家”的课程给这些害群之马。

主讲人一位接一位地讲完后,轮到我们的司仪出场。这时大家以为她会说:“谢谢我们的主讲人,今天的讲座会就到这里结束。。。”结果大家大失所望,因为时间还剩下半小时,我们的司仪不但有本身教导弟子规的心得要跟大家分享,还有一片教导弟子规的光碟要播放。她一说,大家已经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椅子上了。她竟然还问:“你们要听吗?”

Come on,你要大家回答你“不要”吗?

大家静静不出声。司仪又东拉西扯,好不容易才播放了影片。影片一边在播放着,司仪又以一块一块的破句子继续东拉西扯。扯到十二点多了,不醒目的司仪竟然还意犹未尽,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可怜的主讲人讲完了,还被罚在礼堂里呆坐了超过半小时。许多老师都毫不留情面地径自离开礼堂了。

等呀等,我们终于等到司仪觉悟,放我们一条生路,回家去。

真是一大败笔!

Friday, March 26, 2010

msspp ke-n

又一年,又见学联运动会。我们的田径队又获得冠军。一点新意也没有。不过获得的金牌数量应该是历年来最多的,而且还有很多选手破了纪录。 我每天信誓旦旦地说要去体育馆看比赛,结果最后只看到闭幕典礼。

没有了推动力。。。

因为我进场了所以大人物也跟着进场了。大人物进场时,伴随的是红彤彤的kompang队伍,像一盘散沙一样。这个比较有新意。
不知某名校的铜乐队出场时,那盘红彤彤的散沙有没有在地上挖一个洞把自己的头埋起来呢?
我们的学生出场时,我们就在看台上大喊大叫大力鼓掌,像傻瓜一样,学生就在跑道上傻笑。
听说我们的田径队得到冠军的次数,就跟学联运动会的举办次数一样多。对于这次又获得冠军,田径老师的结论是:因为我们的“乡村”老师来当ketua pegawai嘛。
.
她们个个晒到焦黑,满脸油光,却绝口不提自己的功劳。
.
不像某些人。。。

Tuesday, March 23, 2010

一只黄蜂

刚开始上课,就来了一只黄蜂。虽然每一次不管飞进来的是什么昆虫,学生都会说它是黄蜂,不过这次来的倒真的是黄蜂。

那黄蜂就对着一盏日光灯痴痴缠,钻上钻下的,学生的头也跟着它转来转去。当然,课就不用上了,大家都那么忙。除了看,还不时尖叫。

我不知道到底要设法把那只扰乱教学的黄蜂消灭掉,还是要眛着良心向小朋友灌输“爱护小动物”的观念。最后我说:“好了,不要管它。”

就像卡通里的鸵鸟把头埋在沙里一样。

可是学生还是在尖叫,根本无法上课。我说出心里的话了:“反正下一节你们要到电脑室去,等你们走了,我就叫嘉兴杀了它!”

为什么要叫嘉兴呢?因为他最吵闹、最兴奋。

嘉兴说:“让风扇杀死它,把它引到风扇这边来,让风扇杀掉它!”

我当然希望可以让风扇杀掉它,可惜它太轻盈了,根本无法靠近风扇。

嘉兴又有新主意了。他说:“在风扇那边挂一块肉,引它过来。”

挂一块肉,不是引乌鸦、引狐狸的吗?对黄蜂有效吗?

“黄蜂不吃肉的啦!”虽然我不是很肯定。

嘉兴还是不死心,他说:“那么,就挂一朵鲜花!”

又要挂肉,又要挂鲜花,结果还没行动就敲钟了。小朋友们只好依依不舍地离开桌位去排队。可是又对那只黄蜂太依依不舍了,竟然不肯像平时那样在走廊上排队,全站在黑板前挤沙丁鱼。

好不容易才把他们叫出去,带到电脑室去,接下来就是嘉兴杀黄蜂的时间了。嘉兴去向校工借扫把。我回到课室却找不到那只黄蜂了。可能它对已经关掉的灯一点兴趣也没有,也可能它已经跟着学生一起到电脑室去上课了。

嘉兴拿着长长的巫婆扫把回来,发现英雄无用武之地,只好失望地拿回去还。

幸好没机会让他当凶手。阿弥陀佛。

Monday, March 22, 2010

伪游客

这个周末的觅食之旅听说是到大山脚去吃鸭蛋炒粿条,可是结果不知为何却去了槟城吃白咖喱面。

原以为槟城的小贩都站在水沟旁营业,可是地头蛇却把我们带到住家式冷气房去。让我再去三次我也肯定找不到它在哪里。

白色咖喱面真的是白色的,不过在加辣椒之前,应该不算是咖喱面,而是椰浆面。甜甜的,其实不需要加辣椒也已经很好吃了。
不过看到辣椒而不加三汤匙实在很对不起自己,所以白咖喱面转眼间就变成红咖喱面了。可是原来黑色油腻的辣椒里面还参杂了一大堆炸到焦黑的葱葱蒜蒜,全浮在面汤上,好苦呀!

有点后悔。

吃了面,就到极乐寺的八角亭去。远远就看到它,好——巨——大!

我们没有慧根,只想着:需要吗?
另一边的鹿角蕨也很巨大。这个我们比较喜欢,因为不用花钱。
水池中央有个亭子 ,让我们不止可以乘凉,还可以对四周的“布景”指指点点。
我们不止没有慧根,原来竟然连中文也认识不了几个,真是晴天霹雳。我们研究了老半天也看不出这块石头上到底刻着什么句子,是子江水月?乐江水月? 小江水月?5江水月?
志强说:“上面那个字到底是什么就不知道,不过下面那两个水和月就肯定是我写的。”

认真看一看,的确有志强小学时代的水准。
.
离开八角亭之前,我们又进入商店去逛。临走前,我竟然买了一个碗!家里的碗碟已经多到可以开店了,我竟然还买了一个碗!
店里一定下了咒语!
.
下了山,志强把车停在市政局的停车场,我们又穿越血拼走道往极乐寺走上去。一路上被小贩们弄得晕头转向,个个胡乱开价,一件衣服可以从天价一直减价减到我们失去信心,不敢再问价为止。
.
我和志强各买了一个风铃。我又被下了咒,竟然看中了一个八卦风铃,从开价的十八块钱,减到举步离开被喊回去成交的八块钱。我一定是xiao liao!
走到乌龟池,又回头走下山去。到了平地,又手痒要花钱了。又买了一顶帽子(帽子的舌头?)。
到底我为什么要买帽子?一定是那个小贩对我施了咒!我真的xiao liao!
.
再看看那个碗,我。。。我多了一个碗,就是说我可以把阿富最喜欢的那个碗打包收起来了,等他要去台湾之前送给他,当践行的礼物。唔,趁它还没破,快点行动。
.
买了帽子,大家步行去吃laksa。我虽然只能看着他们吃,不过感觉也是很幸福的。
当然这个把所有辣椒都挑出来的人,一定是志强了。他的面对挑战能力再一次被证明是很低的。
.
离开槟城,又接近吃晚餐的时间了。这一次大家终于在三顾茅庐之后有机会吃到“安娣炒粿条”了。结果——吃到的是没下调味料的炒粿条!因为安娣没空,炒粿条的是安哥!
那个捧炒粿条来的靓仔一连听到好几次的“没味道”投诉都不当一回事,只是偷笑着走回档口去。后来安哥听到风声了,终于把两碟炒粿条回锅加调味料再炒。这一次总算吃到真正的炒粿条了。
.
尴尬得不得了的安娣和安哥来道歉了好几次。可惜没免费赠送一碟加特大虾的,美中不足。
.
回途中,怎么好像还有一件事还没完成呢?丽萍终于想起来了,我们还没去大山脚吃鸭蛋炒粿条!

Friday, March 19, 2010

茫茫大海之旅

短九天的假期,师傅说要去合艾,阿田说要去苏梅岛,结果最后我们一起乘邮轮去了公海。也算出了国吧?

当一次行人去搭渡轮,就会发现驾车过海是件苦差。行人,付了RM1.20就有渡轮在尽头等你;汽车司机,付了RM7.70就有条长龙在面前堵你。
过了海,就要顶着烈日步行到瑞天咸码头去等上邮轮。
瑞天咸码头已经健了新颖的办事处,不过大家先别高兴,那是只可以远望不可以进入的海市蜃楼。
大家必须在遥远、热气逼人的路旁排队张望。咱们英明神武的警察叔叔会严正以待,确保没有人趁机溜入海市蜃楼里去。

排在一号位的秀凤当然会据理力争,尽忠职守的警察叔叔说:“那栋建筑物还没建好,要等十月才启用,现在进去会有危险。”

噢,还没建好,现在进去会有危险,所以大家只好在路旁等候,因为路旁一点也不危险。等到接近六点大家才进去时,那栋建筑物就不会有危险了。
所以等到五点多,危险下班了,我们就可以进入海市蜃楼了。原来里面不但宽敞明亮,还有冷气!不过咱们的队伍里头的确不乏没文化的同胞,一到入口处就你推我挤,连如此凶巴巴的大王蛇也会在柜台处被人推开,真是没天理!

在柜台处很快就拿到了登船卡,卡上早已印好姓名和房间号码,就跟之前旅行社给的资料一样。也就是说,我们只要在八点之前check in就行了,而我们那么早去路旁排队日光浴、争先恐后记冲入柜台,只差没大打出手,其实是一件很戆居的事!那个事前一直交待我们必须在五点之前抵达码头,害我们当了傻瓜的师傅竟然比我们迟到一个小时。

唉,遇到刘姥姥真无奈,下次还是跟着自己的感觉走好了。
六点多,我们终于可以登船了。
一登船就是晚餐时间。
可惜我们没找到八个人一组,不能坐在窗口边看着船启航的情形。
大家吃得正开心的时候,乐队出动了,一桌一桌地去献唱。菲律宾歌女的手中还抓着一把钞票,让我有个错觉,好像是他们为我们唱了歌之后就会给我们一些小费,感谢我们听他们唱歌。

一顿晚餐吃了很久很久,饱到走不动。副校长说我们连明天的早餐的份量也一起吃了。秀凤纠正他:是连后天的也吃了。

然后大家就到甲板上去看风景。其实是一片黑漆漆,除了海上的浮标和槟岛上的灯光,什么风景也看不到。一直听到广播说娱乐场所开放了,也就是说大家可以去赌博了,可是又跟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们一直耿耿于怀的是:赌场开放了,船停了,是不是说我们已经出了公海?为什么我们还可以看到槟岛上的灯光,而且还离我们那么近?

很失望!

到了午夜,船终于又开了,我们终于到了一个四周都是漆黑一片,见不到灯光的地方。槟岛总算离开我们的视线了。这时小孩子应该累坏离开泳池了吧?我们没游泳很不甘心呢!虽然泳池只有我们家里的卧室那么大,不过至少也要享受一下水力按摩吧?

结果,原来累了的是泳池,它们原来需要休息,全被用网盖起来了!

既然不像赌博,也不想找什么娱乐,就回到像药丸那么大粒的房间里去睡好了。

第二天早上,梳洗完毕,就到甲板上去看日出。原来晚上下了雨。太阳出来了,甘愿了,可以吃早餐了。早餐当然比晚餐差得多了。不过我们的四个胃还是可以装下很多食物。八个胃的丽萍没有同行真是一大遗憾,要不然她可以帮我们吃回更多票价。
吃了早餐,办了登岸手续拿回身份证之后,我们又到甲板上去看风景。这时当然已经可以看到风景了,可惜船已经靠岸,看来看去都是看到槟城,一点惊喜也没有。

离开邮轮,我们又步行到码头搭渡轮。回到北海,我们决定搭巴士回家。
虽然巴士站里有UTC巴士,可是小时候搭UTC的恐怖经验还历历在目,所以我们誓死要搭乘rapid。等呀等,我们终于等到了Rapid。耶,我们不再输给小朋友了!


不过,为什么我们下车了,那位紧张兮兮站了十多分钟的大婶还站在那儿?

Monday, March 15, 2010

鲎鱼终结者

志强又被四个胃的女人骗到海边去吃东西了。我们当然是吃有壳的动物,而志强只好吃炒米粉了。

这一次,我们决定向鲎鱼进攻。看了货色、问了价钱后就要了一只烤的。当然少不了蚶和啦啦,不过石头鱼、老虎鱼就免了。志强面对挑战的能力这么低,我们当然不会为难他,所以就点了一叠蛋黄炸濑尿虾来安抚他。

这蛋黄炸濑尿虾一送上来,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不过听说非常好吃。我把它递到志强面前,反正我不吃。丽萍看到我这么可怜,她又有新的抗过敏招式了。她说:“你敢敢吃,慢慢吃!”

慢慢吃?慢——慢——吃,就可以瞒得过我的免疫系统?

志强说:“慢慢吃,就慢慢发作,慢到你察觉不到出来!”

噢,我还是慢慢剥蚶壳好了。

好长的一段时间之后,差点被遗忘的烤鲎鱼终于送上来了。有点焦黑。没吃过鲎鱼的丽萍说:“它真像士兵。”
长相这样怪异,身上没肉又穿着盔甲的士兵到底要怎么吃呢?大王花想要像吃螃蟹一样伸手去拉它的脚了。
最后误打误撞地把它翻了过来。原来店家已经把它沿边切好了。想象中会看到橙黄色的卵,可是为什么映入眼帘的是黄绿色的呢?
.
海水污染?鲎鱼中毒?
.
这个不大重要啦。
.
大王花说:“幸好我们先问了价钱才点,不像老爸一样装酷,等到吃完东西后,人家跟他说一只鲎鱼一百块他也得给。”
.
志强好奇地问:“那么这只鲎鱼多少钱?”
.
我们大声的回答他:“一百块!”
.
他回以更大声的惨叫。
既然一只鲎鱼一百块(其实是八块钱,我们的钱比较大),我们就不可以浪费了。所有的卵都被挖光,一颗不剩。大家还一边吃一边说忏悔:为了我们的口腹之欲,一只活化石就这样丢了命。
掏空之后,又把鲎鱼壳反过来,当作什么事也不曾发生过一样。不过我们决定以后不会再吃鲎鱼了。
.
因为螃蟹比较好吃!

Sunday, March 14, 2010

神说

有人对我的无宗教、无神论很不以为然。

“有人”的神说:“今年你不适合参加红白事。”

所以“有人”不能去探望车祸受伤的亲人。

所以有人必须派这个无神论的异类去做代表。

Friday, March 12, 2010

路边社

SPM成绩放榜了,某名校很多学生栽在华文和道德教育上。路边社分析原因后说:

-这两科只有华人(忘了其他非回教徒)报考。

-要申请JPA奖学金,道德教育的成绩必须是A。

很多人以为是批改考卷的老师的错,错在太严厉,存心害死自己的族人。

半million女友说:“我们批改考卷时,是尽量给高分的。可是给grade的人并不是我们。”

给grade的人是谁呢?

等级会不会是

99-100分 = A+
97-98分 = A
95-96分 = A-

我想太多了。

半Million女友说:“他们一直想办法来害我们,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报应。”

报应?

他们将来一个个建xx宫、yy城堡啊!

哪有报应?

二合一了

塑料袋不是装东西用的吗?
可能因为我不是做大书记的料,
所以只能想出这样的方法。

Wednesday, March 10, 2010

二合一

大王花长得冰雪聪明,还受过高深教育。油站的人对她的印象就是:一看就知道是做“大书记”的人。

今天这位做“大书记”的人拿了一袋的泳镜(不是KFC哦!)和一盒花生米来给我。我说,把它们装在一起我比较容易拿。
冰雪聪明的大王花就打开盒子,努力地把整包的泳镜塞进花生米里面去。

还一边发牢骚。
.
.
.
.
.
.
我们要相信,大王花真的是很聪明的。她是做“大书记”的料子,花生米这样的小玩意就甭提了。

Monday, March 8, 2010

烦不胜烦

叶露露把生活技能主任这样的一个球踢过来,从此就把我当作兰花草,一日烦三回,一会儿递交档案,一会儿检查卡片,一会儿点算货物......神出鬼没,有时跑到班上来,有时跑到生活技能室去,时时扰乱教学,烦不胜烦。

我想有一天我得在她必经之路设陷阱让她掉进去或挂到树上去,好让我可以好好地上一堂课。

除了上课时间,连放学后要驾车回家,叶露露也会突然出现在车窗旁叫住我,很认真地跟我说:“那张购物单你记得让校长过目一下,还有那些工具表,你用电脑打好之后,一定要记得save起来,一定要save起来的。”

我忍忍忍,还是忍不住笑。用电脑打好了那么多份的工具表,有哪一个笨蛋会不把它们储存下来?这样的事情竟然要来敲我的车窗提醒我,浪费我回家做蛇王的宝贵时间?

然后她又问:“那份报销的记录你交了没有?应该要交给谁?”

做了那么多年的主任都不知道要交给谁,我哪里会知道?

没关系,让我把球踢给校长好了。

难得今天神志清醒,记得把购物单和报销记录拿去给校长看。校长当然比我更加不知人间的事务,根本不知道竟然有人会做出一份这么完善的报销记录来,当然就更加不知道要把这份档案交给谁过目了。他看了又看,最后说:“这只是我们自己存着备用而已,如果有官员来查问,我们才给他们看看。你不必太压力!”

我很像很有压力的样子吗?我嘴硬地说:“我没压力,只是叶露露时常叫我看这个看那个,太多东西了,我根本无法招架!”

校长一副一言难尽的样子,吞吞吐吐地说:“她。。。她有时太过。。。我们有时也不必太。。。要pandai pandai。。。”

我打蛇随棍上:“如果要我像叶露露那样办事,我根本就不必做班主任的工作了!”

校长竟然说:“是呀!可能是因为她没有commitment吧,所以就只注重在这些事情。”

然后校长又继续努力帮我解除压力,叫我不要担心,还催眠我说我绝对可以做得来的。

我以小人之心猜想:我还没当叶露露的兰花草之前,校长就是她的那棵兰花草,一日看三回,校长可能被烦到要抓狂了;现在叶露露没有借口去看校长了,校长是不是在暗示我尽量别去烦他,自己搞定就可以了?

当我回到班上去为学生复习,准备应付下一节的考试时,神出鬼没的叶露露又出现在我的门口了。

天,为什么出现的不是吴尊这样的帅哥,而是沉鱼落雁的叶露露?

我黑着脸说:“我现在没有空!”

她指了指手中的盒子说:“我要拿这些螺丝起子来给你看,我要丢掉它们了,先给你看一下。”

我昨天不是已经看过了吗?看一回还不够?那是我去年就要求她报销丢掉,不能再使用的螺丝起子,到底我还要看它们多少次,它们才会真正消失?

我要开始物色设陷阱的地点了。

Saturday, March 6, 2010

师之过?

蔡1-0 以后会不会当歌星还是个未知数,可是现在写的作文让老师改到一个头两个大却是肯定的。从头读到尾,还要猜测她到底是选了那一题来写呢?大概是“我生了一场病”吧。

今天,早上子祥起来的事后知道肚子很痛,妈妈就带去看医生。去到医院,医生帮看病了之后,医生说患上癌症,需要在医院留医。

子祥的旁边的小女孩也患上了癌症。他住在医院有三四个月了。小女孩的病情好转了。医生说子祥也可以出院了。

在回家的回家的路上,发现对面一辆车子车祸了。回家的子祥在家里跑来跑去在家撞头流血。妈妈又带去看医生。医生说一点小事,不会有事请的。然医生包起来,然后叫在不要乱乱跑了。

是老师的错?

Tuesday, March 2, 2010

你活该

活该

你活该

你们都活该

如果不是一开始就故意犯错
就不会牵涉一连串的错
一大堆的人
让大家那么不开心
你自食其果
你活该
siok siok very good !

Monday, March 1, 2010

元宵狂食trip

可怜的志强,又上了贼船,被我们骗去大吃大喝兼大花钱了。谁叫他忘了我们是有四个胃的女人,丽萍甚至可能有八个胃!

原本说好要请他吃炒粿条的,却不知为什么他会把车驾到海边去,可能是某条过江龙指错路把这条地头蛇带到那儿去的,反正错有错着,有美食就行了。

来到海边,看到车山车海,也不知道应该走入哪一个门口,结果就选了“北海道”。里头却冷冷清清,不见人潮。

四个胃的女人喜欢吃有壳的生物,所以净点些蚶、啦啦、蛤蜊之类有挑战性的东西。志强点的是濑尿虾,还要注明是虾肉,没壳的,一点挑战也没有。
当然一点了虾,我就有异议了。我问他为什么要点虾?为什么要引诱我?为什么要害我只能看不能吃?

他说:“濑尿虾也不可以吃吗?濑尿虾是虾咩?它跟虾哪里是一样的?”

我。。。我也开始无法肯定到底濑尿虾是虾呢,还是一泡尿?不过还是不吃为妙。

丽萍忽然说:“敢敢吃啦,吃了之后就喝这样的酸柑水,就会没事了,就像用‘高亮’洗碗液洗掉一样!”
喝了酸柑水就可以解除过敏?幸好她没提议我直接走到洗碗槽那儿去喝高亮。

吃完蚶和啦啦,接下来她们又去水箱里寻猎物了。因为不知道鲎鱼到底有没有“内涵”,结果她们就选了两条好像还没完成发育、兼不曾见过的虎鱼。
转眼间,两条虎鱼就变成桌上佳肴了。那两个女人真是罪恶深重!
帮忙吃的人只是罪加一等而已。
要吃这样的鱼难度真高,正合我们这些人的意。至于志强这种低挑战能力的人,还是吃咸鱼米粉好了。
.
第一站吃完后,大家决定下一回要向鲎鱼进攻了。
.
接下来,又继续往炒粿条的目标前进,结果时间太早了,人家还没开档。我们不肯死心,还要往下一站出发。志强要晕了。他撑住又载我们到信达园去吃乐乐,因为那里的炒粿条摊子也还没开。吃了乐乐,丽萍开始念laksa了。带她去看了laksa摊子,她却没要坐下来吃的意思。
.
既然如此应该可以回家了吧?这次轮到志强豁出去了。他说还要第三圈,去太空船菜市场喝甘蔗水!
.
咦?不是去吃炒粿条?
.
喝了甘蔗水,应该回家了吧?已经豁出去的志强说:“去吃laksa!这个人吃不到laksa是不甘心的。”
.
知妻莫若夫,我们当然要舍命陪太子。所以我们又到阿牛的家乡去吃laksa。
.
志强说:“这次真的是last trip了!”我们暂且相信他。
.
吃了laksa和红豆冰,这次真的回家了。
.
饱到不能走动了。
.
晚上还有夜宵!
.
可惜这么美好的一天,竟然以停电为结束!
.
虽然被蚊子叮到满身包,眼睛也因为睡眠不足而肿到像核桃一样,可是排除了一个缺陷,剩下的都是美好,所以这是一个美好的元宵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