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23, 2011

庙会

去了斗母宫的庙会当沙丁鱼。斗母宫里出乎想象地人山人海,我们很笨蛋地从正面走进去,寸步难行,因为大家都停在那儿看表 演。终于有个女人一边推开前面的小孩子,一边说:“你们不进去,安娣要进去!”然后就挤进庙里去了。我们就连忙用同样的招式挤进去。结果一进去,我们就发 现自己很笨蛋,原来斗母宫是有个通畅无阻的旁门的。

比我们迟一点抵达的某天下无敌的人比我们幸运多了,他说:“我根本没有走动,就被人群挤进来了。”省了不少气力。

斗母宫里到处都是人,除了看到天价的小蛋糕、免费的水墨画、漫画肖像和刷子松鼠之外,好像没看到任何跟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当然看得最多的就是背影。

我们进入庙里去参观、烧香。平时不烧香,一烧香,当然是有求而来。这一次,因为皮皮从铁门上摔下来,脸着地,结果整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所以就多许了一个愿——希望皮皮快快复原,不要死掉。

我们走了一圈,看到一大堆红包封制的参赛灯笼。不知人间事务的恶少问:“这些都是要拿去烧的啊?”

人家费尽心思做出来的灯笼,竟然被他当作祭拜用的纸扎品!参赛者可能需要检讨一下。

然后我们就遇到Kit。他一听说草地上有兔子任人触摸,就说可惜去年的庙会没在斗母宫进行。因为如果去年有庙会,那么他就可以去摸老虎。

幸亏去年斗母宫没举行庙会,要不然Kit的双手就不会在了。

庙 会应该在十一点结束,可是压轴的东于哲却好像在十一点多才出场。当然我就是在这一天才知道东于哲原来是两人,而且是国产的。小魔女的眼皮在东于哲出场的一 个小时之前已经严重下垂,几乎入睡了,可是那位在去庙会之前说“我对东于哲没什么兴趣”的某天下无敌的人却双腿生根,坚持要看完听完东于哲的表演才肯回 家,小魔女只好壮烈牺牲睡眠了。

其实以我的高度,根本看不到台上的人是男是女,更不用说要分得清楚什么东跟什么哲的。

今天看了报纸,才发现错过了很多东西。这都是别人的错,跟我的高度是无关的——那么多人挤到庙会里去干什么?

5 comments:

  1. 我去过最多人的庙是安邦的天后宫。华人拜神的心态很简单,就是有求于神,希望顺顺利利而已,如果有神,他会忙得不可开交,所以我估计神是不会理人的。

    到最后,我把神想象为--人们努力的方向如果一致,产生的精力会非常庞大,仅此而已,人还是要靠自己。天地万物,生生不息;聚散有时,生死有命;自得其法,自寻出路;万法随缘,自求多福。

    时代不同,现代人和以前的人想法不同,所以许多人庙照进,但是不是去烧香,因为不明白为什么要烧香。以前的人烧香,是拿来记录时间的,现代的人,已经不需要了,但是这个产业却依然存在。这是一个钟表和香并存的时代,传统和摩登交错的存在着。

    ReplyDelete
  2. 看不到东于哲,看那两个背影靓仔(白衣和蓝衣的)也不错。。。

    ReplyDelete
  3. 那么恶俗的灯笼,和纸扎品比较的话,是侮辱纸扎品。至于东于哲,我去八了一下, 嗯哼嗯哼,又是罐头。

    ReplyDelete
  4. 今年我没得去,呜呜。。。。。

    ReplyDelete
  5. David:
    我也认为神是不会睬我的。

    苦妈:
    那个蓝衣的的确是靓仔,白衣的就——呃——呃——

    moot:
    罐头没有危害社会,还带来欢乐,也不错啦!

    小庄:
    别哭,别哭,我帮你去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