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8, 2011

扼杀

放学后匆匆赶到假牙中学去呈交童军的注册费,却刚好碰到他们的放学时间,与涌出来的学生逆道而行,差点就被他们挤进大水沟里去。

一些学生看到我,很惊讶地叫我,又很高兴地跟我挥手打招呼。我也很高兴地跟他们挥手,其实我根本认不出他们是谁。不管男女,个个大了十八变,甚至七十二变,要认出他们来,实在很费功夫。

终于挤进学校,走到教师办公室。其实想到要去见那位球形一样、态度冷漠的persuruhan jaya,心里原本是有点不大舒服的。谁知他一看到我就很热情地叫住我,跟以往的嘴脸完全不一样。他的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学生,看到我就叫我。幸好这个学生才刚刚上中学,我还认得他。

球形人一看我认识这个学生,就说:“噢,你认识这个学生,太好了。你看,他刚刚被选去参加培训课程,或者你们可以帮他。”

我以为我可以帮他翻译那封信的内容。原来不是。球形人担心那个学生无法去参加培训课程。球形人忘了我只是一个要来交注册费和报名费的路人甲老师,竟然无厘头地把那封信的内容念了几次给我听。那个田径的培训课程由2月28日开始至3月12日在槟岛进行,时间从早上八点至晚上十点。

我听到2月28日,以为听错了。球形人说没错,就是今天开始。而那封信看起来好像是才收到的样子。果然boleh。幸好我们已经见怪不怪,临危不乱了。不过那个学生的家长应该会阵脚大乱。

球形人拿出一份名单,告诉我说我的学校的某某学生也被选去参加这个课程。我就随口说:“这样他们的家长可以轮流载送他们去课程。”

球形人也有这个意思。那个学生问我:“这样我就不用来学校上课了是吗?”我说是。他露出开心的笑容,只差没说:yes! yes! yes!

球形人跟我“商量”了一阵子之后,就进进出出忙着去办理有关的文件,把我晾在他的办公室。我趁机数好钞票,他进来后,我就快快把钱和表格推过去给他。然后他就忘了那个学生,没再无厘头地跟我讨论那件事了。

离开了假牙中学,我才开始想到——那个学生的家长会不会一开口就说:“什么鬼课程,要去那么多天,还要每天去到三更半夜?我哪里有时间载你去?不用去了!”

华人通常不都是这样对孩子说的吗?如果我就是那个家长,我...我想我也会这样说。

然后一个孩子的潜能就被杀死了。

9 comments:

  1. 潜能就被杀死, boi hiao kin。

    最怕是像太平(也是三更半夜)那單童子軍被硬物擊中頭部當場死那幕。

    安啦,大王其實是為孩子著想。

    ReplyDelete
  2. 富有其实是有偿的,通常都是对自己不屑和觉得没有价值的东西表现得冷漠而换来的,人大多生而平等,价值观却是因人而异的,这是为什么风水轮流转吧。

    ReplyDelete
  3. 居家網路創業免費試用中
    學習簡單只要複製成功模式
    免費加入體驗 http://wahez.weebly.com

    ReplyDelete
  4. 以前,我和肥佬常常要轮流载孩子参加空手道训练班,真的很烦一下咧!有比赛时,又要载!载足五年!

    唉!孩子的潜能被杀死了,父母的精力也一样被杀死了!

    ReplyDelete
  5. 我也会觉得麻烦,虽然最后我还是会载,只是培训课程真有用吗?会被洗脑的吗?

    ReplyDelete
  6. 幸好当年虫虫我够醒目,任何训练营、活动都大力欢迎主办当局到我家附近的学校举办,结果别人需要家长载送,我背着包包骑轿车去就够了 XD

    ReplyDelete
  7. 中学了,应该自己去了,以前我都是自己搭巴士去所有的课外活动的

    ReplyDelete
  8. 真的会这么说吗?可我所看见的家长大都是管接管送、任劳任怨、为了不舍得孩子多走两步路而在放学时段违规停/泊车导致交通大阻塞的24孝父母。

    ReplyDelete
  9. 豆浆:
    好像是要说“留得青山在,哪怕没柴烧”对吗?

    David:
    很难确定价值,所以很多时候大家都裹足不前。

    苦妈:
    我以为父母的精力被杀死了就换得孩子的潜能被发掘了。

    薰衣草夫人:
    不是洗脑课程,体能的一个有帮助吧!

    Ulat:
    我想其他的家长很想杀死你,你还是回避一下。

    Liam:
    说的也是,我竟然忘了这世上还有公共交通。

    老五:
    任劳任怨是怕输,人有我有,可是这样的课程别人都不用去,自己的孩子静悄悄地去,可能没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