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6, 2011

七夕做什么?

今天是七夕……是不是应该吃七种菜的日子?

天还没亮,就被头痛唤醒。感觉痛到要死了,就摸出两粒药来吃。吃了后才赶快查看是不是止痛药。幸好/可惜真的是Penadol。不过它们的真实身份可能是木薯粉。

想到昨晚上传不成功的照片,心有不甘,就摸黑开了电脑。结果听了一首歌,听到目瞪口呆。这歌词简直是有人偷看了我的心之后写出来的。

谁在我心里装了针孔录影机?还是窃听器?

我应该要很难过。可是我竟然一边听一边大笑。头痛痛到我的笑穴神经受损了。我开始怀疑我真的吃了木薯粉。

头继续痛。木薯粉果然没有药效。我觉得会痛到死掉。不过在死掉之前,我必须先到E&O大吃一顿,以弥补荷包上穿破的洞。

到了学校,大家已经开始上巴士。司机恩准我先到店里去买药。这一次我决定要买activefast,因为出现木薯粉假冒的机率比较低。

上了巴士不久,就开始这边痒那边痒。结果就抓到这边一片红那边一片红。大家很同情我,问我有没有带药来吃。我只有止痛药,还得忍忍忍,忍到十一点才可以吃。我觉得十一点之前,我就会痛到死。那么一点点红肿和痕痒,就算了。

巴士上了大桥,终于十一点了,我就拿出两粒止痛药来吃。我跟旁边的洪小姐说:“你看,这一天还没到中午,我已经吃了四粒止痛药。”

幸好她不是一般人,没跟我说:“你不要吃这么多药。”可能她也怕我半路死在她的旁边。

到了E&O,一走入大厅,阿枝就拿着一个链牌走来找失主:“谁的love掉了?”我伸手把它接过来说是我的。阿枝说:“只看到牌,没看到金链。”

不是金链,只是一条黑绳子。不见就算了。就算是金链掉了,也算了。反正我可能会头痛到死掉。

我把链牌收进“马车”里。才走两步,“马车”上的马车牌竟然无缘无故也掉了下来。我把它拾起来装好,就摸到那条当项链戴的黑绳子。它竟然就黏在衣服上。我把牌拿出来,重新戴在脖子上,就像一切事情不曾发生过一样。

然后我们在房里不知道等什么,等了很久。这时我应该可以肯定我不是吃了木薯粉,因为头痛开始减轻了。头不痛了,刚好也可以开始吃东西了。

大家开始吃很差劲的、价值八十多块钱的超烂高级午餐。

我不挑食的。我只能吃沙拉和水果而已!


我不挑食的,我只是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而已!


大家对那些食物都很失望。有人开始跑到外面去偷看其他公众到底在吃什么,付了多少钱。结果得到的消息是:别人的自助餐五十多块钱,吃的是这个这个那个那个,和现煮的这个这个和那个那个……

我们简直是冤大头!那么高级的酒店,竟然敢供应那么烂的食物给我们。真替他们感到羞耻!

所以大家千万要记得——不要以为自己很大牌,要求独自一个贵宾房。没得比较,人家会乘机给你最差的东西!融入大众才会有好康。

热热闹闹,闹到三点多才总算可以回家。今年总共跟我讲过三句话的洪EG忽然走来跟我说:“不值得hor?”

是的,超级不值得。幸好我们只是要凑热闹,欢聚一堂,欢送几位同事退休。如果是为了吃,不如去吃大排档。

上了巴士,我又开始痒。没救了。

洪小姐说:“你最不值得,这个没吃,那个没吃。”

我说:“我才不要跟我的身体过不去。”

所以我这个不吃,那个不吃,却吃了四粒止痛药。自打嘴巴。

不过,至少还没痛到死掉。

5 comments:

  1. 哇!世界上有几百万首歌,我要大海捞针?给点贴士!

    ReplyDelete
  2. OK Ok,我飞鸽传书告诉你。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