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6, 2011

摸鱼高手

阿泰跟我说:“星期六那天,你的那些scout老师坐在树下聊天。”

我原本已经忘记这件事了,现在一听到,又燃起火苗了。

阿泰接着说:“我的学生警察的老师就跟我说,你看,男童军的老师都不用做工的。你也跟她们一样,训练学生小队长自己教操步啦!”

我还一肚子火呢!

我以为我已经很会摸鱼、很会混日子了。

我没有计划、没有策划,到了星期六睡醒后才匆匆忙忙上网找点子、找影片来摸鱼、骗学生。可是,当我把学生带到三楼的ICT room去看录影、学唱歌、学跳舞的时候,我的拍档们竟然纹风不动地坐在树下谈天!

我一个人要负责教几十个学生唱歌跳舞!

其他的老师就在树下聊天!

因为我没有请她们一起到ICT room看顾学生?

因为我没有提醒她们,当天是上班的日子,当时是上班时间,她们是童军老师?

所以她们在树下聊天。然后学生警察的老师很羡慕,因为
男童军的老师是不用做工的


男童军的其他老师真的是不用做工的,我真的没有工作给她们做的,只是课外活动主任硬生生要把她们塞来在我的身边聊天,我也无可奈何!要为她们安排工作,就是最大的烦恼。

结果最后即使有工作做,她们也纹风不动。

这样的烦恼也是阿泰面对的烦恼。她有一群可以连续进行“口部运动”九十分钟的老师,从活动开始讲到放学,不需休息。

我们很烦。学校没有成立冗员俱乐部
我要参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