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3, 2011

念经

半million女友和我N年不曾一起去Kamdar买布了,今天我们终于有幸旧地重游。

半million女友看中一块布,价钱便宜,就打算买个十多米来做窗帘。布店的印裔包头女职员说:“不买多一点吗?还有70%折扣。”

我们合指一算,发现一米竟然还不到一块钱,所以半million女友就买了几十米,打算不止做窗帘,可能还要做桌布、抹布、睡衣、床单……

要做床单的人是我。我选了另一匹布,叫那个包头女估计一下有多少米。她大略看了一下,说大概有十多二十米。半million女友就跟她说:“你可以量一下吗?我的朋友可能要全部。”

包头女就把那卷布拉出来量。一共有22米。我说太多了,我要14米就够了。

包头女不爽了。她嘀咕着:“你一早说啦,现在我还得把布卷回去。”

真是神经病,如果没拉出来量,谁知道这匹布到底有多长?

我竟然还这么好声好气地跟她说:“我以为是20米我就要全部,可是22米太多了。你只要把多余的卷回去就可以了。”

我一讲完就立刻后悔不已。她已经无理地埋怨我了,我干嘛要跟她讲好话?

然后我就不出声,板着脸。包头女就用印度话对另一个职员念我。我不会听印度话,可是我会听“22 metre和14 metre ”。

半million女友从另一边走来。我告诉她那个包头女不爽我害她必须把布卷回去。半million女友连忙向包头女解释。我告诉她:“不用管她。就算她讲一百句,一千句,她都得做。”

我们等着她一边冒火,一边为我们服务好了。我们不需要说话。可是接下去,我还是讲了话,因为包头女一直说要剪出6米来。我忍不住告诉她,应该剪8米。

我只是要让她知道她的数学很差。

半million女友终于受教,不再企图去说好话了。她说:“你看,所以你当老师,她在这里剪布。”

幸好,接下来包头女的态度又慢慢恢复正常。

。。。。。。。。。。。。。。。。。。。。。。

回途中,在大桥中央,看到一个男人把摩托车停放在路边,戴着头盔,缓缓地爬上栏杆……坐下来。

风很大。

他一脸疲惫,为什么不回家?

。。。。。。。。。。。。。。。。。。。。。。。。

每个人都有本难念的经……

7 comments:

  1. 反正工作要做的,为何不可以用笑脸开心去做。
    真可怜。

    ReplyDelete
  2. 或许这样吹风蛮不错的

    ReplyDelete
  3. moot:
    所以要以她为借鉴。

    jerry:
    不过不适合你,你会被风吹走。

    ReplyDelete
  4. 摸鱼之余更要敲木鱼?

    ReplyDelete
  5. 可能斋戒月没吃,贺尔蒙不平衡。

    ReplyDelete
  6. 王,快快把难念的经除去~要快乐!

    ReplyDelete
  7. 豆浆:
    正在是想要敲头——别人的头!

    丽莲:
    其实当时我也很纳闷,为什么斋戒月,她那么生龙活虎?

    啤酒花:
    应该是除去了,我会努力快乐起来。谢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