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1, 2011

回魂乏术

美丽是短暂的,丑陋是永恒的,
愚蠢也一样是永恒的!

家里收藏了一串十二尺长的鞭炮是不够的,
今年还要多买一串。

人类永远无法理解单细胞生物的思想,
只能气到爆肺。

气呀气的,有一天就像这炮竹一样,
砰一声——

其实,如果要谋杀家人,
直接买一串手榴弹就可以了!

Sunday, January 30, 2011

新年症候群

发愤图强,整理了收藏布料的柜子,整理出五公斤的垃圾来。N年都无法派上用场的布,不用考虑了,肯定是垃圾。找到两团绒线,丢给小猫玩,结果小猫只玩了三秒就嗤之以鼻了。所以绒线也肯定是垃圾。
结论一:原来我也是一个垃圾收集者。

走到厨房,终于下定决心,把抽油烟机拉出来。如此毫无用途的废物,竟然霸在厨房里近十年,没被抛弃。

结论二:人的忍耐力果然无限大,大到可以对每天看到的垃圾视若无睹十年。

然后因为要新年了,不乱花钱好像很奇怪,所以就一定要去购物。下场就是破财。

这些就是破产证明书。INNOVA, EXORA, ALZA会不会落入手中还不知道,大概是3/20000000的机会,不过钱包穿洞已经是肯定的了。

结论三:新年症候群果然是一种失智症候群。

Saturday, January 29, 2011

OK,开心就开心吧!

身体健康当然要,青春美丽,呃——
笑口常开,天天开心,幸福快乐当然也要拥有。
可是,我不是已经每天笑口常开了吗?
难道在小朋友眼中,老师每天都像苦瓜一样苦,一点笑容也没有?

这样...老师会努力,每天笑到像四万一样的!

然后,竟然有小朋友认为能够与这样的老师相遇是很有福气的事,
送了老师一张这样的贺年卡:

在这茫茫人海中,能够碰到你,
真是我8辈子来的福气~


老师只看到一个不可原谅的错字——

来的福。

难怪有些小朋友这么懒惰。

Friday, January 28, 2011

收工宴

到海边去吃午餐,我们自己几个人的收工宴。
老板看到他的老师来了,又送上一盘食物来。这一次送来的是捞生拼盘。
于是,我们就提早捞生了。

然后我们的食物来了,大家就不愿意再吃这么难吃的东西...

Wednesday, January 26, 2011

计时炸弹

“明疯老师”来了上午班后,病情越来越严重。

“明疯老师”超低速的驾驶,导致交通小阻塞。越过她旁边,就看到她一边驾车,一边笑。车上并没有其他人。不知她是否因为引起交通阻塞而开心起来?

接下来,“明疯老师”在办公室不止看桌子了。她一边看她的时间表,一边微微笑,甚至无声大笑。

其实如果我的时间表跟她的一样,我也会一边看,一边笑。

在办公室里看着时间表笑还不够,“明疯老师”还到办公室外的走廊上自言自语,就像有人在跟她对话一样。

这样一会儿笑,一会儿自言自语地过了几天,“明疯老师”终于逮到她的浮木——下午班的某条巨蟒。“明疯老师”抓住巨蟒,大声跟巨蟒说:“你一定要帮我,把家协主席叫来,我要扫倒他!”

巨蟒是“明疯老师”在下午班混时的邻居,每天坐在她的旁边听她发牢骚。巨蟒顾名思义就是一条巨大的蟒蛇,什么都说好好好没问题,然后什么都没做出来。“明疯老师”简直把他当作神明来拜。

巨蟒听了“明疯老师”的话,就说:“好好好,小事而已,没问题。”然后就走了。“明疯老师”又重复说了好几次:“你一定要叫他来,那时我就扫倒他!”

我们面面相觑,猜想“明疯老师”大概是对自己的时间表极度不满,所以要把家协主席召来扫射。不过,时间表跟家协主席是完全没关系的。我们就一直偷笑。我们不敢大笑,因为怕“明疯老师”会仆我们的头。

巨蟒当然不会去叫家协主席来给“明疯老师”扫射,“明疯老师”也好像忘了这件事。她继续每天自言自语,一边说,一边笑。我们越来越怕。坐在她的后面的肥婆已经怕到有位归不得,到处去流浪了。

今天,阿田不知为何会负气地说:“你再说,你再说,等一下我就自己讲话了!”当时“明疯老师”也在办公室里,应该也听到了。后来,就听到消息说“明疯老师”把自己关在厕所里一个多小时,不肯出来。连巨蟒去劝说也徒劳无功。

放学前,校方把“明疯老师”的妹妹请来帮忙劝说,才总算把“明疯老师”从厕所里请出来。

我们其实真的很怕...

Monday, January 24, 2011

惩罚自己

第一节就看到一个家长,带着一个女生站在办公室里,不是要回家,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一会儿,连婆婆也来了。然后,好像就被请入了第二副校长的办公室了。我们猜想,应该是有“案件”发生了。

到了第四节,就听到黄后二号在办公室发牢骚。原来是那个女生发脾气耍性子,坚持要跟婆婆去吃东西,不肯进入课室。

黄后二号非常生气,七情上脸,见一人说一次,当然还加上了很多评语和形容词。

到了休息时间,更多老师回到办公室来。黄后二号又继续陈述她的愤怒故事。

第二次休息时,我留在课室里,不知道黄后二号有没有继续愤怒。

这时,黑箱子开始播送新年歌。小朋友竟然随着音乐跳起舞来!自从他们被隔壁班的老师骂了一顿之后,就没再玩疯狂追逐游戏了。他们玩次级疯狂游戏。今天,学校开始在休息节时播放新年歌,他们竟然跳起舞来!

他们相拥,随着新年歌,跳——探戈!

我快点把我的下巴扶正,一边庆幸我没有假牙。这些小鬼,怎么好像永远这么开心,鬼点子好像永远用不完似的?

还有,为什么休息时间,他们不要出去?

玩够了,再多上两节课,就放学了。回到办公室,又听到黄后二号在叙述她那“学生不肯进班”的愤怒故事。黄后二号的表情依然那么愤怒扭曲。我听到她说:“...是我们的慈济人...”

所以我就想起高人说的话:

生气别人,就是惩罚自己。

工作时间五个半小时,她已经惩罚了自己五个半小时。好可怜。

Sunday, January 23, 2011

庙会

去了斗母宫的庙会当沙丁鱼。斗母宫里出乎想象地人山人海,我们很笨蛋地从正面走进去,寸步难行,因为大家都停在那儿看表 演。终于有个女人一边推开前面的小孩子,一边说:“你们不进去,安娣要进去!”然后就挤进庙里去了。我们就连忙用同样的招式挤进去。结果一进去,我们就发 现自己很笨蛋,原来斗母宫是有个通畅无阻的旁门的。

比我们迟一点抵达的某天下无敌的人比我们幸运多了,他说:“我根本没有走动,就被人群挤进来了。”省了不少气力。

斗母宫里到处都是人,除了看到天价的小蛋糕、免费的水墨画、漫画肖像和刷子松鼠之外,好像没看到任何跟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当然看得最多的就是背影。

我们进入庙里去参观、烧香。平时不烧香,一烧香,当然是有求而来。这一次,因为皮皮从铁门上摔下来,脸着地,结果整张脸肿得像猪头一样,所以就多许了一个愿——希望皮皮快快复原,不要死掉。

我们走了一圈,看到一大堆红包封制的参赛灯笼。不知人间事务的恶少问:“这些都是要拿去烧的啊?”

人家费尽心思做出来的灯笼,竟然被他当作祭拜用的纸扎品!参赛者可能需要检讨一下。

然后我们就遇到Kit。他一听说草地上有兔子任人触摸,就说可惜去年的庙会没在斗母宫进行。因为如果去年有庙会,那么他就可以去摸老虎。

幸亏去年斗母宫没举行庙会,要不然Kit的双手就不会在了。

庙 会应该在十一点结束,可是压轴的东于哲却好像在十一点多才出场。当然我就是在这一天才知道东于哲原来是两人,而且是国产的。小魔女的眼皮在东于哲出场的一 个小时之前已经严重下垂,几乎入睡了,可是那位在去庙会之前说“我对东于哲没什么兴趣”的某天下无敌的人却双腿生根,坚持要看完听完东于哲的表演才肯回 家,小魔女只好壮烈牺牲睡眠了。

其实以我的高度,根本看不到台上的人是男是女,更不用说要分得清楚什么东跟什么哲的。

今天看了报纸,才发现错过了很多东西。这都是别人的错,跟我的高度是无关的——那么多人挤到庙会里去干什么?

Saturday, January 22, 2011

纳福

补课日,写“福”日。学生一听“时间从早上七点三十分至九点,就呱呱叫:“什么?写一个福字要用到一个半小时?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第一节和第二节是体育节,他们肯定会大声欢呼:耶!三节不用上课!

结果今天他们很幸福地去上了体育课,第三节才回来写大字。而事实就证明了,半小时,真的不够给他们写一个福字。
小朋友先在报纸上练习,我以为他们拿了红纸之后会胡乱写个字就拿来交差。结果,很多小朋友对自己的作品不满意,又来要求多拿一张红纸重写。

至于以下这个班长,一错再错,坚持要给福字改部首、穿衣服,由于红纸也用完了,只好笑纳。
后来才想到,老师也有自己的红纸,一人还得写三张,就跟学生借了毛笔墨汁来写。结果,写出来的字竟然无法被红纸吸收接纳,墨汁甚至还可以从纸上倒出来。从学生的座位走到老师的座位,一面走墨汁就一面流,流到桌上、地上,还有我的“马车”上。

呜。。。我只记得要穿黑衣,忘了要换个黑袋!
我把那可以倒出墨汁来,惨不忍睹的福字拿给宝宝看。她说:“好啊,福到。”

到了道德节,小朋友又要求给他们时间布置课室,因为美术老师不肯跟他们上美术课,总是用来教英文。我一说好,他们就拿出红包封来制作饰物了。
我好奇地问他们,做了吊饰,要怎样挂到墙上去?立刻有人拿出针线来给我看,说:“我偷带来的。”
然后大家就一边做,一边挂。
自己的布告板挂满了还意犹未尽,连下午班的也去染指。
一会儿,课室里就喜气洋洋,只欠一头年兽了。

Thursday, January 20, 2011

扫与除

增加新年气氛第二招——大扫除。
结果你就确定了那个垃圾制造者兼垃圾收集者是谁。
可惜那个垃圾制造者不曾忘记把钞票收好。你只能扫到满肚子怨气与冤气。
垃圾制造者兼收集者可能还认为自己其实很有贡献的。
没关系,
至少有人收集了垃圾来让我们收拾,
让我们在收拾的过程中得到很大的快乐。
所以新年的气氛又更加浓厚了。

Wednesday, January 19, 2011

同欢

珠珠把我叫过去,给我看了这个图片。
我拿着看了很久,看不出这是什么。

珠珠说:“哎呀,你真是没有艺术眼光!”然后一把抢过去,把图片转了90度给我看。原来是她亲手剪来送朋友的兔子。
我果然一点艺术眼光也没有!

不过珠珠还是原谅了我的没眼光,把兔子给了我。

回到家,发现梅花树上多了东西。
这么单调的梅花树,竟然吸引了蜥蜴。
所以现在有兔子又有蜥蜴一块儿来迎新年了。

希望不会有其他蛇来。一条蛇就够了。

Tuesday, January 18, 2011

坚持开心

小魔女最近变得多愁善感,很多感慨,希望她不是被我的伤感感染了。她说“离别在即”,虽然我并不是那个要跟她离别的人,可是我想,我应该哄哄她,假装我很开心,让她也一起来感受我的开心。

其实小魔女是青春无敌美少女,是不应该这么悲观的。虽然离别将即,可是相聚还在;哪里可以只想着未来,却不看看眼前呢?


小魔女,为了驱散伤感的不良情绪,我们来制作梅花树,让新年气息填满我们的家、我们的心。

看,一棵毫无生气的枯树,其实是可以变成一棵梅花树的!
小魔女,你也必须像我一样坚持——我坚持我要制造的是梅花树,所以不管我买到的是桃花、荷花还是罂粟花,我还是坚持,我制作的树是梅花树。

不过——原来两包梅花是这么的少!


没关系,我们还可以挂上红包、灯笼、流苏、钞票,这样新年气氛就会很浓厚,心情就会变好了。

Monday, January 17, 2011

梅花气氛

为了让家里有一点新年气氛,我信誓旦旦说一定要制造一棵梅花树放在客厅里。然后,向妈妈要那包陈年假梅花的时候,妈妈说:“被你丢掉了。”

啊——我记起来了。那包束之高阁很多年的梅花,的确被我丢掉了,就在去年!为什么?为什么丢掉了花,我才突然那么想要做一棵梅花树?

由于没有了花,结果日复一日,空头支票依然无法兑现,枯树依然是枯树,不见梅花的踪影。

一直到这一天,经过商店看到一束束的假花,才终于停了车。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梅花,只是我把它们当作梅花而已。结果人家不卖一包包的花,只卖一枝枝的。然后,我就买了两枝,只是为了回来把花朵都拔下来,装在我的枯树上!
剩下的塑胶枯枝,就插在花瓶里。真的很有败家的感觉。一包花,还不到一枝花一半的价钱,我竟然买两枝花回来拔,真是神经病。
不过,新年的气氛应该是出现一点点了。剩下的还要靠催眠。

结果,今天一到学校,学生就拿了两包梅花来跟我说:“老师,你要的梅花。”

我...我真的有叫他们帮我买吗?我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

现在,我有很多梅花了,新年的气氛应该会双倍强烈了!催眠中...

Sunday, January 16, 2011

辅导众生

星期五放学前,我们忽然看到多了一张代课表,写着“明疯老师”要开会,她的课由其他老师去代。可是放学后,“明疯老师”一回到办公室就很不高兴地一直追问:“开会?开什么会?开会为什么没通知我?我都不知道要开会,我进班上课呀!”

原来他们的会议临时取消了。可是“明疯老师”很不服气,喋喋不休地四处追问:“开什么会?开会为什么没有通知我?开什么会?”

没有人能够回答她。她一边走出办公室,还继续一边追问,语气很不友善。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怪人需要开什么会,所以她得不到她要的答案。

今天家协大会结束后,我们几个人留在办公室做工。第二副校长过来跟我们谈天。她已经快被“明疯老师”烦死了。她问我们:“刚才“明疯老师”在楼下发飙,你们没听到吗?

我们都不知道这事情。第二副校长说:“她一直去追问教务主任,为什么要她去开会。”

不明就里的教务主任被烦透了,就请第二副校长去跟“明疯老师”说清楚。原来是董事长原本要跟三位辅导老师开会,可是忽然要出国,就取消了。

辅导老师?原来“明疯老师”是有牌的辅导老师。我的下巴差点掉下来。难怪她只有十五节课。文老师笑说,明天要拿自己那张有三十四节课的时间表去假假跟“明疯老师”说:“哎呀,你看我的时间表排得真的不是很美hor。”

第二副校长无奈地摇摇头。她说:“是呀,她真的是辅导老师,只能编排十五节给她教。可是她什么工作都不要做。”

天,又来一个精神不正常的辅导老师。这些人到底是因为不正常才去念辅导课程,还是因为念了辅导课程才变不正常呢?辅导室每天零生意额,没有人有胆把学生送去接受辅导;辅导老师每天游来游去,一个专业看桌子,一个专业刺探别人的隐私,难怪世界这么乱。

第二副校长摇摇头。她说:“明疯老师”还说‘你们叫我去开会,我要去教育局投诉你们’。

叫她开会,她就要去教育局投诉?那么我们今年就要从年头投诉到年尾,全年驻在教育局好了。

第二副校长跟我们一样,非常希望“明疯老师”说到做到,真的去教育局投诉。那么我们就有希望见到学校少一个炸弹了。

Saturday, January 15, 2011

天天好天

有一天,小魔女忽然在“非死不可”上对着喂P呐喊:我要看戏!我要看戏!我要看天天好天!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老师也被她的呐喊声卷入漩涡里,也一起去看戏了。我想,小魔女真正的意图可能是要约喂P一个人,我们五个都是陪衬品而已。不过,由于戏很好看,歌也很好听,当陪衬品也是很值得的。

票是小魔女订的。她说有两个位子是“在下面”的。我以为她大小眼,订了五张楼上的和两张楼下的。其实是她的语法太差,词不达意,大家只是必须分开两排来坐 而已。不过,她可能是要说:“你们五个人坐在一起,我和喂P另外坐。”可是那时我脑袋装浆糊,听不出弦外之音,只跟她接过自己的一张票,她只好把两张“在 下面”的票给了喂P和他那曾经自以为天下无敌的哥哥。

当然,以上纯属某条蛇的大胆猜测。

最后的结果是,小魔女坐在某天下无敌的人的后面。

看完戏出来,小魔女问:“好看吗?”

我说好看,小魔女却说:“可是我看到某天下无敌的人在睡觉。”

此人的确有一进戏院就睡觉的不良嗜好,可是这次他说他没有睡觉,而且觉得戏好看,歌也很好听。我就姑且相信他没有睡觉。

不过,小魔女还是说看到他在睡觉。大概是因为他有个看起来好像在睡觉的背影和一头看起来好像在睡觉的头发。不过最大的可能是,小魔女其实根本是在看另一边。

Thursday, January 13, 2011

干电池~凸!

子气喘了两天,以为是错觉,因为电池去年七月才刚换。可是事实摆在眼前,才半年低龄的电池今天早上就挂掉了。钥匙才一插进钥匙孔,车子就鬼叫个不停,最后只好把电池的接线端拔掉,把车子遗弃在家里,手忙脚乱地驾了陌生的车去上班,一路上怕到要死,当然就迟到了。

才用半年的电池坏掉,心里自然很不愿意接受这个打击。虽然还在保用期内,可是那个电池是在槟城换的,那是我那么倒霉,车子坏在交通圈的那天给我不认识的车厂换的!我的车已经没有心脏了,我要怎样跑到槟城去发烂砸,要人家换一个电池给我?呜。。。


放学后,到轮胎兼电池店里去,把情况告诉老板。永远笑眯眯的林老板也认为电池坏了。他一边打game,一边问我:“你有给电池加水吗?”


我假装很白痴地问他:“什么?电池要加水的?”


我记得我的电池是不必加水的。不过我也开始怀疑我记错了,所以电池枯干了、死了。


林老板说当然要加水,还向我解释说要加的是电池水。可能他觉得这个白痴会在电池里加矿泉水。然后他叫我回家把电池拆下来,拿去给他看。


我回到家,打开车盖来看,果然看到一个不用加电池水的干电池。


我把干电池拿去给林老板看。他说:“噢,现在很少人要用这种电池了,大家都用加水的。这种不耐。”


不用他解释,我已经知道了。之前跟他买的两个湿电池都可以用超过两年,这个干电池竟然只有短短的半年寿命!我把干电池的尸体放在那儿让林老板检查,心里竟然有点盼望它真的死了,那我就可以换个湿电池。


不过,符医生已经把湿电池换成
干电池了。。。

Wednesday, January 12, 2011

诚信

道德教育教到诚信。课本里列着四组图,让学生发表意见。第一组是老师把一个箱子交给一个学生保管,然后这个学生的猪朋狗友就怂恿他把箱子打开来看。

一看到这个箱子,我就想起要拿来当生活技能教具的纸盒还在车里没拿出来。我问他们,谁愿意帮我到车上去把纸盒拿来。永远不在状况的红毛人忽然清醒过来,大声问:“盒子?装什么的?”

我决定叫红毛人去拿那个纸盒。她又大声问:“里面装什么的?”

我一边把钥匙交给她,一边神神秘秘地说:“青蛙。里面装着我的青蛙王子。你不可以打开来偷看,要不然我的王子就会逃走。”

蓓蓓自告奋勇地说要陪红毛人一块去拿纸盒。她们走出门口,我又交待她们千万不可以偷看。她们连声答应。

不久,红毛人拿着纸盒先回来了。她大力地把纸盒放在我的桌上,大声说:“里面没有东西的!”

我责备她:“我叫你不可以偷看,你竟然偷看了!”

红毛人说:“我没有偷看。里面本来就没有东西的!”

噢,没有偷看~没有偷看也知道里面是没有东西的~

接着,蓓蓓走进来,把钥匙还给我,一边说:“老师,你的青蛙逃走了!”

噢,这个也是没有打开来偷看,不过也知道我的青蛙没在纸盒里~

我不是刚刚在教“诚信”吗?果然很失败。

既然失败了,纸盒就送去生活技能室待用好了。我命令过动的“加一”把纸盒拿去。他跟我接过钥匙,我警告他不可以打开纸盒偷看。他走到门口,把纸盒打开来,大声跟我说:“嗱,老师,盒子里本来就没有东西的,你不要说是我做的!”

这一堂“诚信”课果然是彻底失败的!

Tuesday, January 11, 2011

面对自己

两个月没上瑜珈课了,今天终于又再去上课。在门口,就认错老师。可见不运动,记性就会衰退。一进去,就被墙上的镜子吓着了。整幅墙都嵌上了落地镜子,我们一直看到自己,避无可避,非常恐怖。

我们换好衣服,决定躲到另一端去,不肯面对自己。老师笑着说:“那一边也装了镜子。”

我们看过去,果然另一端也嵌上了落地镜子。我们一起发出惨叫声。无处可逃,我们只好面对现实,坐回原位,看着镜中的自己如何扭转打结。

师傅最后一个抵达。她进来时,我们已经对镜子麻木,不再管镜子里的人了。师傅蹲下来,打开她的褥子,立刻惨叫一声。她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了!

我们安抚她:“面对现实吧!”

师傅把她的褥子卷起来,打算逃到没有镜子的地方去。

我们提醒她:“这里到处都有镜子,你无处可逃了,除非你转身去面对窗口啦!”

师傅抓着那张半卷着的褥子,东张西望了一阵子,最后终于放弃逃走,勇敢面对自我。

今天的大休息没有人睡着,大概是因为被自己的“倩影”吓坏了。

Saturday, January 8, 2011

清高

昏昏沉沉听完校长与副校长的汇报,接下来就是开课程小组会议。大家纷纷走到办公室去。我和宝宝、阿姐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要去哪里开会,叶露露也没有来问。其实我们一点也感觉不到叶露露并不是主任。最后,我们还是走到四年级生活技能室去。

宝宝开了窗,我们就站在窗口遥望六年级的生活技能室。我们预测她一定是有备而来的。果然不久就看到叶露露拿着一个纸盒走出来。

叶露露比预期的时间还要迟进入四年级生活技能室。原来除了装备忘录的纸盒,她还从五年级生活技能室拖来一个大箱子,里头装了历年来的各种木工作品。叶露露把那些作品搬出来,叫我看看还要不要,因为她打算丢掉了。

我把那些作品一件一件装回箱子里,叫她全部丢掉。我忘了其实我应该学她那样,一件一件拿出来叫她解释、说明,要丢或不要丢的原因。

处理了杂物,应该要开纸张会议了。一条这样的王蛇,当然无备而来,三言两语,我就把话说完了。我一边说话,还一边把晒干的刷子用纸张包起来,准备收进橱里。宝宝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用纸包起来。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是要讨好叶露露而已。”

宝宝大笑起来。叶露露很认真,很清高地说:“我不在乎这些的。”

然后叶露露就向她解释,用纸把刷子包起来会让刷毛整齐,像新的一样。不过应该是趁刷毛还未干的时候就要包起来了。

宝宝就跟我说:“哦,原来你不是为了要讨好叶露露。”

叶露露继续一脸正经,继续很认真地说:“我不在乎这些的。”

我忍住不敢大笑。人家叶露露这么正经,我哪里可以不正经地开口大笑?

接下来,我们的会议其实是只有叶露露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可是她已经不是主任了,又不能对我们发号施令,所以很快的,戏就唱完了。我把刷子收起来,走出去洗手。还没走入生活技能室,叶露露就在里面问我:“大王蛇,我们可以回了没有?”

我在门外偷笑,然后走进去告诉她:“校长要我们的会议至少开到十二点的。”

那个时候还不到十一点半。我看到宝宝和阿姐也在偷笑。我就转身去抹手,不要给她们看是到我也在偷笑,然后说:“如果要回家,也可以回了。”

叶露露很快就收拾好她的家当,走出去了。阿姐说:“想不到叶露露竟然会问可以回了没有。”

我们三人终于有机会大笑。阿姐想当年:“以前每次开会,我们一直问她好了没有,她就说,还有,还没有轮到你,你等一下。每次都是我们这一组开会开到最迟回的,想不到今天她竟然会问可以回了吗!”

我们一边笑,一边收拾东西离开。叶露露这么清高,又不能对我们这些“低层次”的人发号施令,她当然恨不得快点逃离此蛇窟。

Friday, January 7, 2011

寻找仙丹

美少女钢琴老师终于帮我买到第三本钢琴书。她扬了扬那本本书,我只来得及看到它的封面是蓝色的。美少女就说:“有点难。”然后就把书搁在一旁,也不让我看。

当我把Canon in D 支离破碎地弹完三分之二后,美少女心里应该是做好决定了。我说我要付学费和书费。美少女说:“这本书我还不要给你,我可能要另外找一本。这本太难了。”

其实对我来说,每一本、每一首曲子都是一样的难,所有经过我的手弹奏出来的曲子都是破破烂烂的,如果作曲家听到,他们可能会抓光头发还用玻璃杯丢我。

我坚持要看看那本书。美少女只好拿过来。我看来看去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难,不就是全都那么难?所以我试探地问:“这本真的很难吗?”

美少女为难地说:“我怕你......”

我知道,听过我弹Canon In D之后,她已经彻底死心,肯定我没资格学那本书里的曲子了。

或者我可能需要换成小学生用的level 3,而且也可能还是学不会。

神呀,有什么药可以让人吃了立刻变成会弹钢琴的?请赐给我吧!

Thursday, January 6, 2011

好命的老师

如果你以为当老师很悠闲又很有钱而想要来当老师,请三思。

如果要每天像鬼魂一样游来游去,还每个月领几千块钱的薪水,那么你就必须先发疯。你发了疯之后,你还是一样可以当老师,绝对不会被炒鱿鱼,因为根本没有人是你的老板。校长只能减少你的节数,以免学生有危险,而你也可以安心在学校休息,以免病情恶化。

同事们只敢在背后对你议论纷纷,咬牙切齿,绝对不敢动你一根寒毛。你可以每天找人诉苦、看桌子、翻报纸、读通告、游来游去,甚至上网打game。如果心情 不美,就索性不进班教书,坚持留在办公室休息。你可以什么都不做,这些工作会由别的老师来承担,你的薪水还是会继续存入你的户头,不会移到别人那儿去的。 只有工作才会移到别人身上。

不过,在别人对你的悠哉游哉羡慕得猛流口水的当儿,其实你一点也感觉不到。你还是觉得你的压力很大,你的工作很多,别人都没这么辛苦。

因为你已经起xiao了。

如果你还是因为老师放假摇脚一个多月还有薪水领而坚持要当老师,你还是要三思。根据某怪人的谬论:

“当老师会嫁不出的!”

如果你宁愿嫁不出也要当老师,那么就快点篡改你的身份证,确定你还没超过二十岁。快!

Wednesday, January 5, 2011

明的疯

听说我们的学校是疯人终站。问题老师被踢来踢去,最后踢到这里来了之后,就不再离开,一直到退休了。

整天像鬼魂一样游来游去的“明疯”老师,游了几年后,被换到上午班来了。“明疯”老师非常不满这样的安排,所以开学第一天就逃学了。

第二天,“明疯”老师来了。副校长劝告她,要请假就得通知校方。她说:“我想要打电话时,刚好就听到......”

就是这样因为有别的事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所以她就不必请假了。

既然“明疯”老师已经来了,那么就应该要进课室上课了。钟声已经响了很久,“明疯”老师应该要去6I班了,可是她依然纹风不动,丝毫没有要去上课的迹象。身为6I班主任的阿泰很焦急,却又不敢去催“明疯”老师。阿泰怕她发疯,大喊“我不要去”。

“明疯”老师继续坐着看桌子。第一副校长刚好走进来。阿泰遇到救星,连忙跑过去请副校长帮忙。副校长就拿着时间表指给“明疯”老师看,请她去上课。“明疯”老师竟然立刻行动,马上离开座位,走出办公室了。

今天,“明疯”老师又逃学,噢,是请病假了。

我们跑到她的桌上去看她的时间表。天,她一星期竟然只有十五节,我们的节数是她的双倍以上!我们对着她的时间表猛流口水。节数这么少,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副科,如果每个老师都这么好命,我家的皮皮也要去当老师了。

既然节数这么少,工作时间这么闲,应该不会有压力吧?“明疯”老师为什么要请假?

我们的结论是——昨天她被副校长请去上课,所以心灵受到伤害,只好请病假了。

Tuesday, January 4, 2011

怪人与怪人

学生想要继续因为没有抹布而浑水摸鱼不抹窗,我当然不会这么便宜他们。抹布,生活技能室多的是,我可以自己走去拿。

已经下课了,叶露露还在生活技能室里指挥学生大扫除。学生围个圆圈站在桌子上,大概是要收工了,大家用力把手中的抹布往桌上摔,污水从抹布上溅出来。摔了抹布,一些学生就从这张桌子跳到另一张桌子上,还一边大喊大叫。

很有来到槟城植物园的感觉。

叶露露看到我,就很烦恼地说:“这班学生真的不能教的......”

我教过他们,当然认识他们。

那些学生陆续从桌上跳下来,有些还从远处把抹布抛过来之后才跳。幸好污水没溅到我。

叶露露看着他们,烦恼又加深,又念念有词:“他们真的不能教......”

我选了两块抹布,打算拿出去洗。叶露露走来说:“不知道秀凤现在怎样了。”

学首日,秀凤的车就在上班途中被闯红灯的莽汉给撞毁了。虽然外表没受伤,可是折腾一番之后,秀凤开始头晕脚痛,大家就劝她不必来学校了。

医生给了两天的病假,所以开学两天了,我们还是没见到我们朝思暮想的秀凤。不过大家都已经知道她“不能来学校了”。这是阿泰的说法。听起来有点恐怖,其实是说“秀凤原本要办妥手续之后来学校上课,可是后来因为头晕脚痛而不能来学校了”。

我告诉叶露露,秀凤头晕所以不能来学校。叶露露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不要去办公室吗?我不喜欢大家一点点事情就一直说一直说,说什么秀凤不能来学校了,好像很严重了一样。”

我不置可否。不就只是有人的语法太差,表达能力不好而已吗?

叶露露不认同我的看法,又重复说她很不喜欢大家一直说别人的事情。

我一边走开,一边否定她。她很坚持她不喜欢办公室里的议论纷纷。

怪人都是觉得其他人很怪的。就像我觉得叶露露是老怪物一样,我一定也是很怪的。

怪人也肯定不会赞同怪人的看法的。叶露露真是搭错车了。

Monday, January 3, 2011

开学

每日睡到与猪一起起床的美好日子又过去了。

个人时间表还没出炉,心里总有点忐忑不安,所以感觉上整晚都没睡着,很快就听到洋葱头传来的morning call。大概morning call太悦耳了,听着听着竟然睡着了,然后就无厘头地梦到学生把泥土撒在我的脚上,泥土掉进鞋子里,学生就被我骂。然后闹钟就响了。

摸黑到了学校,又是一片人山人海,听到一些家长互相询问某某班级在什么地方,我装作我不是那里的老师,快快走开。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只差还没忘记学校的路怎么走而已。

桌上依然一片凌乱,该有的都没有,该清除的都还在;没有个人时间表,也没有班上的时间表,不想看到的道德教育课本却摆在桌上。唉,又要假道学一年。

换了新课室,走到课室旁边,一眼看去,怎么全是陌生面孔?不是只换了几个学生而已吗?原来是我已经把他们忘记掉了!

幸好学生还记得我,没在我踏入课室时问我:“你是谁?”

然后让他们选班长。他们很有原则地选了我最不喜欢的候选人,即使我不停地瞪瞪瞪他们,希望他们怕到手软,举不起手来,他们还很坚持,不肯妥协。既然我已经说过这是民主社会,只好老师服从学生。不过我还是继续瞪瞪瞪他们。

后来时间表终于出炉了。多了道德教育,少了生活技能,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好康;班上的男生也出奇地比女生少了一半,肯定少了很多纪律问题。看起来今年应该是个好年。虽然开学首日就因为放学时下了一场大雨而搞得交通大混乱。

我好像也没有骂学生。因为并没有人把泥土撒在我的鞋子里。

Sunday, January 2, 2011

隔离之乐

我真的信口开河说过要用玻璃把金鱼和孔雀鱼隔离吗?尺寸适合的玻璃这么容易找吗?我一定是发烧了。

我们还是用比较简单的方法隔离大鱼和小鱼好了。一个塑料瓶就可以了。
其实塑料瓶原本装着的是金鱼和雄孔雀鱼,十五条小鱼就和妈妈住在鱼缸里。而鱼缸里原本就装满了金鱼的粪便。孤独无依的木木每天吃——拉——吃——拉,日复一日,月复一月,鱼缸里简直不见底。

刚出生的小孔雀鱼长得跟粪没什么分别,就像一堆堆会自己游动的粪一样,要把它们捞起来实在不容易。所以可怜的小鱼只好日日与粪为伍,主人也只好假装没看见(其实是真的分不清鱼与粪)。

趁着今天睡得够,眼睛没被眼屎蒙蔽,动手努力,总算成功把十五条小鱼从鱼粪中分离出来。其实到底有没有小鱼被当成粪便倒进排水孔里去,已经是一个谜了。
然后整桶像粪一样的小鱼就这样投进鱼缸里去。搞定!大鱼小鱼可以互相见面,可是大鱼又吃不到小鱼;塑料瓶在鱼缸里四处漂浮,大鱼为了避免被撞死,终日东藏西躲,其乐无穷,这样的组合,简直完美。

Saturday, January 1, 2011

倒数上瘾

原来凑热闹是会上瘾的。

圣诞节的倒数,好像有点无厘头。圣诞节为什么要倒数?不过既然有Hebe、有表演、有烟花,又有人群,那么就不介意再到汽车城去参与元旦倒数了。

为了避开交通阻塞,天还没黑就出发了。虽然在路上车被撞了,还被瞪了一条街,可是至少人无恙,很帅的帅哥还是那么帅,不帅的也跟车祸没关系。

想象中,车子应该是凹了,可是看起来刮花比较严重,严重掩饰了凹掉的部分。那么就当作车子没凹好了。

这次去得早,没有人跟我说“走了,走了,不要看了”,所以才发现原来汽车城里有这么多东西看、这么多东西买,连fun fair也有。当然就要破财。
台上的重点节目大概是肚皮舞。当然以我这样的高度,除了背影,什么都看不到。
不过幸好烟花是往天上放的,要不然我会以为元旦倒数的重头戏是看背影。

烟花看完了,
甘尽苦来,花了区区一个小时,离开停车场的门口了。

我们就这样在汽车城过了一年。